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次元 > 京都羽翼的荣光 > 170.我最不喜欢强迫人了
  • 170.我最不喜欢强迫人了

    作品:《京都羽翼的荣光

    “朋友关系。”

    御药袋茶音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除此之外呢?”

    源赖光继续问道。

    御药袋茶音闻言缄默片刻,眼中流露出了警惕的神色,像是在防备着什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之后说道:

    “在国中和高中时都是同学。”

    “六年时间的同学吗...”

    源赖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扭头向着服务生招手,掀开菜单后点了份三明治,以及半熟芝士之类的。

    点完后又加了杯果汁,咖啡在喝晚上就睡不着了,在询问了御药袋后给她点了杯咖啡,这才合上了菜单。

    三明治和半熟芝士是做好的,而且不用加热就能端上来,所以很快源赖光就拿着块半熟芝士在嘴中品尝。

    芝士吃了一块就感觉甜到发腻。

    直到御药袋茶音眼中浮现了层疑惑,看着他做完这些动作仍旧没有说话时,源赖光才很适时的又开口了。

    “其实很多人都有过许多年的同学关系,甚至巧合点的都有从幼稚园一起长大的,但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我想还不至于让神谷桑对你肆无忌惮的调查,还在之前拜托我去追求你吧?”

    这句话蕴含的信息量很大。

    起码在他声音落下的那一刻,理所当然收获了御药袋茶音震惊和惊诧的目光,甚至就连眼神都有些躲避。

    大概是被冲击到了,御药袋茶音清丽的脸上难以保持平静,脸上也浮现出衣服忽然被扒光后那种慌乱感。

    当然她很快又恢复了镇静。

    只是看到源赖光那道戏谑的眼神时,御药袋茶音的手指深嵌在大腿内侧,心中也忽然冒出来了一个猜想。

    “爱子她...之前跟你有过交易?”

    她蠕动了下嘴唇问道。

    “不然我怎么会跟你接触呢?”

    源赖光微笑着回答道。

    这句话,就像柄审判之锤,直接将她定下罪状,连脸色都苍白起来。

    这就让源赖光更坚定了猜想。

    同时也按着计划开始进行。

    只是相比于风轻云澹的源赖光而言,此时的御药袋茶音状态似乎并不太好,起码已经没了刚才的平静。

    这会儿双手放在被黑丝包裹的大腿内侧,指甲嵌入皮肤之中,用痛感来掩饰自己强烈的慌张和胡思乱想。

    在半分钟之后,她清丽的脸上已经面无表情,默默的望向身前的源赖光,似乎是等着他不一定有的下文。

    但是结果却没让她失望。

    源赖光静看着她,不急不缓的说道:“我们两个不像你和我,只是普通的交易关系,并不涉及你想的那些。”

    就只是普通的交易关系?

    不涉及自己想的那些?

    御药袋茶音闻言目光闪烁起来。

    但她还是下意识松了口气。

    因为她知道源赖光的习惯,如果按他说真只是普通的话,那应该就是没什么问题,没到自己想象的程度。

    “那源君突然跟我说这些是...”

    御药袋茶音深陷在大腿内侧的手指稍松,但仍旧有些心绪不宁,将踩着高跟鞋的大腿又交叉的翘了起来。

    “只是比较好奇你们罢了。”

    源赖光脸上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但却抬起了双手在半空比划了一下,用略显夸张的表情出声说道:

    “毕竟神谷桑有些可怕,收集了你很多的资料,大概有这么厚一叠吧。”

    哪怕是现在想起来,他仍旧觉得有些可怕,那可是两只手都捂不住!

    这是把祖宗八代都研究透了吧?

    反正当时源赖光没看完,只是看目录就知道那详细程度,基本上是把御药袋茶音所有的习惯经历留档了。

    只是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御药袋茶音没有惊讶,脸上也并无表情,仿佛这件事她自己早就已经知道了。

    “看起来你貌似不觉得惊讶。”

    源赖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仔细思索了片刻,很快也就得出了答桉:

    “不过也对,以你聪敏的心思,要是被人在背后针对了,肯定也会有所察觉,起码不会像个傻瓜没有反应。”

    毫无疑问宗师是很聪明的。

    虽然平时的确扣了点,但脑子绝对是很活,也知道根据处境来变化。

    起码就从她要做个懂事的花瓶。

    就这一点的确做到了,也没有多余的心思产生,更没出现天海那种毁约的行为,在履行交易算是很称职。

    只不过连这样都不介意...

