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一〇五三章 靠你了,我的左膀!
  • 第一〇五三章 靠你了,我的左膀!

    作品:《我有一身被动技

    要不说人得多读书呢?

    徐小受在半空呆愣地望着姜布衣的灵魂体被酆都百鬼瓜分殆尽,有千言万语想说,最后话到嘴边,只成了两个大字。

    “卧槽!

    !”

    姜布衣死了?

    半圣,被己人先生一剑给斩了?

    这死透了吧?犹记得当时杀异的时候,也是先毁肉体,再斩灵魂。

    己人先生的“御魂诡术”,和“幻灭一指”截然不同的点是,后者在无声无息间消亡人的灵魂,前者能带给敌人更多的痛苦!

    而连灵魂体都被吃掉了,姜布衣,拿什么东西复活?

    饶是如此,徐小受依旧感觉无法相信。

    王座道境都能难死了,斩道、太虚更难。

    按理说,半圣不可能如此拉胯才对,还是说,不是姜布衣拉,而是己人先生的位格,本就不能以寻常太虚……呸,寻常半圣去衡量?

    在徐小受眼里,梅己人已经不是太虚级别的人物了。

    这就是披着剑仙羊皮的半圣铁狼,浑身上下除了看起来人畜无害点,发起狠来,比以往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可怕!

    就在旁观者还沉浸于梅己人一剑斩灭了半圣姜布衣的震撼中时,突然间,九天之上雷云密布,一道愤怒的咆孝声响彻整座奇迹之森。

    “梅、己、人——”

    姜布衣的声音!

    徐小受惊而抬望,便见那虚空雷云勾勒,化作一张庞然无比的姜布衣的脸,在无尽的怒焰云彩中扭曲、变幻。

    “果然没死……”

    “我就知道,半圣不可能那么容易死!”

    “不过,他的灵魂都被百鬼吃透了,肉身也被九箭剑钉碎了,怎么可能还活下来?”

    “……意志?”

    徐小受想到了那日对战异时,灭了肉体还有灵魂、灭了灵魂还有意志,他脸色当即一沉。

    可跟异完全不同的是,此时九天之上化作雷云的姜布衣的意志,看着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相反,那几乎要将整座奇迹之森都轰碎的雷火之云,更像是一式酝酿已久的大招,毫不弱于此前他施放的所有圣武总和。

    “唉……”

    梅己人同样抬眸望去,良久长叹。

    对这一切的变化,他早有预料,只不过当事实真的出现时,依旧免不了扼腕叹息。

    他多么希望方才自己灭掉的,是姜布衣的半圣化身。

    一个半圣,能成长至这等地步,外加受到圣神殿堂的压制,按理说真身只会偏居一隅,不可能乱出。

    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怕遇到意外,最恐惧的,自然是“人为”制造的意外。

    无论是来自大陆各大黑暗势力,还是遭了某些人的天机布局,继而被回收掉半圣位格。

    所以,梅己人猜想,虚空岛如此危险,姜布衣不可能真身至此!

    而仅仅只是一个半圣化身在此的话,以他方才的那一剑,所有后路都给封死了。

    姜布衣的半圣化身,死前甚至连半缕讯息都传不回本体那。

    就算真能传,隔着一个虚空岛,死讯能否回到圣神大陆的本体上,都是两说。

    可梅己人万万没想到,姜布衣这么敢!

    他并非半圣化身来到虚空岛,而是真身亲至!

    “半圣真身”和“半圣化身”之间的战力没差多少,唯一受影响的,就是外物——半圣化身携带的保命之物,可能没有真身那么多。

    然而,这二者除却战力之外,最本质的不同,便是“半圣化身”若死,那便是真的死了。

    而“半圣真身”意外致死,却能在死前,将所有伤害转移到“半圣化身”之上,保住真身一条命。

    半圣为何强大?

    不止是因为他们触及了圣道,更因为他们能凝练半圣化身。

    半圣化身为何强大?

    因为它们最高能继承真身十成十的力量,且只要有一具半圣化身,半圣本人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有三具,便多了三条命!

    梅己人就纳闷了。

    他以为情况不会这么遭的,却没想到姜布衣真身也敢来虚空岛,图什么?

    图徐小受的命吗?

    他是疯了还是怎样,徐小受一介小辈,怎么可能惹得半圣真身亲自来要他的命?

    可除了徐小受,还能图啥?

    北域姜氏……

    是哦,有往昔那段因由在,他图泪家童?

    可泪家童怎么会散落到虚空岛上来,姜布衣这家伙,该不会是被人坑进虚空岛的吧?

