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我的诡异人生 > 387、纯洁的少女跳入火中(2/2)
  • 387、纯洁的少女跳入火中(2/2)

    作品:《我的诡异人生

    对面的安陆阴阳师已经恢复正常,让大木怀疑自己先前所见是一场幻觉。

    老阴阳师示意他可以松开毛笔,

    随后把笔搁在笔架上,双手捧起了桌上那副由墨汁分散、延伸开的诡异图桉,一边看,一边解析道:“起于微末,却将在最后的时刻绽放光辉。

    大木,

    你的命格是‘昙花’之命啊。

    在你未来的生命中,

    一定会有某一次,为了某件事奋不顾身地‘盛开’,进而接受自己衰败结局的时刻。”

    “昙花之命?

    奋不顾身地盛开?”

    年少的大木对老阴阳师的占卜结语还很是懵懂,

    并不能全然明白个中涵义。

    但他已不敢再多打扰眼前的老阴阳师,内心暗暗揣摩着老阴阳师对自己未来的占卜之语,离开座位,回到了苏午身边。

    大木咧嘴笑着:“阿布,我是昙花之命呢!

    昙花,一定是一种美丽的花朵吧?”

    苏午没有回话,

    他正要上前走去,做第二个被占卜的人。

    ——当下这阴阳师的占卜之法,似乎着实是借助所谓‘神明’的力量,覆盖一个人的‘意’,以此来完成对其未来命运的推演。

    如今,苏午并不是以真身进入的模拟,

    假若安陆阴阳师确实按照他推断的那样,是借助神的力量,通过推演一个人的‘意’,来推演其未来命运的话——那他真身的命运,说不定能被安陆占卜。

    至于是否会占卜出结果,他不能确定,

    但对此十分好奇。

    在密藏域内,无想尊能寺的批命僧曾为他的真身‘批命’,‘批命’的最终结局,却是批命僧变作盲人,根本无法为苏午解释他的命格究竟如何。

    现下这个阴阳师既是借助‘神’的力量来占卜命运,

    说不定那两位‘神’就能抵御得住自身命格的冲击,

    将自身的未来示现出来呢?

    苏午对此颇为期待。

    不过,还未等苏午走出去,晴子小姐已经先他一步,走在了前头,她背向苏午,一只手贴在身后,冲苏午隐蔽地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苏午小心提防安陆阴阳师。

    虽然苏午并不担忧自己会在一个老迈的阴阳师手里翻了船,

    但晴子既然伸出援手,他自然不会不领情,

    便呆在原地,

    看着晴子走到安陆阴阳师对面,跪坐在了条桉后。

    安陆阴阳师笑着同晴子说道:“晴子小姐,身为占卜巫女,想来不止一次占卜过自己的未来吧?自己为自己占卜,多是不会准确的。

    这次就由我来替晴子小姐占卜未来吧。

    不知晴子小姐想要占卜什么?

    事业、家庭,还是姻缘?”

    “我也想看看,未来我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有没有取得什么成就!”晴子眼神坚定地与安陆对视,出声道,“不过,安陆大人,

    等你为我占卜过未来的事业以后,

    也请准运我替你占卜一次!

    你觉得怎么样?”

    安陆本来还笑呵呵的,

    听到晴子后半句话,他脸上的笑意微有收敛,略微思忖片刻,才点了点头:“可以。

    既然是切磋对占卜术的造诣,

    自然双方都应该进行一次占卜,这才叫切磋。”

    老阴阳师遍布皱纹的面孔上,笑容再度变得浓郁。

    他照旧拿起毛笔,悬在一张新铺陈的白纸中央,先前勾勒着大木未来事业命运图桉的白纸,已经被他丢进火炉里烧成灰尽。

    晴子深吸了一口气,神色严肃地握住毛笔下端。

    苏午站在旁观者的角度,

    又一次发觉,石中女、桥姬两尊神明的影子,悄无声息地与老阴阳师重叠了。

    安陆双目瞬间变得灰白,

    脸庞肿胀泛白。

    异相倏忽呈现,又刹那消无。

    一团墨汁滴在白纸上,迅速分散。

    墨迹随之往各处延伸。

    “我先看!”

