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我是硬饭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自我意志的沉沦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自我意志的沉沦

    作品:《我是硬饭王

    任何热闹对于人都是一种消耗,当伴侣相处到一定程度,当彼此的感情升华到了一个高点,当荷尔蒙消散,当激情散去,剩下的是什么?

    是一地狼藉,是厌倦后的挑刺,是争执后的冷漠,还是自我克制迁就换位思考和推己及人?

    归根结底,情人节这天李培风没收到礼物,又看几个女孩吵了一架,自己还照例挨了一顿骂,他的心情不是特别高涨,所以同何以梦用语音通话聊了很多,主要是讲述今天白天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反正何以梦如今对他的感情状态也了如指掌了,把这些事儿跟对方说说,李培风没什么负担,倾诉完毕心里反而松了口气。

    “你自找的,受了委屈别跟我这倒垃圾。”

    虽然何以梦嘴上如此说,但骂了他两句后,还是认真地与其沟通起来。

    “我说过,我一直不看好你这种脚踏多条船的行为,不止是对他人的不负责,也是对自己未来人生的不负责。如今单单一个情人节就够你麻烦了,以后怎么办?四个人四个生日,四个家长,四分公粮……你撑得住么?”

    “我撑得住。”

    “你撑不住!”

    “我撑得住!”

    “你拿什么撑?”

    “可以撑的……”

    “不会说话只会抬杠了是吧?挂!”

    李培风挽留:“别,再聊十块钱的。”

    何以梦沉默片刻,道:“教你个办法如何认清自己,想不想知道?”

    “想,说。”

    “如果有样东西或某个人,你得到后感觉不过如此,并心生烦躁,麻烦事越来越多,那么它就是你的欲望。如果一样东西你得到了以后仍然爱不释手,如果那个人你交往了很久你依然不舍得切断联系,那它或她就是你所需要的。”

    李培风轻吐了口气:“你ICU我,说你自己呢,想让我放弃她们跟你在一起?大可不必说的这么明显!”

    “你想多了。”

    何以梦沉吟道:“你导师说的其实挺有道理的,让时间给出答桉……但她没有执行好,如果你信我的,或者你觉得我说的对,我给你一个办法处理这段感情。”

    李培风不置可否:“说说。”

    “正如《基督山伯爵》的书中所言;上天给了人们有限的力量,但却给了人们无限的欲望。”

    “人因永远得不到满足而为之痛苦终生,所以要你学会取舍,学会分辨哪些是自己真正需要的,哪些是即便自己想要,但注定不属于自己的。”

    “若实在渴望得到某样东西,你要尝试让她自由,如果她回到你身边,她就是属于你的,如果她不会回来,你就从未拥有过她……你同意这个道理么?”

    何以梦是什么意思,和赵清歌一样的意思,让李培风暂时不去联络她们,等待四人反过来主动找他。

    有没有道理?有道理!

    这个办法从长远来看,确实是对自己的感情之路有利的。

    通过短暂的分别或疏离,让以赵清歌为首的四位意识到,在她们的生命中,李培风是不可或缺的人,察觉到这一点后,她们就不会逼迫李培风做出选择了,反而会更迁就、更克制、更能容忍,像今天这般吃醋打架的争吵也能少很多。

    但是,如果李培风一放手,她们四个真的都走了怎么办?

    【都走了好啊,到时候你就给我拿来吧!】

    何以梦那点小算盘李培风也门清。

    这白毛哪有什么坏心眼?左右不过是想要浑水摸鱼趁虚而入罢了。

    但说是趁虚而入又带了些贬义,不太合适,为了爱情必要耍一点小心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你说的我会考虑的,早点睡吧。”

    “你呢?”

    “我继续工作。”

    “到你导师床上去工作?”

    “别胡说!”

    挂掉电话已是十二点多,期间赵清歌从书房回了卧室休息,李培风则准备将精力放在工作上,再熬一个通宵。

    他下意识就没有夜袭赵清歌的打算,可能是何以梦说的话,或多或少的听进了心里。

    但李培风正要工作,却发现电脑前的右下角TT软件不断闪烁。

    云心月性:“预告片拍的不错。”

    实话实说,李培风认为赵清歌演的更好,无论是在视频中还是现实里。

    因为依照目前的形势分析,他感觉老赵已经知道他知道云心月性是她的事儿了,但对方既然还想装湖涂,李培风也没必要拆穿。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老赵躺在床上捧着手机给自己发消息,万一自己拆穿了,让对方失眠了怎么办?

    人间一两风:“姐姐觉得哪个人物最好看?”

    云心月性:“扮演秋清的那个。”

    多少有点自恋!

    人间一两风:“她就是我导师!”

    云心月性:“怪不得你喜欢她。”

    人间一两风:“颜值是一方面,主要是她性格特别温柔,为人善良大方,博学多识非常有智慧!”

    云心月性:“还有么?你还喜欢她什么?”

    李培风不假思索,敲动键盘,就要把赵清歌继续往下夸,但没等他打完字,对方抢先道。

    思路客

    “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她了。”

    人间一两风:“你我连面都没见过,但姐姐好像了解我的样子?”

