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 第三百零二章 下山去罢
  • 第三百零二章 下山去罢

    作品:《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卑鄙无耻!”

    黑风魔君环顾四方,面色发黑变紫,又发惨绿,如同开了染坊五颜六色。

    “敢不敢一对一单打独……”

    话还没说完。

    十二件法宝腾空而起,钟瓶镜印模样各异,绽放无量量神光轰然落下。

    “该死!”

    黑风魔君对补天教的印象彻底崩溃,什么玄门正宗,竟然这般不要面皮,还不如截天妖人说话办事痛快。

    张口吐出先天黑风,化作上百道漆黑龙卷。

    补天教道君皆是一时豪杰,法力远超同阶,所用法宝皆是上等,轰隆隆将龙卷轰碎。

    奈何这先天破灭神风玄妙非常,任由轰碎多少次,转瞬又席卷而来。

    “也不过如此!”

    黑风魔君手掐法诀,头顶出现三尺高婴儿,黑发白肤,表情动作与活人无异。

    纯阳元婴,只差渡劫就化作元神。

    婴儿怀中抱着个宝珠,挥手抛向空中,绽放炽烈白光。

    白光越过法宝灵光、阵法禁制,直接落在人眼中,一时间七彩斑斓,看不清任何情景。

    魔君身躯仍然张着大口,不断喷出先天黑风,婴儿趁补天弟子双目失明,手掐法诀化作一缕缕清风,向四面八方散去。

    只需一缕清风遁出阵法,便能逃得性命。

    黑风魔君看似张狂无忌,实则清楚知晓,绝非补天门人的对手,所以一出手就大招全开,甚至舍弃肉身。

    这时。

    一道清朗声音从阵外传出:“还请诸位师兄快些动手,免得出了岔子。”

    声如洪钟大吕,惊醒混沌目盲的补天门人。

    众人先是面露羞愧之色,同时催动阵旗,联手布置十二元辰大阵封锁虚空,又纷纷怒目看向黑风魔君。

    “差点让这厮逃了!”

    掌教门下熊道君冷声道:“香火愿力事小,面皮事大。此事传扬出去,岂不是丢了我教脸面,说不得受师尊苛责惩罚!”

    说话间,祭出一只青碧色口袋,迎风见涨化作千百丈大小。

    遮天蔽日的口袋打开,将漫天黑风吞噬,任由魔君吐的口干舌燥,仍似无底洞般不见装满。

    旁边太玄公门下不甘示弱,袖口飞出一捆铁锁,明晃晃金灿灿如赤金铸造,抛上天空化作数千道金链,将四处逃窜的清风尽数拘束。

    一缕缕清风汇聚,又变成三尺婴儿,结果铁锁已然捆在身上。

    “灵宝?”

    黑风魔君一连施展诸多秘术,结果都是无用功,锁链如同附骨之疽将元婴定住。

    “好宝贝!”

    周易抚掌赞叹,双目灵光闪耀,隐约看到锁链中有奇异龙魂。

    “这算什么,师弟看看贫道飞剑。”

    潇云子徒孙范道君背上飞剑出鞘,凌空化作金翅大鹏鸟,一声啼鸣撕裂虚空,下一瞬就出现在元婴头顶,双翅划过斩成两截。

    “痛煞我也!”

    黑风魔君凄厉惨叫,元婴崩碎,肉身再无凭依,在法宝轰击中灰飞烟灭。

    周易手指掐算,眉头微皱:“诸师兄,这魔头还未身死。”

    众人神识四面八方扫过,竟然没有发现任何残魂,不知黑风魔君施了何种手段,竟然凭空消失不见。

    “且看贫道手段。”

    说话的是同门师侄姜生云,铁冠仙三徒弟的门人,从腰间摘下个葫芦,拔下塞子钻出个金灿灿蟾蜍。

    姜生云摸出几锭银子喂了蟾蜍,见它没有任何动作,当着这么多长辈同辈的面不好发作,打定主意回去好生教训一番。

    又取出几锭金子,塞到了蟾蜍嘴中。

    只见蟾蜍双目睁开,金色童孔不断转动,忽然看向元辰大阵东南方向。

    张口吐出一道金光刷过虚空,凭空出现人形虚影,正是黑风魔君残魂,瞬时间吞进了蟾蜍腹中,咂咂嘴打了个饱嗝。

    “除恶务尽!”

    周易拱手一遭说道:“谢过诸师兄,贫道这就去黑风山一趟,将那些小妖小魔抓了,到时候就能册封山神河伯。”

    众人面露喜色,舍下面皮埋伏围杀,就是为了此事。

    “劳烦师弟/师叔!”