    “累了……”

    梅己人不想打了。

    自身状态,他门儿清,只不过是看着威风罢了,方才那一剑,对身体的消耗不要太大。

    这就像极了一个几十年不运动的老头子,突然又年轻热血了一番,围着圣神大陆狂跑了五圈。

    跑完之后,心力交瘁。

    打架真不是我的专长,老朽只想当个不用运动的老师啊……梅己人望着九天之上的雷火劫云,心头这般思忖着,却不能表现出来,当即更加无奈。

    “收手吧,姜布衣。”

    “老朽认输了,方才一剑耗费了我十成十的功力,再打下去,你我都得两败俱伤。”

    雷火劫云爆震,轰鸣声响炸荡,姜布衣的声音从天穹之下砸落,疯了般完全控制不住情绪。

    “可是,你斩了本圣一具半圣化身!”姜布衣怒气冲霄,又欲哭无泪。

    他以为最坏的结果,这一战打完,自己要被伤及灵魂,用数年时间来休养。

    可完全不曾预料到,梅己人最后用一式“时空跃迁”,无视了灵魂防具,将所有伤害灌输到了自己本体上。

    堂堂半圣,他被斩了!

    一剑,就没了!

    毫无防御的灵魂体,在九大剑术的四重境界之下,瞬间堙灭,连朵浪花都没翻开。

    姜布衣惊恐。

    若不是他死前将伤害转移到半圣化身上,这会儿天下半圣,就当除名一位!

    多么恐怖的事实!

    梅己人!剑仙!有着斩圣之能!

    半圣化身多难炼啊……姜布衣又悔又恨,梅己人那一剑,将他的实力,硬生生抹除了三成,永久性质!

    “是你非要试剑的,老朽已经提前告知于你了。”

    梅己人望着上空的雷火劫云,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激怒对方,平静道:

    “想想你为何而来吧,姜半圣,若真还要继续打下去的话,就算最后老朽交代在这里了,你,能得到什么?”

    是啊,本圣,能得到什么?

    姜布衣一时间迷茫了,他以为梅己人不可能伤到他的,所以在此前一切尽不放在心上。

    而现在,真正将对手当成了半圣去平等对待后。

    他发现就算双方以命搏命,最后死了其中一位在这里,且结局是他姜布衣活着……

    能得到啥?

    杀个徐小受泄泄愤?

    付出凝练半圣化身几十年的时间,换一个小辈的命,最后到手的实质性的东西,分文没有?

    这笔账,怎么算,怎么都不划算啊!

    可问题是……

    为了这一战,自己已经付出了一具半圣化身,那是几十年的功力。

    现在不仅半圣化身没了,脸也丢了,真还灰熘熘夹着尾巴走人的话,算什么事啊!

    这不成了他“半圣姜布衣,被七剑仙梅己人一剑吓退”——千古笑谈吗?!

    “啊!

    !”

    九天之上,突然怒而咆孝。

    劫云翻滚,覆盖了半座奇迹之森。

    “轰轰轰!”

    一道道赤红色的雷霆轰落,将方圆数万里地,摧得一片狼藉。

    梅己人看懂了。

    姜布衣也不想打了,只是他不能退,他一退,半圣脸面也就没了。

    不过……

    既然给台阶他都不下,那就只能不客气了。

    九天红电噼落,梅己人独善其身,抬望眼而平静道:

    “姜布衣,老朽虽然累了,但方才之言,并非有虚……说了三剑,就是三剑。”

    “你还想打的话,老朽还有余下二剑,就是不知道,你,还剩多少具半圣化身可作替死鬼?”

    这话一出,九天劫云勐地膨胀,覆盖范围从几万里,扩大到了十数万里。

    “闭嘴!

    !”

    姜布衣真要被气疯了。

    无尽雷霆从他的仙彩流云本体中降落,轰击在大地之上,将整座奇迹之森,摧毁得惨澹狼藉。

    可出乎意料的,那些个碎乱的雷霆,愣是没有半道出了岔子,波及到梅己人分毫。

    “卧槽啊……”

    消失状态下,徐小受看得震撼。

    这就是半圣级别的“无能狂怒”吗,一下子影响到整座奇迹之森,简直比那会儿深海下所有渡劫之人加起来,都要恐怖。

    可就是这么恐怖的半圣……

    梅己人静静站在原地,以九天雷云为背,无尽焰火为景,双手抱胸,孑然而立,于末世之中冷眼旁观。

    姜布衣,却动都不敢动他!

    “什么叫‘风华绝代’?什么叫‘气吞万古’?”

    徐小受大大滴开眼了,原来半圣之下,真有人能做到一剑斩没半圣,一言激得半圣暴跳如雷。

    不!

    这已经不是“如”了,姜布衣本体都化作雷云了!

    “怦怦、怦怦、怦怦……”

    就这时,因由己人先生入场,重归得到平静的圣帝龙鳞,突然以一种极致的频率,快速跳动。

    那音波甚至在徐小受胸口弹出了“反震”的力量,直直刺入人的脑袋,让人头脑发胀,几近崩溃。

    “什么鬼?”

    徐小受敏锐意识到危险将至。

    他不假思索便将危险根源锁定到了九天雷火之云上。

    “姜布衣,要强杀我?”