    “那这就是我比较好奇的关系了。”

    “如果只是朋友加同学,可不能解释神谷桑对你的执着,她好像很希望你受到伤害,但临到时间又开始反悔了,这也就是我最难以理解的地方。”

    “所以你能给我答桉吗?”

    源赖光拿餐巾纸擦了擦粘了芝士的手指,然后着看向御药袋茶音的脸颊,似乎希望得到一个满足的答桉。

    之前他自己也做过复刻。

    神谷爱子的表现也太不正常了。

    如果说真是因为得不到那缕百合花的香气而恼羞成怒,那为什么到了自己快能威胁御药袋茶音时又反悔?

    这很不符合常理。

    既想报复她又不舍得报复,各种工作都做好了,临到时间又不愿意。

    这是简单的恼羞成怒吗?

    并不是。

    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

    爱而不得。

    又想让她回心转意。

    或许是神谷爱子想让她知道和男人相处不好,才费尽心机的找人去追求宗师,并以最终抛弃后者为目的。

    可真要到了伤害宗师的时候。

    神谷爱子自己又舍不得了。

    所以才会做出临时反悔的行为。

    这种可能性是目前源赖光能想到的最符合神谷爱子性格的想法。

    总之无论怎么样,有个前提是肯定的,那就是她们的关系不正常。

    “爱子她对我有些不正常的心思。”

    御药袋茶音茶音已经明白他知道了些什么,所以知道有些瞒不住,反复挣扎后还是说出了这句直白的话。

    “然后呢?”

    源赖光的眼中浮现出明悟。

    前提条件是肯定的,这并没有让他意外,毕竟都已经推论出来了。

    但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接下来应该没差别,可神谷爱子可不正常。

    他倒不是认为自己是当代福尔摩斯想从宗师脸上看到震惊的神色。

    但要是真的这样,那接下来会有笔交易,是宗师无法拒绝的交易,所以现在他脸色平静,默默的等待着对方的答桉,倒也没有心思故弄玄虚。

    然而御药袋茶音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只是将桌下被黑丝包裹的腿换了只翘起来:“没有然后了。”

    “难道就没什么故事,比如她给你表白之后,被正常的你拒绝后,然后就恼羞成怒的用各种手段对你报复?”

    源赖光饶有兴趣的问道。

    “......”

    “您未免也想的太狗血了。”

    御药袋茶音低垂着眼眸,端起服务生刚送来的热咖啡掩饰自己不平静的内心,语气强作镇静的轻声说道:

    “只是真正挑明之后,连朋友都没办法做而已,没有你想的那些东西。”

    “原来只是这么简单啊。”

    源赖光羊装恍然大悟,然后有些感慨的说道:“看来是神谷桑自己有问题,那她被惩罚也是应该的事情了。”

    他的语气和神态都很自然。

    自然到御药袋茶音忍不住动容。

    下意识的连忙开口问了出来。

    “惩罚?爱子她怎么了?”

    话刚出口,御药袋茶音就察觉到了自己失言了,而且还很明显,然后就对上了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刚才你还是不太在意的模样,怎么听说神谷桑被惩罚之后,就这么在意起来了,欺骗可并不是个好习惯。”

    源赖光故作思索般的说道:“而且爱子?这种直呼其名还是挺亲密的。”

    “只是出于之前关系的关心。”

    短暂的失神过后,御药袋茶音深吸了口气道:“正常人听了都会这样。”

    人总喜欢在说谎后多解释一句。

    其实说完她自己都后悔了。

    但万事都没有如果,所以即便面对源赖光的眼神,她只能硬着头皮。

    “真是连说谎都不太擅长啊。”

    源赖光收敛了脸上的微笑,用柔软指腹摩挲着光滑的杯壁,脸色骤然间变的平静,说出了一番推论的话。

    “相比于违心的言语而言,你的眼睛的表情才是表达你真实想法的窗户与门庭,就在我说出神谷桑受到惩罚的时候,你可是眼中闪过了担忧,就连从进门到现在的表情也骤然变了。”

    “那又能说明什么?”御药袋茶音还在强撑着脸上的镇定。

    源赖光摩挲杯壁的动作停下,抬起头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说明你和神谷桑都很在意彼此。”

    这道声音落下之后。

    犹如一柄鼓槌砸落心头。

    让御药袋茶音倏然间变的脸色苍白,就像被撕破了某层掩饰的薄膜,将自己最大的秘密毫无遗漏的展出。

    这种表情在她脸上很难见到。

    但瞧见宗师这样也的确很精彩。

    只不过对于心理素质极强的御药袋茶音而言,即便是被戳破了心底的秘密也很快就自己恢复了过来。

    她手指贴在盛满滚烫咖啡的杯子外壁,即便指腹都传来了灼烧般,也仍然像是熟视无睹般的勉强问了句。

    “那您可以为我解答了吗?”

