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财务自由了怎么办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替妹受过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替妹受过

    作品:《财务自由了怎么办

    家里面一片安静。

    卢雅婷将心中所想,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

    做错的事,她认,但是她就该死吗?她的妈妈就不是妈妈吗?

    从前往后二十多年,她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她看着满地狼藉,默默蹲下来,整理着散落一地的药,病历单,还有打翻的保温饭盒,破碎的砂锅,没吃完准备明天接着吃的鸡肉。

    狭小的家里,站满了十几个或是纹身,或是面色不善的男子。

    她穿行其中,自顾自的打扫着。

    她不怕。

    听着她说的话,唐曼面色丝毫不为所动。

    “一码归一码,钱又不是不还你,暂时用用而已,有什么错?”

    她一边说,一边紧紧一把挎着宋辉的臂弯。

    “别说他根本没做错,他就是错了,也是我的男人,我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支持他!倒是你,错了就是错了,还转移话题?”

    宋辉一怔,有些不敢置信来自唐曼的支持。

    “唐曼,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的,我说了要帮你出气,就一定做到!”唐曼说道。

    卢雅婷将扫帚放下,整个人似乎在强撑着。

    “请你们离开我家。”

    唐曼看着卢雅婷,笑了笑。

    “走?你在开什么玩笑?就算我们今天走,但是那又怎么样?你以为事情就解决了?”

    她饶有兴致的看着卢雅婷。

    “有本事你搬家,要是不搬家,我就是要时不时的再过来打砸一次。”

    卢雅婷双手抓着扫帚,因为用力,显得有些发白。

    许文走上前去,轻轻将她手中的拖把拿下,语调温和。

    “说了让你不要出来,你非出来干什么?”

    卢雅婷听话的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又任由许文将她牵到一边。

    宋辉嘴唇抖了抖,每每这种场面总是会刺激到他。唐曼一把将他的手握着,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控卫在此》

    “许先生,要不,我们报警吧!”卢雅婷看着满屋子的人。咬咬嘴唇说道。

    唐曼笑了笑。

    “你要这么说,那我可就来精神了,你现在工作单位是在江南居是吧?要不要去你单位找人闹一闹,挂挂横幅什么的,让你出出名?”

    “对了,还有你妈那边,第一人民医院是吧?要不要过去探望探望你妈?阿姨养病不容易吧?”唐曼一边说,一边注意着卢雅婷的样子。

    她能看到,卢雅婷的脸色一点点的变得煞白。

    仗势欺人这一套,说实话,以前她也不会用,但是今天不同。

    今天是为了她男人。

    她就是要帮宋辉出气,就是要让卢雅婷难堪。

    “别觉得不服,一,你做错事了,做错事就要受到惩罚,二,现在宋辉是我男人,我不允许他受委屈,三,我家有这个实力,有这个底气,你没能耐也只有受着”

    卢雅婷气的轻轻颤抖。

    她不明白,一个人仗势欺人怎么会做到这种地步。

    她为什么?

    她怎么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这样。

    卢雅婷站起来,想理论,想说点什么,但是,还没等她开口。

    唐曼就上前一步。

    “总之,这就是你自找的,你该!这巴掌赏你长长记性!”

    她高高扬起了手掌,就准备一巴掌扇下去。

    突然之间,一只手将她手腕抓住。

    动弹不得。

    唐曼眼神锐利,一眼就看到了许文。

    “你!”

    她一句话没说出口。

    许文直接赏了她一耳光。

    那一耳光,直将唐曼头发打散,鼻血打出,打的她耳朵嗡嗡,天旋地转。

    唐曼捂住脸,满脸不敢置信。

    “你竟然敢打我?”

    她长这么大,一直都是被家里捧在手心,被追捧的小公主。

    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待遇?

    “嘴贱手贱,不打留着过年?”许文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

    唐曼双眼死死盯住许文,嘴唇气的发抖。

    其他人也都惊呆了,这可是恒安实业的大小姐。

    小公主一样的人物。

    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敢动手?

    “你敢打小曼?”宋辉眼睛一红,冲上前来。

    “小曼也是你能动的?”

    前任被睡,现任来出气又被打,简直就是深仇大恨。

    许文看看宋辉,这就是始作俑者了。

    于是,一脚踹翻。

    还没等他爬起来,许文几个耳光就扇了上去。

    宋辉仰面朝天,鼻血横流。

    唐曼不管不顾的来到宋辉身边。

    “愣着干什么?来扶!”她冲还站着的几个人喊道。

    一旁,几个人七手八脚的上前将宋辉扶了起来。

    唐曼站着,鼻血流着。

    然后,她打开手机,拨打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

    “爸,我被人打了耳光。”唐曼盯着许文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随后声音一沉。

    “谁?你在哪里?”

