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四合院我何雨水开局上吊 > 第145章认清现实的贾家人
  • 第145章认清现实的贾家人

    作品:《四合院我何雨水开局上吊

    “奶奶,婆婆,住哪?贾家就一间房子,我跟棒梗住哪?你们不心疼棒梗,我心疼,炕上连个草甸子都没有。”

    贾家婆媳脸色一顿。

    戳心窝子了。

    没招。

    谁让贾家名声坏了,被抄家了不说,四合院的街坊们还因为贾家之前吸血众人这一行为,向贾家说了不。

    贾张氏看着木头人似的棒梗。

    急了。

    “棒梗,你倒是说话呀。”

    “我跟着我媳妇。”

    贾张氏被噎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秦淮茹也是。

    这刚结婚。

    新媳妇就给婆家脸色看。

    这还了得。

    贾张氏习惯性的摆出了这个奶奶的架势,秦淮茹也摆出了这个婆婆的架势,这也是之前秦淮茹和贾张氏商量好的对策。

    贾家婆媳现在就一个想法,刘玉凤的工作要给到棒梗,让贾家形成秦淮茹和棒梗两位都在轧钢厂上班的双职工局面,以此来抬高贾家人的身份,打消棒梗娶了寡妇的这个后期不良影响。

    在深想一下。

    只要刘玉凤的工作给到棒梗,棒梗等于成了轧钢厂的正式职工,过几年大不了跟刘玉凤离婚,再去娶这个黄花闺女。

    不得不说。

    贾家婆媳的算计其实挺高明的。

    他们把所有的原因都方方面面的考虑到了,唯一没考虑到的原因,是刘玉凤这个打遍轧钢厂无敌手的绰号。

    傻柱也就是在四合院里面横行一下,他是四合院战神。

    刘玉凤却是轧钢厂战神,是上万人的轧钢厂横行的所在,傻柱的战斗力和刘玉凤的战斗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傻柱也就四合院里面这些人不敢招惹他,刘玉凤却让上万人的轧钢厂人都为之颤抖的勐人。

    贾家婆媳的算计,等于踢在了这个马蹄子上面!

    “怎么能跟着你媳妇走呀,你的留下。”

    秦淮茹也趁势说了起来,他现在是多年媳妇终于熬成了婆婆,一想到之前贾张氏对付秦淮茹的那些手段,秦淮茹心里便感慨万分,她想把这些贾张氏曾经用在自己身上的套路加倍的返还给刘玉凤。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该轮到我秦淮茹威风了。

    “玉凤,这话说的,今天毕竟是你跟棒梗的新婚之夜,谁让我们贾家有些家穷,但是我们贾家也是好面子的人,咱们别的不说,咱们就说现在,棒梗跟你在新婚之夜却跟着你到你们家住,传出去,我们贾家还有面子?”

    贾张氏见秦淮茹开了口,也按照自己的方案得得得的说了起来。

    她跟秦淮茹打了这个多年的配合。

    习惯了。

    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

    贾张氏想法就是让棒梗得到刘玉凤的工作,刘玉凤没有了工作,说话力度也会没有,就会变成贾家的小保姆,任由贾张氏和秦淮茹两人拿捏。

    “淮茹说的对,哪有结婚当天就回你们家住的,我们家也是要脸的人,别看我跟淮茹都是寡妇,按理说我们身为寡妇,不应该为难你这个寡妇,但是谁让你做的太过分了,刘玉凤,我老婆子就一句话,等过完这几天,你去厂里跟厂里的领导说,说你主动把这个工作给到了我们家棒梗,总不能我们家棒梗没有正经工作,你当媳妇却轧钢厂上班吧。”

    一唱一和。

    配合的正好。

    “玉凤,不是奶奶倚老卖老,是奶奶吃的盐巴比你吃的饭还多,棒梗毕竟是男人,男人好面子,咱们女人结了婚之后,就得为男人考虑,这要是传出棒梗没有工作,天天在大街上瞎晃,你这个当媳妇的脸上也不怎么好看,你就听着奶奶的话,过几天把这个轧钢厂的工作让给棒梗,棒梗是贾家的男丁,他要顶贾家的门户。”

    老虔婆脸上泛着笑意。

    就仿佛她已经看到了棒梗顶了刘玉凤工作,贾家双职工的画面。

    四合院的人。

    你们等着。

    棒梗有了工作。

    羡慕死你们。

    “玉凤,棒梗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不会忘恩负义,工作给到棒梗,棒梗还是你丈夫,我们贾家还是你的婆家,你的孩子,也就是我们的孩子,都是寡妇,知道寡妇的这个难,手心手背都是肉,照顾了这个,不照顾那个,可不行,一碗水必须要端平。”