    源赖光闻言笑了笑,似乎觉得坐着太累,整个身体向后仰去,看起来有些太随意,用平静的口吻诉说道: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我前阵子回老家时,神谷桑突然跑到我家里来,然后被她姐姐给抓回家了而已。”

    “你也知道我的身份,神谷桑的姐姐是生意人,当然不会因为这些小矛盾,就愿意得罪还算有些能量的我。”

    “所以为了表示诚意,神谷桑的姐姐就把她抓了回去,关在家里独自面壁思过,到现在也有半个多月了吧。”

    事实上源赖光对神谷圣子的处理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家里的孩子不听话就是要用略做惩罚用来警示。

    就像家里的小狗在街上乱咬人只要打几下知道疼了也就不再敢了。

    只是对方身上的那股高高在上。

    以及豪门的虚伪客气,的确让他有些不舒服,纯粹是个人感觉而已。

    毕竟源赖光前世没接触过这些。

    即便身处底层,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认知,像阶级这种东西也不会摆在台面上来,而在这边却清晰又明显。

    《控卫在此》

    正如同神谷圣子的拜托。

    明明是求人办事。

    语气却好像是在平等合作一般。

    更是连车都不下。

    失去了洽谈最基本的尊重。

    “爱子的姐姐...”

    御药袋茶音目光闪烁。

    “就是我们上次在茶室见的那位。”

    源赖光在对面提醒道。

    御药袋茶音微微蹙眉,眼神也逐渐有些出神起来,稍微低着头喃喃自语道:“原来她就是爱子的姐姐...”

    “看来你和神谷爱子同学有着难言的秘密啊,但是我不在意这些,只是想知道御药袋桑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源赖光看她这副样子,就已经自行脑补了许多故事,比如神谷爱子曾经在宗师面前因为她姐姐的事诉苦。

    亦或者她们两个的故事。

    还有神谷圣子从中作梗的原因?

    “所以爱子她被怎么惩罚了?”

    御药袋茶音突然出声问道。

    “圈禁、断联、思过。”

    源赖光用三个词概括了下,脸上也没有额外的神情,反而平静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是她家是豪门,规矩当然也不免多了些。”

    话虽然这么说。

    但自由这东西有时不珍贵,没有的时候却比任何东西都重要,没有人愿意戴上哪怕片刻禁锢自己的枷锁。

    又有谁愿意被关进笼子呢?

    特别是光鲜亮丽的豪门小姐,在外人看来似乎荣华富贵,但被扔进笼子里不能掌控生命的感觉太过无力。

    没经历过自然愿意。

    这只是每个人立场的不同而已。

    但御药袋茶音似乎能够理解。

    所以他就听了女孩的求助。

    “那您能帮她吗?”

    源赖光闻言终于提起了精神,也展现出了自己的獠牙,抱着双臂的身体从座位上稍稍往前伸去开口问道:

    “御药袋桑这是要跟我交易?”

    “大概算是吧。”

    御药袋茶音的目光忽闪起来。

    她感觉自己掉入了陷阱。

    但似乎又根本绕不过去这段路。

    “我的开价可不低。”

    “您先请说说看。”

    “我再问一遍确定要交易吗?”

    “先把您的价码抛出来吧。”

    源赖光眯起了眼睛,感觉自己似乎低估了神谷爱子在御药袋茶音心里的地位,否则她也不会说这些话。

    但如果真的要帮她的话。

    凭心而论的确是不太容易,无论是从他自己付出的代价而言,还是说本来就对神谷爱子有种厌恶的感官。

    在御药袋茶音的目光下。

    源赖光羊装麻烦的叹了口气。

    然后才缓缓说道:

    “要知道神谷桑上次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实际上对她处罚于我而言是希望看到的,毕竟她真的是很偏执。”

    “或者用偏执形容,都已经有些赞美了,因为神谷桑很自私,起码她利用我时,可没有在乎我任何的感受。”

    “我不管你和她有什么关系,现在你既然要我帮她脱困,这个代价或许不会低,我建议你好好考虑一下。”

    御药袋茶音闻言不禁再次蹙起了细眉:“爱子会被限制多久?”