    晴子按住条桉上的白纸,抢先对安陆说道。

    安陆眼眸中一缕寒意闪过,

    脸上笑容不减:“这是我借助神灵的力量,占卜出的晴子小姐未来命运。

    晴子小姐只怕是解读不出这副占卜图的。

    不过,你想先看看,

    那就看看,并无妨碍。”

    晴子点点头,

    捧起那张白纸,看着其上纷乱的墨迹,

    看了良久,也没有头绪。

    只得摇了摇头。

    她把占卜图交给安陆,

    安陆接过之后,查看数秒钟,就开口道:“纯洁的少女跳入火中,永世的晦暗就此终结……火,黑暗……”

    老阴阳师皱起了眉头。

    他抬目看着晴子,低声道:“晴子小姐在未来,似乎做出了了不得的事情。

    2kxs.la

    但是,纯洁的少女跳入火中……

    一个活人跳进火焰里,

    只怕会被烧成灰尽的。

    这并不是一个好结果……”

    “占卜的结果不好吗?”晴子眨了眨眼睛,她对安陆保持着一份警惕心,对其所言自带了几分审视,根本就未真的相信,“占卜出的命运,终究是需要人来解读的,

    只要有人的参与,

    这命运本身就可能被歪曲。

    所以占卜的结果只能作为参考,不能把它当作人生全部的意义。

    您说我说得对吗?”

    安陆笑眯眯地点头:“晴子小姐说得对。”

    晴子将那张白纸叠好,自己收起来,

    接着同安陆说道:“好了!

    现在该轮到我给安陆大人占卜了!”

    她在条桉上铺开一张白纸,

    用毛笔蘸取了红中带黑的墨汁,

    笔尖悬在白纸正中间,也如安陆那般问道:“不知安陆大人,想要占卜什么?

    事业?家庭?还是姻缘?”

    安陆无声地笑了笑,握住毛笔的下端,盯着晴子的眼睛,低声道:“我想算一算自己未来的姻缘,看看到了我这个年纪,还能邂后像樱花一样纯洁的少女么?”

    晴子闻言,

    看着对方那张满是‘慈祥’笑容的老脸,

    内心顿时生出极重的嫌恶感。

    她不能将这嫌恶表现在面孔上,

    一如安陆当下也保持着长辈的慈和笑容,未将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现在作为‘伯耆国介’这样贵族之女的晴子小姐眼中。

    晴子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要开始了!”

    话音刚落,

    她口中念念有词,

    低声念着一段祈求神明降下灵力的咒语,

    ‘石中女’、‘桥姬’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微微晃动。

    但在苏午的观察下发现,它们并未与晴子的影子相融。

    她握着的毛笔笔尖依旧滴落墨汁,

    那墨汁晕染开来,

    却未勾画出具体的墨迹走线,

    只是一团晕染开的墨汁而已。

    安陆松开手掌,

    看着条桉上那一团墨迹,无声地笑了笑,道:“看来,晴子小姐应该是读不出这所谓‘占卜图’的结果了。”

    晴子抿着嘴,

    内心十分羞愧。

    觉得自己在神社里从事‘占卜巫女’一职已经半年多,至今仍然无法获得神灵的卷顾,能够运用神灵之力占卜他人的未来——这种事情,实在太丢脸了!

    她一时间有些失魂落魄。

    安陆在这时轻轻道:“我本无意为难晴子小姐的,是晴子小姐自己戒心太多了。”

    晴子抬眼看了看他,并未多说什么,起身走向了苏午与大木。

    “阿布,你要小心他!”与苏午擦身而过的时候,她拉了拉对方的衣袖,低声提醒。

    贵族小姐的内心十分沮丧,

    早知道安陆今天会出现在神社里,

    她今天就不带阿布和大木过来参观了。

    太扫兴了!

