• 小书亭 > 男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4657章 你要害我!
  • 第4657章 你要害我!

    作品:《陆少的暖婚新妻

    渐渐的季玲玲迷失了,紧抓他胳膊的双手也放了下来。她被他拥在怀里,缠绵热吻。

    宫星洲第一次这么讨厌跑车,空间太小影响操作。

    季玲玲恍惚间他们又回到了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

    她追宫星洲追的热烈,碰瓷碰的次数也多,但是她觉得,喜欢一个人人当然是得费点心思了,所以被拒绝她也无所谓。

    可是渐渐的她明白,坚持并不能换得真心,也许还会让对方更加厌恶自己。

    一场野游,季玲玲也真正意识到了她和宫星洲之间的差距。

    她对他的喜欢,好像满是轻浮,张嘴便说爱,至于怎么爱,为什么爱,她也说不大清楚。

    也许是那次运动会后他赢得第一,那副宠辱不惊平静擦汗的动作。

    也许是微风徐徐,他在学校林荫道上将摔倒在地的她扶了起来,他离她很近,他身上带着一股十分少有的冷冽的薄荷香,他没有说话却帮了她。

    也许是夏日暴雨,她没有带伞焦急的等在教学楼下,他直接将雨伞让给了她,自己跑在暴雨中。

    他们曾经有很多相遇,她记得清清楚楚,一件一件她都记在了心里。

    直到后来她鼓起勇气向他表白,却换回来一句。

    ——我志不在此。

    志不在此?

    他不会被困在一所大学,更不会被困在这个城市,他的梦想很遥远。

    季玲玲没有想到那么多,她只觉得他拒绝的挺有意思的。

    她对他更喜欢了。

    她表白后,他对她就有印象了,所以后来他再也没有帮过她。

    野游的时候她只顾着和他有近距离接触,可是她却忘记了,她的行为无形中将他们带到了危险之中。

    《诸世大罗》

    那个下着暴雨的夜,如果不是宫星洲的细心,她肯定是手足无措。

    她对他觉得很抱歉,她的粗心大意和宫星洲的比起来简直没眼看。

    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知之明,所以不再惹他烦,她自动远离了他。

    她不再打扰他,不再念着他,也不再爱他。

    可是突然要自己放弃一个已经爱了三年的人,那种感觉太痛苦了。

    但她深知自己和宫星洲不合适,所以她强忍着。

    见了面不打招呼,即便和他同行的同学打招呼了,也不会理他。

    那种想看不能看,想念不能念,想爱不能爱的感觉太痛苦了。

    索性趁着小长假假日,她就把自己高中时的好兄弟叫来陪她。

    好兄弟懂得多,也很懂她,知道怎么宽解她。

    那种伪装,日思夜想的思念,每夜每夜纠结着她。

    这个小长假很巧,宫星洲也留在学校了。

    他们吃饭时经常碰到一起,季玲玲不想看到宫星洲,她的好哥们却劝她必须直面自己内心的恐惧,不然她会一直消沉。

    消沉下去,对他们都不好。

    季玲玲便听哥们的话,每天坚持去学校附近吃饭,而且就是那么巧不知道为什么次次都能碰到宫星洲。

    一开始她还故意避着他的目光,可是后来她总觉得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她一回头就见宫星洲在看着她,即使他们的目光撞在一起他都没有躲开。

    他很奇怪,目光冰冷,似乎还带着隐隐怒意。

    他在生自己的气吗?

    为什么?

    她的心里一遍遍在想,她都不打扰他了,难不成还让她消失在他眼前?

    这不行啊,她还得上学。

    季玲玲郁闷的和哥们吃着饭,就连哥们一直给自己夹菜她都没注意。

    吃完饭,她再看向宫星洲刚刚坐着的位置,已经没人了。

    他吃的可真快,也不怕噎着。小长假过了一半,季玲玲每次吃饭都能碰到宫星洲,他每次看自己的目光都会充满愤怒。

    她不理解,而且也很郁闷,他不能得理不饶人啊。

    虽然追他给他造成了烦恼,但是她是真心的啊,没追上他是因为他太难追了,现在她通情达理了,他却不依不饶了。

    凭什么?

    欺负人是不是?

    杀人不过头点地,他难道真要逼她退学?

    那可不行,大学是她的梦,而且她还是好学生呢!

    打完饭,季玲玲直接端着饭来到了宫星洲的对面。

    宫星洲此时却头也不抬,模样高冷极了。

    宫星洲刚要夹菜,季玲玲直接用筷子将菜夹到了自己碗里。

    宫星洲的筷子顿了一下,随后他夹鸡腿,季玲玲又直接将鸡腿夹在了自己碗里。

    宫星洲还没有理她,他一共买了仨菜,一素两荤。一个小青菜,一个鸡腿,一个排骨。

    他要夹排骨,季玲玲直接端起了盘子,直接都倒在了自己碗里。

    这是宫星洲才抬起眼皮,目光幽冷的看着她,他照旧不愿意开口。

    他这人真是矫情极了,不知道谁给惯的。

    就在这时,季玲玲的哥们进来了,他一见到季玲玲便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他过来一下子坐在季玲玲旁边,他说道,“吃饭怎么没叫我?”

    季玲玲回道,“我以为你还得睡觉。”

    季玲玲说得只是一句普通话,可是听在宫星洲耳朵里却暧昧极了。

    “我可以吃了再去睡嘛,不然我饿着肚子你不心疼吗?”