    李培风是在暗搓搓地点人了……

    云心月性:“小男孩普遍喜欢姐姐,她又是你导师。你想在她的怀里撒娇,让导师用温暖的笑脸给你慰藉,用成熟的身体为你遮风挡雨,用冷静的头脑和充满磁性的嗓音为你指点余生。”

    云心月性:“如此一来,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吃起美味的软饭,心安理得的少些奋斗的苦难,这就你喜欢她根源。你渴望成长,但又畏惧责任。”

    李培风觉得老赵大概是一时激动,为了批判自己连装都不装了,倒也是个好事。

    思量半晌,李培风没有敲打键盘,而是用【心心相印】连接上了赵清歌,一股脑的将自己的心思、情绪和想表达的东西,都用这种方式传递了过去,他打算正式的拆穿云心月性的真面目……

    【有的人生来就在罗马,有的人一辈子都是牛马;有的人二十岁出头就娶妻生子,有的人三十多岁了还没找到自我,迷茫的像是行走在迷宫里;有的人为房为车奋斗一辈子,有的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四海为家踏遍大好山河。】

    【人生路漫漫,人生路匆匆。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你要成为什么人都可以,只要自己不后悔就行。将军也好,小偷也罢,哲学家也好,流浪汉也不错,她们都是在以各自的生存方式在体验人生。】

    【你没必要因为我喜欢一个比自己年长的,身份是我导师的女性,就认为我幼稚茫然;何况你也未必比我成熟坚定,不然为什么不能走进房间,面对面的与我沟通?一直穿着马甲,戴上面具和我聊天是成熟的表现吗?】

    【所谓成熟,就是实现独立生存,具备独立思考和自我奋斗的能力,我认为我具备它们,并且对外没有偏见,对内没有傲慢,心中足够勇敢。】

    【这个勇敢,是当我还未做到一件事之前便意识到了自己会输,可我依然决定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会把它做到底,成败与否,期间有多少意外和困难,我有多少犹豫和迟疑,都不影响我还是愿意为此付出无限程度的孤独,以及承担我应有的责任,包括对涉及到这件事的人承担责任,我会负责……否则我也不会想着每个人都办一张红本本。】

    【再回归到我为什么喜欢你,或者我喜欢你什么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如何用语言表达,我只是想到一会离开你就难受痛苦,我无时无刻的不想拥抱你,用肉体去触碰你,感受炽热,鲜活,颤栗;去看你红红的脸蛋,痛恨又迷乱的眼神,故作镇定又带着厌烦的表情,我想欺负你…但我又不想欺负你,这是没办法的,我只要看见你,我的自我意志便不受控制的沉沦于你。】

    【我知道这有悖伦理,我知道自身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任由我如何诡辩,都掩盖不了我自私无耻的罪行,但我真的离不开你……】

    这长篇大论用嘴来讲很多、很长,但在心念交互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而已,那种强烈又复杂的情绪赵清歌也收到了,以至于她不知该如何回应,只是传递过一股同样复杂又无奈的情绪,还有一点被人发现糗事的慌张……

    【谁让你说破的?!】

    下一刻,“卡哒”一声,卧室门开了。

    黑暗之中可见李培风的身影逐渐靠近,赵清歌熄灭了手机,将其放在床头,语气很镇定:“我要睡觉了,出去。”

    “您能睡着?”

    李培风调侃道:“不和网友聊天呢么?睡什么觉啊?”

    说着话,他直奔大床,虽然没点灯,窗帘也拉上了,室内几乎毫无光线,但在李培风这双锃明瓦亮的双眼下,漆黑的卧室亮如白昼,坐在床边后,伸手便去拿老赵的手机……

    “让我康康~”

    “你要干什么?我不给!”

    赵清歌很警觉,作势要抢,但动作慢了半拍,更抢不过李培风,到底还是被夺走了。

    “手机,还给我!

    气的赵朵朵都坐起来了,抬手便勐攻李培风的背部。

    不疼不痒的李培风也受着,但点亮手机还有密码……

    “借手指一用,云心月性快点的,咱俩今天就奔现,再装下去都多余了!”

    李培风一把抓住赵清歌的手,拽出食指试图解锁手机,但为了不弄疼对方,又没有使出太大力度,嘴里都都囔囔。

    “我让你装,多少次了我都想戳穿你,这次就在隔壁还故意用TT跟我讲话…奔现!快点给我奔现!”

    而这就让赵清歌有了还击的余地,见手指即将点亮屏幕,迅速勾住食指,紧张万分:“不行,不奔现,我不同意,把手机还我!”

    李培风哈哈:“承认了是吧?不打自招啦!你就是她!”

    “我不是…我不是云心月性!松开!

    哪怕李培风点破了自己是云心月性,但赵清歌还想守住最后一丝脸面,不肯让他看到聊天对话框。

    要知道,两个人在网上聊的东西可太多了,叫什么老公老婆事小,她还发过一系列的黑丝照之类的东西……这不亚于公开处刑了!

    “我不解锁,手机拿来,快点,不然我真生气了!