    “一周?一个月?一整年?”源赖光笑了笑:“我不清楚,昨天我还见了她姐姐,反正现在是没有放人的意思。”

    豪门基本都和财团有关系。

    或者说所谓财团,就是一群豪门抱成团在操纵市场,将进入障碍提的极高,用近乎垄断的方式赚取利益。

    这些人都是无下限的自私鬼。

    哪怕再厉害的人,即便是凭自己走到了金字塔尖的大人物,招惹了那群人的利益也是说拿掉就直接拿掉。

    你几十年的努力而已。

    凭什么能抵人家几代人的积累?

    哪怕是现在的源赖光,在那些庞然大物面前也只是些大点的蚂蚁,招惹狠了估计也可能被直接扔进海里。

    当然这种情况是很难发生的。

    人想犯众怒也是极难。

    而且神谷家也没这么大的能量。

    御药袋茶音虽然并不明晰豪门有着什么样的能量,但她却还算比较知道源赖光这个人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而且一听是财团的组成者。

    其实也知道是无法撼动的高山。

    所以能被源赖光忌惮的人。

    付出的代价肯定超乎自己想象。

    “那源君想要什么?”

    她开口问道。

    “我这个人不缺什么,所以需求全靠兴趣,暂时也没什么想要的,如果硬要说的话,当然是你这个人本身。”

    源赖光对他的想法毫不掩饰,甚至让御药袋茶音产生了种,好像把自己交给他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错觉。

    而且也的确如源赖光所说。

    凭借他的财力和权势,恐怕已经没什么想要的了,就算有自己也给不起,能给自己交易的机会都是怜悯。

    所以除了自己的身体。

    真的没有能拿出的价码了吗?

    “那...牵手...可以吗?”

    这句话才刚刚出口,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幼稚,甚至有些自视甚高。

    牵手这种事太廉价。

    根本就比不上源赖光的代价,哪怕自己并不知道他会付出什么,那也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拿出来的东西。

    “我不知道御药袋桑你是看低了我的人情,还是觉得神谷桑的姐姐很好说话,这个价码明显有些不太合适。”

    源赖光呵呵笑着说道。

    他脸上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这不禁让御药袋茶音松了口气,但源赖光心里还是不免有些腹诽了起来。

    毕竟做生意嘛。

    总得有讨价还价的过程。

    只不过她是真的扣啊!

    “那...拥抱...可以吗?”

    御药袋茶音眼中不禁闪过挣扎之色,胸口随着深呼吸而起伏,犹豫了片刻后又说道:“不是只抱一下。”

    “我不喜欢一直抱着人。”源赖光笑道:“那样很热,不太舒服,会流汗。”

    “那您从我这想要些什么,牵手和拥抱都可以,两者加起来也能接受。”

    御药袋茶音感觉脸上有点烧。

    不是因为羞涩才脸红。

    而是对自己的无耻脸红,明明是不对等的价码,但她还是有些心存侥幸,想用最低的代价来实现目的。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

    即便是对她向来好说话的源赖光也收敛了笑容,双手又重新按在了桌子上,让女孩的心里不禁咯噔了下。

    源赖光的脸已经渐露冷色。

    “抱歉,虽然很现实,但这个价码明显不够,不值得我动用一次人情。”

    “可能御药袋桑不太明白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在想些什么,所以我现在跟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人情会这么值钱。”

    “首先,按实际来说,我和神谷桑是有仇的,我没有义务帮她,更没有这个意愿,甚至我还乐得她被惩罚。”

    “而且她那位姐姐,也比你想象的厉害的多,不加任何修饰的说,对方在京都的权势可能要比我要大不少。”

    “而且这涉及人家的家事,如果是你的朋友得罪了神谷桑的姐姐,其实只要说句话就能既往不咎,但豪门最注重的就是颜面,我一个外人插手他们的家事,不出意外是不会落好的。”

    “神谷桑的姐姐性格强势,是那种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人,所以要想帮神谷桑脱困,我付出的代价也不低。”

    “如果我去干涉她的家事,也只能用利益来交换,而且以我对那位的了解,就算交易达成恐怕也会记恨我。”

    “对于这种大人物的记恨,就算只是无足轻重的厌恶,你也应该知道这乃是足以让普通人家破人亡的灾难。”

    这些话是挺实际的。

    源赖光也没有说谎的意思,毕竟那位双一流看起来就难缠,要想干涉她的家事肯定是要得到些厌恶感的。

    而且神谷家...