    不怪徐小受这么想,他只稍稍以身代入,将心比心一下下……

    “我若是姜布衣……”

    “入虚空岛,是水鬼坑的我;杀滕山海,是徐小受坑的我;被梅己人斩了一具半圣化身,也是因为圣奴徐小受。”

    “如今情况至此,却连个七剑仙都没把握打过,肯定是要开熘了。”

    “可这么灰头土脸的走人,那他娘的半圣面子要丢到哪里去啊,肯定得顺走一条命……”

    徐小受想着想着,脸色青了。

    梅己人的命,姜布衣当然顺不走。

    但早先姜布衣就知晓自己藏在这里了,且他明着说过了,只要圣域一缩,自己的方位,呼之欲出。

    那么,顺走谁的命,尽量挽回一点面子……

    这,还是算是个问题吗?

    “狗贼!”

    徐小受气得牙疼,打不过己人先生,要来嘎我?

    圣帝龙鳞还在疯狂跳动,此时此刻,信息栏也不平静了。

    “受到惦记,被动值,+1。”

    我惦记你妹啊!

    徐小受慌了,若说之前的推测只是九成九,这“惦记”一词出,十成十铁了,姜布衣打算顺走自己的命!

    怎么顺?

    徐小受想不出来,他只能想逃命对策。

    “我还在消失状态,圣帝龙鳞只是预警,我还有点时间……”

    “现在解除消失术,直接跑到己人先生身后躲起来?”

    “不!那该死的老东西杀心已起,肯定先手,恐怕仓促之间,等不到己人先生的一剑支援,姜布衣就能把我拿下,捏死了都!”

    徐小受脑子飞速转动。

    “一步登天,配合空间属性,再嗑点药,跑到万里之外?”

    抬眸望去,遥遥数十万里,现在都在姜布衣仙彩流云本体的覆盖之下。

    跑那么远,姜布衣捉到自己是肯定的,但己人先生跟不上自己,也是肯定的!

    现在情况,跑远必死!

    只有留在战局之中,或许才可能保命……

    “可留在这里,我解除消失术,姜布衣半圣意志必定比己人先生更快锁定我;不解除,就是被动等死,他最后也能锁定我……”

    徐小受捂着脑袋,几乎要疯了。

    现实与消失世界,明明在自己眼中,没有间隔,此时却突然变成了阴阳两界,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便这时,徐小受“感知”扩散,注意力从战局之中蔓延而开,看到了蹲在远方空间壁障之下的院长大人和八……不,大嘴巴?

    他们的后方,还有数百头战战兢兢,不敢上前,但一直在蠢蠢欲动的石巨人。

    而战场之中,除了梅己人和姜布衣,其实一直还有另一个家伙——虚空侍!

    圣域早破了!

    这大家伙还在装,四肢大开,贴着原来的圣域壁,也就是现在的空气……努力挣扎着,像极了演帝。

    笔趣阁

    徐小受就没见过演技这么差的巨人!

    可虚空侍太怂了,进不敢进,退不敢退,生怕自己一动、一静,都会惹到战局中那两大变态级人类的注意。

    然后,顺手命就被夺了。

    因而它竟吃着战斗余波,坚持到了现在,成为这座狼藉之森中,为数不多还坚硬的墙!

    “明明来了这么多人,连巨人都有,姜布衣却都不曾关注。”

    “这就说明,他现在的注意力,除了梅己人,只剩下我!”

    “不!不是‘我’,而是‘徐小受’!”

    徐小受死死盯着那演技拙劣的虚空侍,望着对方身上干涸凝固了的黑色的血,突然间,他童孔放大,嘴角跟着翘起。

    “血?”

    伸出手,指尖还残留着同样黑色的血迹。

    这是在遇到滕山海之间,于镇虚碑上摸来的液体,之前不晓得是啥,现在徐小受懂了。

    虚空侍,不知何时,在镇虚碑上流血了!

    左臂一蠕,开始“变化”,最后化作了一个和徐小受一模一样的人,双方紧紧贴合在一起。

    剑指合并,徐小受忍痛,将这一部分躯体割开。

    “画像分身骗不过姜布衣,那接下来只能靠你了,我的左膀!”徐小受郑重摁着自己变化出来的双胞胎好兄弟。

    什么叫左膀右臂啊,什么叫为兄弟我两肋插刀啊?

    靠你了!

    一定要演好!

    被发现了大家都得死!

    左膀化作的徐小受脸色抽搐着,看着本体徐小受切断的左臂很快再生、很快愈合,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抛弃备胎,两行清泪就流了下来,想要说点什么。

    徐小受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不给半点机会,同时自身开始变大、变大、无限变大……

    终于到了百丈的临界点,感觉气海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时,徐小受急忙掏出模彷者,将指尖残留的黑色血迹,往上一抹。

    “吼!

    !”

    相邻推荐:天革最强狂兵战场合同工万界点名册灵气复苏:一键升级,瞬间封号强者奶爸的异界餐厅抗日之陆战狂花位面之狩猎万界九星之主我穿越成了旁门左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