    ……

    黑风洞。

    一道遁光落下。

    周易变成黑风魔君模样进去,遇到值守的妖魔鬼怪,直接搜魂夺魄。

    得知魔头修行之地,破解阵法禁制,看到一支支玉简。

    “据白随心所说,这魔头资质寻常,靠着先天破灭神风修成了纯阳元婴,一介散修还超过多数大教弟子!”

    “希望这修炼室,有此神通修行之法。”

    周易对这门神通很是眼馋,那魔头张口一吐,就是黑风滚滚天昏地暗,颇有几分威势。

    且那身化黑风的遁法,散做清风的逃命之法,以及神识寻不到的寄托清风秘术,都是一等一的保命神通。

    逐个翻看玉简,其中有不少修行心得笔记。

    周易翻看黑风魔君留下的回忆录,对他来历多了几分了解,出自魔道小派无间派,其上可追朔魔教陷空岛一支。

    魔教位列四大仙宗末位,同时受另三大仙宗围剿,几次遭遇灭顶之灾。

    然而魔道源自人心,灭之不绝。

    随着魔道破灭又重建,功法流传天下,不知多少修士意外获得后,经过修补增减变成了无数分支,大大小小的魔教门派比补天教多几百倍。

    黑风魔君在无间派修至金丹,为购买凝婴灵物,将门派上下屠杀干净,连同门的神魂、精血都卖给了坊市。

    回忆录记载此事时,黑风魔君语气很是得意。

    莫说懊悔,怕不是嫌弃卖的少,恨不得寻来同门转世再杀一回。

    “这……”

    周易看到这里,不禁庆幸生在正道活在玄门,当真拜师魔道,一百颗长生道果都不够用。

    “难怪这厮能与吴明臭味相投,两人为了修行,都是杀光了同门!”

    黑风魔君屠灭无间派,也就得罪了上宗陷空岛,连魔教都容不得他,只能在东胜神洲四处逃窜,只能说气运鼎盛,竟然发现了上古大教遗迹。

    “太玄教!”

    周易看到这个名字,不禁心思颤动,如今主修的功法正是太玄经。

    黑风魔君从遗迹中寻得了先天破灭神风,结果自身功法与之不契合,根本修不成,只能耐心参悟、修改,最终神风变成了黑风。

    原本玄门正宗神通,化作一张口黑烟滚滚魔气腾腾。

    “先天破灭神风,竟然源自太玄教,此法合该为贫道修行……”

    周易面露喜色,再看后面回忆录,便是魔头与白随心结识,托庇截天教方才过上了安稳日子,结果最终也死于白随心之手。

    “那魔头将神通修行之法随身携带,已经在斗法中灰飞烟灭,不过古法原本留在了黑风洞藏经阁!”

    黑风魔君经营洞窟百年,除了没有正式自立门户成宗做祖,黑风洞中布置与宗门也差不多。

    寻到藏经阁。

    周易破开阵法禁制,取下一枚造型古朴的玉简,神识探入其中正是神通修行之法。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诵读全篇,发现与太玄经多有相通之处。

    “太玄教以炼气为根基,一气宗便承其理念,这门神通就是修出一口先天神风!”

    玉简收入昆仑洞天,周易将黑风洞清理干净,所有魔崽子送上万魂幡,炼成凶魂厉鬼以供驱使。

    万魂幡随着魂魄得争夺,威力日益增长。

    周易斩妖除魔之后,总不忘拘其魂魄,炼入幡中。

    今日一条,明日十条,看似数量不多,然而积累几百年几千年,万魂幡蜕变为百万魂幡,威力比之灵宝丝毫不差。

    那时候轻轻晃动黑幡,百万凶魂厉鬼如潮水涌动。

    周易无需动手,敌人便让凶魂耗死,亦或者遇到超过境界的大敌,放出百万凶魂挡路也是不错。

    “这都是作恶的魔崽子,直接死了太过便宜,贫道这是在罚恶!”

    数月后。

    黑风山魔头死的死逃的逃,改名换姓为神风山。

    周易坐镇神风洞,自称山神,统摄治下千万百姓。

    “神风山比青云山还要大几分,结果人口不及其五一,黑风魔君平日里肆意掳掠生魂,当真是死不足惜!”

    讯息传回天山,同门很快派家族前来。

    随着神风山下辖山脉、河流有了新神,治下凡人顿时觉得日子好起来了,至少没了怪风卷走百姓。

    ……

    神风洞。

    周易盘坐云床之上,双目紧闭,口中喷吐玄妙青光。

    “呼!”

    张口吐出一口气,吹将出去化作狂风,无形无影在洞中盘旋。

    石壁崩裂,灰尘漫天。

    周易缓缓收敛法力,狂风方才停息,眼中闪过喜色。

    “第一口神风终于修成,威力已经不弱于苦修千年的雷法,不愧是先天神通。而且这神通驾驭风之力,可以加持任何遁法,轻易增长四五成速度!”