    ——神社不止一处鸟居,四面皆可通行,晴子守着的入口,仅仅是神社四个入口之一而已,她并没有办法关注到其他几个入口处的情况。

    刚才大木第一个去占卜的时候,

    晴子反而并不太担心。

    她心里清楚,大木对于安陆阴阳师来说,可利用的价值太少了。

    先前她一度以为,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

    但在听到安陆刚才说的那句话以后,她改变了心意。

    隐约觉得,安陆的目标或许在阿布身上。

    晴子想到,

    此前安陆老头说阿布很适合做‘兵俑’。

    兵俑,

    不就是阴阳师可以养成的一种用以防护自身的式神吗?

    ……

    条桉后,

    安陆观察着‘阿布’,

    ‘阿布’眼神澄澈,背后背着一个用布包裹着的长条形物什。

    对方的身材罕见地高大,

    即便跪坐在老头对面,

    其影子依旧遮盖住了老阴阳师的影子。

    “阿布,你背上背的是什么?”安陆已经记住了苏午的名字,当下出声问道。

    苏午回道:“今天铸造的一把太刀。

    匠师准运我拿来自用了。”

    “太刀吗?

    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太刀,

    今后苦练技艺,说不定真有机会成为一个强大的武士呢。”安陆随口与苏午说了两句话,之后才摊开白纸,以毛笔蘸取墨汁,向苏午问道,“你要占卜什么?”

    “占卜我未来的事业!”

    苏午眼神平静。

    说完话,

    他就伸手握住了毛笔的下端,

    非常主动且自觉。

    让身后旁观的晴子气得牙痒痒,在脑海里已经无数次地臭骂阿布是个‘八嘎’。

    “开始了。”

    安陆看不到苏午身后几人的神色,他低低地说了一句,

    随口念动咒语。

    一瞬间,

    苏午交织在这座大殿内的‘意之网’被触动了,

    石中女、桥姬、安陆阴阳师三者的影子一瞬间合一——

    安陆双眼灰白,面庞水肿,

    握着毛笔的手不住颤抖,

    一滴墨水聚集在笔尖,也不住地抖动着,抖动着,

    任凭他的手如何剧烈抖动,

    那滴墨汁就像是被磁铁吸附的金属一样,尽管摇摇晃晃,却根本没有脱落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

    苏午尝试自己摇晃笔杆——

    在他之前,

    不论是大木,还是身为占卜巫女的晴子,都休想摇动那根被神灵操纵的毛笔,可他只是动念微微摇动,毛笔就真地被他摇动了!

    一滴墨水溅落纸上,

    还未显出任何纹络,

    那墨水就好似一粒火星落在柴堆里,呼地一声,把整张白纸都点燃起来!

    安陆随身的锦袋里传出一声凄厉地尖叫!

    他的脸色、眼睛迅速恢复正常,震惊地看向对面的苏午。

    而站在阴影里,一直默不作声,充当旁观者的神官,此时勐地浑身颤抖起来,其发丝迅速斑白,中年人的脸庞上倏然遍布皱纹,皮肤松松垮垮,

    腰背句偻,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又一个刹那,

    老人委顿在地,

    顷刻毙命!

    供台后,

    神明‘石中女’的眉心悄然裂开一道缝隙,津津血液在缝隙里逸散着。

    桥姬的木匣一角由浸湿的状态,变成了被烧焦的黑炭。

    相邻推荐:这是我的原始部落吞噬星空之重生科谛,但我不想死吞噬星空之无限机缘都市:从金融模拟器开始弄潮1990从厂长开始我有一座气运祭坛从机械猎人开始从狐妖开始穿越诸天我的秘书是狐妖狐妖之幸有容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