    秦淮茹继续做着刘玉凤的思想工作。

    贾家婆媳就一个想法。

    说啥也得让刘玉凤把工作给出来。

    “玉凤,你放心吧,棒梗要是拿了你的工作,不照顾你们家的孩子,不用你出头,我老婆子第一个饶不了他。”

    “我这个婆婆的也不会绕过棒梗,玉凤,你出去打听打听,我们贾家是什么人家,你应该知道,我们贾家那就是相互友爱的和谐家庭。”

    刘玉凤的脸都绿了,她当然知道贾家是什么人家,也知道秦淮茹是个什么货色,秦淮茹在轧钢厂里面闯出俏寡妇的名头,这么多年一直吊着傻柱,更知道贾家人都是禽兽,想让她刘玉凤把工作给出去,这是把他刘玉凤当成了傻柱。

    听说贾家跟傻柱也闹翻了。

    傻柱娶了棒梗的相亲对象唐艳玲。

    呸。

    还一口一个孩子是无辜的,还说一碗水要端平。

    能端平吗?

    小铛和槐花两个亲孙女,贾张氏时时刻刻将这个赔钱货三个字挂在嘴边,亲孙女都不待见,更不要提刘玉凤那几个与贾家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了。

    这个工作不会给出去。

    相反。

    棒梗还得拿到贾家人的工作!

    这也是刘玉凤跟王大军两人的交易内容。

    刘玉凤会让秦淮茹体验当初他吸血傻柱时的苦楚,也会让秦淮茹体验何雨水看着傻柱被寡妇吸血却无可奈何的抑郁!

    “玉凤,你是不是不同意?”

    “淮茹,玉凤这么知书达理的人,怎么会不同意?”贾张氏都开始给刘玉凤戴高帽子了,“咱们贾家能娶到玉凤,是上一辈子修来的福气。”

    “棒梗的工作,不着急,王主任说好了,明天或者后天棒梗就可以去上班!”

    完全不知道真相的秦淮茹和贾张氏,都被刘玉凤说的这个消息给惊呆了。

    啥玩意儿。

    棒梗也会进入轧钢厂上班。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贾张氏还有些疑惑,毕竟去轧钢厂上班这件事,有点匪夷所思,他们贾家又不是什么豪门之家。

    棒梗怎么进轧钢厂上班了?

    “玉凤,你说的事情是真的?棒梗真的可以去轧钢厂上班吗?”

    莫说贾张氏心中泛着疑惑,就连秦淮茹此时也是摸不清刘玉凤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轧钢厂有多么难进。

    秦淮茹身为轧钢厂的一份子,太清楚了,一个轧钢厂的工作岗位往往有上百人甚至数百人在抢。

    贾家没有人脉,也没有实力。

    棒梗怎么能进轧钢厂上班?

    这有点出乎贾家人的预料了。

    “玉凤,你说的这件事是真的?别跟我开玩笑,棒梗怎么能去轧钢厂上班呀?”

    “问那么多干嘛,反正棒梗能进去。”

    贾家婆媳虽然有些将信将疑。

    却也没有办法。

    毕竟这个工作是人家刘玉凤的工作,刘玉凤要是硬着头皮不把这个工作给到棒梗,贾家婆媳也拿人家刘玉凤没有办法,总不能贾家婆媳押着刘玉凤去轧钢厂变更工作吧!

    无非也就是等几天的事情。

    几天后。

    棒梗进了轧钢厂,一切都好,贾家三职工,成了四合院无数人羡慕的存在。

    如果棒梗进不到轧钢厂,贾家婆媳在盘算咋去做刘玉玲的思想工作。

    所以贾家婆媳暂时这个心思放在了别的地方,也就是今天晚上住那。

    新媳妇结婚,儿子跟新媳妇都跑了,整个京城就没有这方面的规矩,传出去贾家真会让人笑掉大牙。

    贾张氏和秦淮茹现在就有一个想法。

    说什么也得让棒梗和刘玉凤住在贾家。

    “玉凤,工作的事,咱们不提,咱们再说刚才那件事,今天怎么说也是你跟棒梗的新婚之夜,棒梗为贾家的男丁,他把你娶进来,你必须要在我们贾家过夜!”

    秦淮茹没有发现,她也变成了那个她当初讨厌的人,成了一个不是贾张氏的贾张氏。

    思路客

    “玉凤,你婆婆说的对,贾家是要脸的贾家,传出去名声不好听,是不是?”

    “棒梗入赘到我们刘家,他不应该跟着我回去吗?”

    普普通通一句话,让贾家婆媳都炸锅了。入赘两个词,犹如重锤敲在贾张氏和秦淮茹心头,棒梗可是贾家的男丁,唯一的男丁,这要是当了上门女婿,没孩子,还好说,这要是有了孩子,这个孩子肯定要姓刘,这么一来的话,贾家不是断了香火吗?