    赵清歌的决心很大,李培风也不想力度过大弄疼了对方,干脆松开手机任由对方拿走,然后转头仔细打量着老赵。

    看手机是次要的,真人在眼前,更值得细细欣赏,伺机把玩!

    虽然赵清歌刚才躺在被窝里似乎是要睡觉,但她还是穿着一件轻薄的黑色真丝睡衣,但经过刚才这一番争夺,激烈的肢体动作后,睡衣已从肩头脱落,衣领也盖不住那胸前的雪白,隐隐又再度下滑的趋势……

    “啪~”

    台灯亮了,赵清歌点的,然后她又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打开,用此直射李培风的眼睛,似乎想进行灯光驱赶,但唯独忘记了把自己身上的睡衣往上提一提。

    “出去,不许进我房间!”

    此时此刻,不管老赵维持着自身的威严说出来的话异常疾言厉色,在李培风眼中都无关紧要了,他的眼中只有一个目标,那两个软软的抓抓。

    什么是抓抓?就是只要见到了,下意识就想伸手抓抓!

    现在李培风眼神很特别,那是一个男人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凝视,那种对生命和时代的思索,沉重而令人感动……

    “你!”

    当赵清歌注意到这孽徒的眼神变化,也终于察觉自己的睡衣出了问题,作势就要提衣。

    “┗|`O′|┛嗷~来不及了~”

    一个饿虎扑食直接干倒,倒了就抓抓。

    “云心月性,清歌,朵朵,姐姐…导儿,老婆,你喜欢我叫你哪个称呼?”

    “松开,下来,不许碰我……啊~”

    赵清歌极力抵抗难掩慌忙,但在李培风的亲吻下,身子逐渐变软啦。

    当然原因不止是因为亲吻,还因为李某人做出了绝不得寸进尺的保证,又说了些不能播出的心里话。

    【您放心,我只是亲亲,亲这,亲那…反正混身上下我都要亲个遍,挣扎吧,越挣扎我越兴奋!】

    【你…你欺负人!】

    赵清歌悲中带愤,虽不反抗,却拽着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脑袋,连带也把李培风蒙住了。

    【这不是欺负人,这只是我自我意志的沉沦!】

    被子翻涌。

    室内的台灯光线忽明忽暗。

    让被子里的人像是徘回在生与死之间。

    地球持续自转,宇宙不断膨胀。

    人类焦虑不安,但不必给自己设限,想做什么尽快去做,万万不能错失浪漫。

    毕竟从古至今,岁月的长河里最不缺的就是遗憾。

    李培风也有点遗憾,可惜,没有真枪实弹。

    不过……也不远了!

    他望向被子里的人形,抿嘴一笑。

    自打结束后就这样了,赵清歌用被子捂住自己与世隔绝不肯见人了。

    “有没有纸?我擦下嘴。”

    被子里的人一言不发,但一只芊芊素手从里面伸出来,指向了床头柜。

    “看到了。”

    李培风用纸擦了擦,攥成团握在手里,然后悄悄将被角掀起一块,轻声道:“赵朵朵,我爱你。”

    “……”

    只有呼吸声,紧接着那块被角也让里面的人抢去了,继续捂住,不留一丝一毫的空隙。

    “抱抱吗?”

    “……”

    还是没有回应,李培风俯下身试图将手伸进被子里,嗯,抵抗情绪比较严重。

    翻脸不认人啊,刚才浑身发颤死命搂我脖子的不是你了?

    “那我回房了。”

    说完这句话,李培风却没有起身,眼睛依旧盯着被子,两三秒过去,靠近他的被角微微起伏,再度伸出一只小手,抓啊,摸啊,碰到了李培风的手,停顿了半秒,选择十指紧握……

    “那还是抱抱吧。”

    这次李培风顺理成章的钻进了被子。

    “啪~”

    赵清歌转身关闭台灯,想用背部对着他,但等李培风真正抱了上来,赵清歌浑身一颤,迅速转过身子正对着他,低声咬牙道:“你什么时候脱的裤子?!出去!

    !”

    出去是不可能了,但再进一步也困难,迟尺天涯莫过于此。

    不可避免的,李培风抱着赵清歌,两个人齐齐失眠了,前者为了转移注意,谈起新书创作和课题,述说衷肠又表明爱意。

    赵清歌偶有回复,睡意逐渐上涌,到了凌晨两点半,似乎彻底进入了梦乡。

    “晚安…我爱你。”

    那三个字含湖又迅速,像梦呓。

    李培风盯着那张脸看了半天,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您同意我和她们结……”

    “不同意。”

    这句抢答倒说的很清晰。

    接着没等李培风反应过来,赵清歌便睁开了双眼,眼神清明毫无睡意:“你出去!”

    李培风摩挲着下巴,叹了口气:“翻脸不认人…我以后再也不给你用嘴了,这活还是让曼凝活问月来吧,她俩挺喜欢的……”

    “你给我出去!

    !”

    相邻推荐:诸天替身行幸福的乡村咸鱼我养子超有钱富有的乡村闲医九天神皇黑道邪皇柯南之我被卧底包围了天魔,重生日本当和尚红楼琏二爷从海贼开始全知全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