    说话间身形消散,化作一道道清风,顺着洞窟飘向洞外。

    又清风汇聚,凝成周易身躯。

    “当真是保命好神通,当日若非元辰大阵封禁四方,纵使十二位道君联手,也不一定能斩杀黑风魔君。贫道修成虚空遁法,再有这清风消散之术,天下大可去得!”

    周易手指掐算,不过稍稍闭关,竟然又到了十年之期。

    脚下风云汇聚,腾空而起瞭望四方。

    双目灵光闪耀可看千里,原本干枯荒芜的山脉,已经变得一片翠绿,修士施展法术种植树木,短短时间就改变了环境。

    “先收了香火愿力,回宗门分润。”

    周易手掐法诀,传讯四方山神河伯,将十年搜集的香火上缴。

    神风山建立不足十年,然而随着占据的地盘越来越多,必须统一收发,否则周易每年都得四处奔波。

    “啧啧!贫道这般行径,越发不似玄门正宗……”

    ……

    天山。

    金光殿。

    周易刚刚回来不久,就收到了同门传讯,邀请宴饮论道。

    这自是表面理由,毕竟是元婴道君,哪能舔着脸问愿力珠什么时候分发,补天门人很要面皮!

    正是因为玄门正宗要面皮,所以才不会私自下山,暗中占据山川水脉,而是将此事交由周易去做,他们只需要坐着等分润愿力珠。

    “诸位师兄,愿力珠已经收齐……”

    “漆吴山数目暴涨五成……”

    “神风山数目较少,正在努力汇聚人口,不过这次有黑风魔君遗物,变卖成了愿力珠……”

    周易一连传出数十道讯息,约定明日在金光殿举行酒仙会。

    品尝灵酒之余,将愿力珠按照比例分润,既得了实惠过程又文雅!

    翌日。

    金光殿座无虚席,四位人仙门人汇聚一堂。

    来的不止是受邀道君,还有其他没有好处的同门,听到消息不请自来。

    所求不言而喻,周易自不会拒绝。

    周易坐在大殿上首,原本打算将位子让出,由一位同辈的掌教亲传弟子主持,结果在众人推崇下不得不上座。

    “诸位师兄,饮盛!”

    “师弟定不负众望,多占几条山脉,我等受亿万生灵供养,定能道途顺畅!”

    ……

    这日。

    风轻云澹。

    天山上下喜气洋洋。

    周易正在修行真龙九变,琢磨将哪条不重要的“绝密”,换取魔道妖人地盘。

    白随心一人占据两山好处,只用了二三十年,摇身一变成了截天教土豪,听说大把撒钱结交同门师兄弟,俨然成了三代弟子领头人。

    正是如此,白随心对斩妖除魔更加,屡屡传讯催促。

    “这次是选择无心魔君,还是白虎岭四魔,亦或者一起……”

    忽然。

    袖口符篆颤动,师尊铁冠仙传来讯息。

    “速来玄铁观。”

    周易收到讯息不敢怠慢,当即化作清风飘散,下一瞬在玄铁观外凝聚,先天神风用来赶路比遁光玄妙许多。

    “拜见师尊。”

    “进来吧。”

    铁冠仙唤周易进来,上下打量片刻,微微颔首道:“修行的不错,如此实力,在元婴境界算是有所成就!”

    周易躬身道:“还是师尊教导的好。”

    铁冠仙说道:“然而只闭门苦修,终不得大道,既功法神通学有所成,便下山云游磨炼道心去吧。”

    周易眉头微皱,他已经活了六千六百余年,更是横跨两片大陆,道心早已磨炼的坚如精金,哪里用得到云游历练。

    心思电转,恍然明悟,连忙跪拜道。

    “弟子以愿力珠之利,搅乱同门修道之心,还望师尊恕罪!”

    “你这厮倒是精明!”

    铁冠仙说道:“这也不是坏事,他们个个天赋上等,道心却是如糟糠一般,几颗愿力珠就破了。早些经历道心磨炼,总好过将来心魔来袭,身死道消!”

    周易立刻说道:“多谢师尊夸赞,弟子定再接再厉。”

    “哼!”

    铁冠仙冷哼一声:“继续去飞仙阁庆贺吗?”

    周易面露尴尬,宗门上下果然瞒不过人仙老祖,辩解道:“我们去飞仙阁只是听听曲,借此磨炼红尘道心,绝非是贪图享乐!”

    铁冠仙不想听狡辩,挥挥手说道。

    “下山去罢!”

    “再这般胡闹下去,掌教师兄将你这厮捉进镇魔塔,为师也舍不下面皮求情!”

    相邻推荐:大夏镇守使执魔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活埋大清朝黜龙别让玉鼎再收徒了欢喜小冤家:老婆天然呆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我爱种田天然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