    那哥们说着一歪头就想往季玲玲肩膀上靠去,就在这时,宫星洲站起来,他一把将季玲玲提拉了起来。

    “哎?”季玲玲愣住了,就连她的哥们也差点摔地上。

    “喂,帅哥你干什么?”季玲玲哥们不乐意了。

    “怎么了?”季玲玲也稀里糊涂的弄不清楚。

    宫星洲黑着一张脸不说话,他拉过季玲玲的手便朝外走去。

    “干什么?宫星洲你干什么?饭还没吃呢?”季玲玲焦急的说道。

    这个时候了,她还顾得上吃饭。

    宫星洲愤怒极了,她说喜欢上别人了,她说不喜欢他了,她这段时间不理他,他以为她只是欲擒故纵。

    但是没想到她玩真的,她居然还带了个男人在身边,那男的长得跟个二级残废似的,她看上他哪了?

    宫星洲走的步子极大,季玲玲小腿儿紧跟都有些跟不上他。

    “宫星洲,你干什么?你慢点儿,我穿的拖鞋不跟脚,鞋都快跑丢了。”

    这时,宫星洲才放缓了脚步,可是他依旧没有停下来。他拉着她的手,走过人行道,穿过小巷,回到学校。

    他把她的手握的很紧,季玲玲跟在他身后,这个时候天已经有些微凉了,他穿着衬衫,外面搭着一件针织坎肩,他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秀气,偏偏他的薄唇是紧抿的。

    侧脸线条紧绷着,他看起来有一些不符合这个年龄的成熟。

    季玲玲不敢再看了,他太迷人了,再看下去,她就控制不住自己悸动的心了。

    “宫星洲,你怎么了啊,你说话啊,你不说话我们怎么解决问题?”季玲玲可是个急性子,他这么拉着她走,走到什么时候是头儿?

    “宫星洲你讨厌我,我也努力不再烦你了。我能做到的就是尽量少在你面前晃悠,你要真是想让我在学校消失才舒服,那我可能做不到,我……”

    就在季玲玲自言自语时,宫星洲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回过头来看着她。

    季玲玲愣住了,她看着他,他的目光充满了侵略性。这和之前那个目光冷淡的少年,完全不同。

    他像龙,一条会吃人的龙。

    不知怎么的,季玲玲下意识要逃。

    然而宫星洲却不给她这个机会?

    “那个男人是谁?”宫星洲沉声问道。

    “什么?”

    她装傻。

    “宫星洲,你放开我,我……还没吃饭,我……我哥们还在小饭馆,我得去找他。”说着季玲玲便用力挣他的手。

    她的这个动作直接刺激到了他。

    宫星洲的一只大手突然掐住她的下巴。

    季玲玲的目光里瞬间露出害怕的表情。

    “那个男人是谁?”

    “我……呜……”季玲玲还没来得及说话,宫星洲便覆了过来。

    他的薄唇如疾风骤雨一般,拍打着她柔嫩的唇,肉。

    “呜……不要……”

    这种感觉陌生极了,也让她害怕极了,这是她的初吻。

    季玲玲下意识推搡着宫星洲,可是男人的力气她又怎么抵抗的住。

    “不……呜……”

    她的不愿意,在宫星洲看来就是侮辱,她追了他三年,忘记他却只要三个星期,这让他如何不愤怒?

    而且那个男人不高也不帅,就是因为没有追到自己,所以她就堕落了?

    如果她择偶的标准这么低,那么他宁愿她选他。

    直到季玲玲身体发软,快喘不过气来时,宫星洲才放开了她。

    季玲玲整个人都趴在宫星洲怀里,她缺氧了,大脑晕的很,而且舌头痛,被他吃的。

    太狠了,真是太狠了,他想弄死她。

    “宫星洲,你再讨厌我,也不至于弄死我吧,弄死我,你还活不活了?”

    “……”

    “笨蛋!”

    “什么?”

    “季玲玲,从遗传学角度来看,优秀的父母能大概率培育出优质的下一代,劣质基因往往存活率更强,那些五短身材的就更容易遗传。”

    “什么?”

    看着宫星洲一本正经的模样,季玲玲懵了,“咱们现在讨论的是遗传问题吗?你亲我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害我?”

    宫星洲一脸的黑线。

    算了,她就是个白痴,他认了。毕竟他不想再为白痴牵肠挂肚了。

    “季玲玲,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哈?”

    季玲玲直接傻眼了,“宫星洲,换策略了是吧,明的不行,你玩暗的?你喜欢我,这是彗星撞地球了?你忽悠傻子呢?”

    突然间的温柔,可能另有图谋!

    敌人的糖衣炮弹很猛烈,她可不能轻易就范。

    “宫星洲,我们不合适。”

    季玲玲真是兔子头上长羊犄角。装起来了。

    “闭嘴!”宫星洲懒得和她多说,省的气死自己。

    他一把掐住她的下巴,“敢不同意,我就亲到你同意?”

    “……”

    季玲玲被吓得一哆嗦,这接吻跟酷刑的,她可不想要。

    “宫星洲,你……你真和我处对象,不是开玩笑的?”季玲玲不确定的问道。

    “嗯。”

    “那咱俩是偷偷处,还是公开?”

    “公开。”

    “那咱商量个事儿,以后咱俩在一起了,只拉手行吗?别亲嘴儿了,你亲的我舌头好疼啊。”说这句话时季玲玲的表情委委屈屈的。

    “……”

    宫星洲愣了一下,随后他的大手一扣她的脑袋,直接将她按在了自己怀里,“没经验,下次我试着轻一点儿。”

    Ps,辛苦小读者等待了,写完了才敢说话。再转悠几天就回去了,回去就多多更新。感谢感谢,辛苦辛苦啦~晚安

    我还要说一句,南京的鸭血粉丝汤真地道儿!果然南京最懂鸭子!

    相邻推荐:诡秘的旅程极品全能高手举国开发异世界我有万能体验卡我是王富贵从血疗术开始做古神大郅和科比的湖人王朝这个和尚种田就变强从水月洞天开始仙界赢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