    他从老家回来之后,就找月江常务和安藤温人打听了下,甚至还问了下大坂那边关西国际机场的关系。

    基本上也清晰了对方的实力。

    神谷家正是当年改变之后遗留的的华族之一,在之前同样也是传了几代的武士之家,家族底蕴非常深厚。

    并且神谷家的神谷集团,主要涉猎百货业、机械制造业、电子元件产业、半导体业、石油化工业等等。

    其中安藤电子作为电子元件业的参与者,神谷家也拥有其中股份,只不过所持有的比例并不算得上太高。

    哪怕是京都半数的寺庙和神社都多多少少拥有股份,本家和分家的成员也极多,多数都在近畿地方任职与经商,关系网复杂到根本数不过来。

    综合来说以对神谷家尚且明晰的的实力来说,是一头普通人连看一眼都会感到眼睛隐隐发痛的庞然大物。

    哪怕是在京都的众多家族里。

    也绝对排的上前三位。

    甚至听大坂那边的人说。

    还占据了住友会的位置之一。

    说白了。

    就是财团的其中一员。

    绝对是条在京都盘踞的地头蛇。

    这种深厚的背景和底蕴,绝不是源赖光可以撼动的,当然以他目前的实力,也不会有人随便招惹就是了。

    然而想从执掌这样家族女人手里干涉她家的事务绝非易事。

    毕竟这种古老的家族。

    有时候更注重威严与颜面。

    御药袋茶音缄默片刻,浅红色的唇瓣微张:“但源君有能力承受对吧?”

    “我也不愿意招惹像她姐姐那样的人,毕竟无论是财团还是豪门,都是为了利益和面子不择手段的自私鬼。”

    源赖光毫不客气的说道。

    “就算是这样,以您的能力,相比较而言的话,大概也不是难事吧?”

    似乎是感觉到了语气的变化,御药袋茶音已经再次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就连声音也变得软了下来。

    “讨价还价是要看代价的。”

    源赖光摆弄着手中半熟芝士吃完的塑料皮,似乎已经不太上心,用很冷漠的声音回答了她刚才的问题:

    “如果我答应了你,大概要拿出的资源交换,可能是你几十年努力都达不到的,即便那我来说是无足轻重。”

    “这个我明白的。”

    “所以你准备付出什么代价?”

    “接吻,可以吗?”

    “是初吻吗?”

    源赖光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然后抬起头。

    笑着看向御药袋茶音。

    “我这个人比较嫌脏的,而且不是初吻的话,实际上也不值这个价码。”

    “我也挺嫌脏的。”

    御药袋茶音的手指已经烫痛,从咖啡杯的杯壁收了回去,重新放在了职业短裙下被黑丝包裹的大腿之上。

    “那你也可以不交易,我很讨厌强迫人,一切要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

    源赖光扔掉手中的塑料皮,再次露出了微笑,摊开自己的双手说道:

    “当然不交易我也没办法,神谷桑那也是咎由自取,我觉得你和她关系匪浅,但是你刚才却都在极力否认。”

    “但是...”

    他的声音顿了下。

    直视着女孩。

    用一种如坠深渊的声音问道。

    “御药袋桑,你也不想神谷桑像只笼中雀一样被可怜的囚禁起来吧?”

    御药袋茶音双手勐攥了下。

    隔着黑丝抓紧了大腿。

    本来掌心在杯壁上积蓄的炙热传递其中,指尖也隔着黑丝嵌入,一种难言的痛感逼迫着她仍保持着冷静。

    可源赖光刚才的那句话。

    就犹如魔音一般在耳边环绕。

    哪怕再挣扎也逃脱不掉。

    直到良久之后,她才又抬起了那张倦怠的俏脸,仿佛灵魂都被抽离。

    她浅红色的唇瓣微微颤动。

    像是已经做出了重要的决定。

    “我...自...愿...”

    这句话从她牙缝中蹦了出来。

    “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源赖光呵呵笑道。

    “我知道。”

    御药袋茶音深深吸了口气,清丽的脸上满是倦怠,像是无能为力到任人摆布,被弄脏也无所谓的模样。

    她再次确认了自己的诉求。

    “你能确保爱子重获自由吗?”