    别看秦淮茹和贾张氏两人,为了吸血傻柱,一副要把傻柱变成绝户的态势。

    可这个绝户的下场落在贾家人头上,贾家人还真的不乐意。

    贾家不能断了香火。

    不能呀。

    “刘玉凤,你瞎说什么?是我们贾家娶你这个寡妇,不是你这个寡妇娶我们家棒梗,什么入赘,怎么就入赘了,棒梗可是我们贾家男丁。”

    “妈,你消消气,估计是玉凤说错话了。”

    秦淮茹打着圆场。

    刘玉凤没接秦淮茹递来的橄榄枝。

    “我没有说错话,我说的就是实情,棒梗是入赘我们刘家。”

    贾张氏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拳头还攥在了一起。

    刘玉凤一笑,眼神中泛起了这个不屑。

    傻柱都不是刘玉凤的对手,就更不要提贾张氏了,刘玉凤一只手就能打赢贾张氏。

    “怎么,想打我?刚才还口口声声一家人,待我刘玉凤如亲生女儿看待,怎么扭脸就反悔了,就着还贾家是要脸的贾家,秦淮茹,秦婆婆,请你告诉你旁边那位贾奶奶,我刘玉凤是什么人。”

    “妈,刘玉凤就连副厂长都敢打,还打的副厂长住院,整个轧钢厂无人敢惹,你跟她打架,你还的住院,我还的花钱,咱们贾家现在有钱吗。”

    一听刘玉凤能把副厂长打住院。

    贾张氏变成了泄气的皮球。

    没脾气了。

    “本来想给你们贾家留几分面子,毕竟是棒梗嫁给我的大喜之日,谁能想到你们贾家人这么恶心,一开始打我工作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我把工作给了你们贾家,你们贾家帮着棒梗乱搞,让我刘玉凤人财两空,我刘玉凤没那么傻,棒梗会进轧钢厂,就一定能进轧钢厂。”

    贾家婆媳各自对视了一眼。

    脸上的表情不怎么好看。

    被人当面打脸了。

    能有好脸色才怪。

    “别说你们贾家要脸,你们真要是有心,你们出去打听打听,听听人家是怎么说你们贾家人的,垃圾,狗屎,吸血鬼,不是人,禽兽,这都是形容你们贾家人的名词,还我们贾家人光辉,什么地方光辉了?为了养大孩子,不惜吸血邻居?我告诉你们,贾家是贾家,我是我,棒梗是棒梗。”

    秦淮茹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意。

    还想缓和一下。

    “笑什么笑?贾张氏欺负你,你想把那些怨气发泄在我头上,想什么好事情那,秦淮茹秦婆婆,看在棒梗是你儿子的份上,我教你一招,对付贾张氏贾奶奶这样的恶婆婆,你就得跟她硬来,你软,她就硬,她就欺负你,拿捏你,你要是厉害了,她就怂包了,要不是你太过软弱,对面的傻柱估摸着早跟你结婚了,别在这里怨天尤人,都是你自找的。”

    秦淮茹瘫坐在了地上。

    贾张氏也是如此。

    没想到刘玉凤这么敢说。

    “不好听的还在后面,贾张氏身为奶奶,一口一个赔钱货,秦淮茹身为妈,却又视而不见,你看看你两个闺女的脸,她们看到你们婆媳倒霉,脸上都有兴奋的表情在浮现。”

    秦淮茹扭脸望向了小铛。

    贾张氏则看向了槐花。

    心提到了嗓子眼,紧跟着泛起了这个冰凉刺骨的感觉。

    小铛和槐花两人脸上的表情,让贾张氏和秦淮茹都感到惊恐。

    这还是他们认知中弱弱的孙女嘛?

    “小铛。”

    “槐花。”

    小铛笑了。

    槐花也笑了。

    “奶奶,妈,这下场才是贾家最好的下场,你们偏心我哥哥,好吃的给我哥哥,我们吃不吃没有关系,就因为我们是女生,是外人,但是你们没想到,我哥哥棒梗他竟然是我们贾家第一个嫁出去的人,绝户,咱们贾家也绝户了。”

    “啪”

    一个大巴掌扇在了小铛的脸上。

    出手之人是秦淮茹。

    贾张氏则瞪了槐花一眼。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一巴掌让小铛和槐花对贾家在没有任何的留恋。

    “你打我,这一巴掌算是我还了你的恩情。”

    小铛冲出了贾家。

    槐花看了看贾家婆媳,也跑了。

    贾家就剩下贾家婆媳。

    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

    贾张氏和秦淮茹悲从心头起。

    哭了。

    相邻推荐:邪王嗜宠:鬼医狂妃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港片里的卧底我在异界肝经验我能看见经验值道诡异仙大夏扎纸匠大夏文圣大夏十三太保星际探险:我让大夏国运滔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