    卢雅婷去拿了纸巾,想给唐曼擦一擦。

    唐曼直接挥手一推。

    “你别碰我!”

    她直接挥手将桌上的一只碗摔得粉碎。

    卢雅婷手一颤,一块碎片划过手指,鲜血流出,她不言不语,咬唇背过身来捂着手。

    “爸,你听到了吧!他们还想碰我!”唐曼高声对着电话喊道。

    她一边喊,一边将满桌的东西扫下地,将桌椅肆意掀翻,弄出很多声响。

    卢雅婷刚刚的打扫,全部都是无用功。

    “你怎么颠倒黑白?”卢雅婷胸口起伏。

    唐曼上前一把将卢雅婷母亲的药统统扔下地,一脚踩了上去。

    药盒被踩扁。

    卢雅婷惊叫一声,心疼的蹲下去就想护住药。

    唐曼一脚又要踩下。

    “爸,他们还在不依不饶。”她同时还在电话里说着。

    电话那头声音变大。

    “我是恒安实业的唐安,不管你们是谁?立刻住手!”

    唐曼眼神挑衅,仿佛有了底气。

    下一秒,一只手直接将她满头秀发一把抓起。

    “这么作这么贱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许文一耳光上去,接着顺手将她的手机摔的粉碎。

    周围人齐齐要来拦着。

    被许文统统踹的人仰马翻。

    一只手从始至终,扯着唐曼的头发就是没松。

    不打女人这种定律在许文这边根本就不存在,对这种又贱又作的女人,许文不可能手软。

    又是两个耳光,唐曼直接双腿发软,许文手一松,她就瘫倒在地。

    卢雅婷上前紧紧抱住许文,祈求道。

    “许先生,别打了。”

    同为女人,她终究有些心善不忍。

    唐曼仰头,毫不领情。

    “婊子配狗!”

    许文双眼眯了眯,一耳光就赏了上去,直打得鬓发飞舞,正要第二巴掌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踉踉跄跄闯进一道身影。

    一个年轻人一手拿着手机,还通着电话,一手过来就挡在唐曼前面。

    “爸,我就在妹妹这边,我知道,我知道,我来解决,你不要管了。”他匆匆挂了电话,然后,对着许文满口祈求。

    “许哥,许哥您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唐曼瞪大双眼,失声尖叫。

    “哥!”

    满屋子的人,一下子面面相觑,都不敢置信。

    既然来人是唐曼的哥,那自然就是恒安实业的少东家了。

    宋辉那些朋友知道,这就是宋辉未来的大舅子,只是,这个家里资产好几个亿的大舅子。

    这样的人物,怎么在这个男人面前,也像条狗一样。

    许文斜睨着唐晓明。

    “唐晓明,几个意思,你特么的敢拦我?”

    唐晓明不断陪着笑,打着招呼,还拿出烟递上去,其实他和许文根本就不熟。

    在俱乐部里,许文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对他的了解,多数来自于传言。

    但是他知道,这位许哥身家雄厚,财力如渊似海,玩车就能玩一个亿,就他们家那点身家,在这位许哥面前,简直就是穷酸货。

    今天这状况,光是让他一看就头皮发麻,来龙去脉他虽然不知道,但是,以他对自己妹妹的了解,绝对是触怒了许哥的。

    “许哥,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妹妹回去我们家肯定会好好管教,”

    许文直接将他手里的烟拍飞了。

    “滚一边去,要不然我连你一块打!”

    不过就是俱乐部的一个新会员而已,平时里大家相安无事,互相客气客气也可以。

    但今天这状况,你多大的脸,你妹妹带人来打砸人家里,还敢求情?

    在这件事上,谁来都不好使,许文要是心慈手软,还怎么当HSCC俱乐部的会长?

    唐晓明面色一僵,知道完了,不能善了了。

    他是真没想到,这位许会长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也一个屁都不敢放,哪怕这位许哥没理,他都得陪着笑,低三下四。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看着唐晓明满脸堆笑,弯身在那一道高大的身影旁。

    能让唐晓明都当狗的人?

    是谁?