    “我只能先去交换利益,但事情成功与否还是未知,跟那样的人我可不敢打包票,所以不会提前索取报酬。”

    源赖光倒是没把话说的太满。

    毕竟任何事都有万一。

    他又不是言出法随的神明存在。

    “那就等之后再付出代价吧。”

    御药袋茶音闻言不禁松了口气。

    她知道源赖光的为人。

    这种要求她肯定会答应,虽然成了最终还是要付出代价,但暂时延后了时间,总归让她没有那么紧张了。

    “御药袋桑很庆幸吗?做交易只有口头承诺是不行的,即便我认为你没那个胆量毁约,但空头支票也的确令人不爽,所以我要你先付定金。”

    “定金是什么?”

    御药袋茶音张了张嘴。

    “当然是先要这里。”

    源赖光点了点自己的侧脸,然后又露出好奇之色,片刻后出声问道:

    “其实我还是好奇,按照御药袋桑所说的关系,应该不至于让你做到这种程度吧,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可以保留意见吗?”御药袋茶音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已经瘫软了下来。

    “当然可以。”源赖光脸上又浮现出得体的微笑:“我最不喜欢强迫人了。”

    强迫...强迫...强迫!

    句句都说不喜欢强迫。

    但哪句又离了强迫?

    御药袋茶音已经不敢顶嘴,有委屈也是打碎牙齿自己吞,咬了咬嘴唇后给出答桉:“我只是想弥补点东西。”

    “弥补她对你的付出?”

    源赖光挑了挑眉毛。

    “大概是吧,虽然更多是她在自我感动,但我也不能忽视之前的友谊。”

    “友谊吗...”

    源赖光看了眼外面已经完全陷入黑暗的天色,收回视线后出声道:

    “这个敷衍的理由我暂且接受,我们的这笔交易也同时成立,如果到时候成功的话我会立即就告诉你的。”

    “我明白了。”

    御药袋茶音坐在那点了点头。

    但声音却有气无力。

    仿佛身体已经被什么掏空。

    “所以说,是初吻吗?”

    源赖光的声音再次从对面传来。

    让御药袋茶音又抬起了头。

    用着一种近乎将眼中幽怨都快凝成实质的目光看向了他的脸庞。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虽然很多人都说拥有就可以满足了,但无论是哪里的第一次,其实对于男人来说都是难以言表的成就感。”

    “再者说了,初吻这种事,又不像某些地方,还有层东西作凭证,就算你骗我,想必我也是很难发现的。”

    “只是被我发现被骗,其中的后果你大概也能知道,不是初吻的话你就需要加价,毕竟第二次就不值钱了。”

    “或许不知道已经多少次了?”

    源赖光的最后一句话,还搭配上了羊装疑惑的表情,让御药袋茶音恨的牙痒痒,甚至都想张嘴去咬他。

    但仅存的理智以及已经瘫软下来的身体,都让她放弃了这个幼稚的想法,只能把怨气都往肚子里面闷去。

    “所以是第一次吗?”

    “...是...”

    御药袋茶音不禁低下了头,大腿的疼痛感觉也愈发强烈,她感觉自己都要把今天穿的黑丝都要撕破了。

    但要是不这样抑制自己。

    她真怕控制不住的话,就跟源赖光撕破了脸,虽然是对方所提出的交易,但听了源赖光的淳淳诱导之后。

    她甚至感觉自己赚翻了!

    这种错觉竟然也能产生的吗?

    真是个诡计多端的男人!

    “源君似乎很喜欢玩弄女生,您还有其他的癖好吗?比如目标群体还有他类,喜欢女高中生或者邻家太太?”

    “我从不做违法的事情。”

    “但对你的实力来说的话,只要真的感兴趣,哪怕那样做也无所谓吧?”

    “我现在只对你比较感兴趣。”

    “集中火力从我这获取成就感吗?”

    御药袋茶音脸上露出自嘲。

    “我从来都不会强迫人。”

    源赖光笑着再次重复了一句。

    他这句熟悉的话才刚刚落下来。

    模拟器的提示便再次浮现。

    【御药袋讨厌度中等增加!】

    【讨厌度已逆转为奖励!】

    【请注意物品栏查收!】

    御药袋茶音清丽的脸已经变黑。

    而源赖光则露出了笑容。

    扣?我让你扣?这就是代价!

    相邻推荐:铠甲勇士:开局奖励五行血脉斗罗大陆之女武神龙王传说之光与暗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某舌尖的霍格沃茨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四合院之我是学神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师尊她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差异点末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