    “哥!你为什么对他道歉?!”唐曼捂着自己的脸,满脸不敢置信,不甘心。

    她眼里,哥哥是意气风发,年轻才俊,从不低头。

    但是今天,竟然会这般模样。

    “你住嘴!”唐晓明突然冲唐曼呵斥道!

    平日里,其实他是最疼爱自己这个妹妹了,一般做哥哥的,都多少有点宠妹妹。

    但是今天,他不得不硬下心肠。

    唐曼被这一吼,一下子愣住了,眼眶一下子红了。

    她再作,再不讲理,那也是对外人,底气来源就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哥哥,自己的爸爸。

    但是今天,她根本不敢相信,最疼爱自己的哥哥,竟然这么陌生。

    唐晓明心中一叹。

    妹妹啊,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唐晓明,我这人喜欢让人心服口服。”许文点上一根烟。

    “我和你妹妹不认识吧?但是你妹妹带十几个人,不问青红皂白上门来打砸,你不知道吧?”

    唐晓明心中一愣,不敢置信的抬起头,只看到许文英俊的面孔在氤氲的烟雾中明灭不定,看不出喜怒。

    “不,不可能。”

    许文嗤笑一声,碾灭烟头。

    “那两个,你们公司的员工,别不认。”

    唐晓明看见人群中两个躲躲闪闪的人影,心中剧寒。

    许文抽出椅子坐下,看着失魂落魄的唐晓明。

    “上门打砸,辱骂,拿人家重病的母亲威胁,打翻人家病人的晚餐,践踏人家的救命药,我怎么不知道海城还有你们家这么牛逼的存在呢?”

    唐晓明目瞪口呆,看着妹妹。

    “你别告诉我你不了解你妹妹,刚刚你妹妹怎么作的?给你爸打电话,装腔作势。”许文看着唐晓明现在的样子。

    “你妹妹怎么这么贱?”

    唐曼惊叫一声,上来就要撕扯。

    许文直接一脚踹上去。

    唐晓明直接扑上去挡着。

    再怎么样,也是他的妹妹,他不可能让唐曼在自己面前被打。

    于是,这一脚直接踹在了唐晓明的身上。

    刚刚,许文说的百分之百是真的,他根本就无从辩驳。

    唐曼怔怔看着满脸痛苦的哥哥,还有刚刚那一声闷哼。

    她傻眼了。

    “哥,你就这么挨打了?”

    唐晓明面色煞白。

    “闭嘴啊!”他疼的眼睛泪花都出来了。

    什么尊严,什么光鲜风光,今天全部消失殆尽。

    “我要告诉我爸!我爸不可能会放过你!”唐曼倔劲上来了,双眼怨愤的盯着许文。

    下一秒,唐晓明一把将唐曼推搡开。

    “你是觉得爸他这份基业来的太容易了是吗?”

    他为什么这般卑躬屈膝,这般赔笑,目的就是不希望树这么个无比强大的敌人,就是为了他们的公司。

    要不然,都不需要许文动手,直接一句话放出来,就够他们家吃一壶的。

    然后,面对着许文。

    唐晓明开始扇自己耳光。

    “许哥,是我们家管教不力,让您受惊了,我自己扇我自己耳光!”

    他一个接一个,左右开弓。

    每一个耳光都像模像样,扇的响亮,扇的脸颊通红,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

    唐曼尖声一叫,心疼的上前去就抱住,试图拦着。

    “哥,你住手,你别打自己!我错了!我错了!”

    唐晓明不为所动,继续抽着自己。

    所有人都傻眼了。

    堂堂一个家里资产几个亿的公子哥,竟然被逼到这份上。

    真狠啊!

    许文面色不变的看着,也不叫停。

    如果一顿耳光就能解决这件事,那也未必太容易了点吧?

    不知过了多久,唐晓明脸部肿胀如猪,唐曼在旁吓傻了。

    “对了,我有句话。”许文突然开口。

    唐晓明充满希望的抬起头,停下手。

    “如果我告诉你,你这巴掌其实不是为你妹妹挨的,而是,喏,你后面那个,好像叫宋辉的挨的,你什么想法?”

    许文似笑非笑。

    太有意思了,好歹也是几个亿的资产,妹妹恋爱脑,强出头,哥哥蒙在鼓里,还以为在自己在为妹妹付出。

    一大家子,因为一个外人

    唐晓明童孔一缩,死死盯住在后面埋着头的宋辉。

    相邻推荐: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仙箓源仙箓封神,老子要上封神榜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从庆余年开始轮回无限的种田救世主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放开那个女祭司植僵国运领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