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血道帝尊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伊始部落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伊始部落

    作品:《血道帝尊

    天的另一边,隐龙皇陵内,原本荒芜的祭坛周围,如今有数位黑神卫,正肃穆而立。

    四周早已被封锁,灵气也被阵法隔绝,使得外人无法感知。

    祭坛之上,更是有着三道身影,他们的修为超越了众人,达到了升婴之境。

    伴随着一道道印决而下,那古老祭坛也是剧烈颤抖,在动摇之中,突然一道扩散整个皇陵的红光,从祭坛之下爆发开来,直奔苍穹。

    这片红光蕴含了无上之力,使得云雾被染红,原本漆黑的天空,更是翻滚间燃烧起来。

    祭坛之下,有一具尸骸,浴火而上,散发出强烈的大道气息。

    这一幕顿时就让四周所有黑神卫,脑海彻底轰鸣起来。

    即便那三位道院长老也都呼吸急促,眼睛睁大,露出无法置信。

    那连天劫都难以磨灭的道境强者,就在他们眼前,死了。

    在他们心神各自掀起波澜的一瞬,一个中年男子,踏天而来,身穿五色法衣,手持念珠,那肆虐的大道之火,也被其降来做云肩。

    他的出现,使得四周黑神卫纷纷心神震颤,陆续跪下,脸上升起敬畏之意。

    道院长老也全部低头,向着苍穹恭敬行礼。

    “当年的苍州幼龙榜第三和第四,闹出的一番好戏,真是有些精彩。”

    其目中带着深邃,挥手之间火云瞬间倒卷,慢慢变得模糊,而他也乘风而下,在众人的目视之中,缓缓进入了祭坛。

    ……

    晨起推窗,群山之间是那朦胧雾气缭绕在四面八方,看不清很远,只有一些冰冷从外侵入,使得林子轩抚被的手,握的更紧。

    夜长昼短,霜降风寒,这预示着部落进入了冬季。

    每到这时,围山狩猎,积谷防饥,就成了族人的使命。

    拉铁一大早便在巨木广场上等待,右手拿着乌黑锃亮的铁剑,兽羽头冠下,是绘满猛兽图腾与白色条横的身躯。

    “亚当,你酋长父亲这次有没有给你防身武器啊?记得你去年可是被部落里的苍鹰叼回来的。”

    拉铁笑了起来,望着身边站着和小山一般高的青年,没有丝毫惧意。

    “闭嘴,打铁匠的儿子,永远不会知道天有多高。”

    亚当目光冷淡,兽血染身下的妖红,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如同面对一头凶兽。

    “江尘什么时候过来?”

    玛雅声音清澈,一头黑发束于青鸟头骨之后,耳上挂着的宝石,兽皮下裸露的雪白肌肤,无不透露着一股野性之美。

    “他可能以为部落就他一个星术师,要让所有人都等他。”

    拉铁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目光微微一动,看向玛雅身后的男子。

    他身披黑狼兽皮,刀削一般的面孔带着半张祭祀面具,即便相隔很远,也能清晰的感受对方身体传来的那阵阵磅礴的气血之力。

    那强盛程度,比之亚当,已是超过太高。

    “桑……桑灵大哥。”拉铁看着那个男子,收敛起戏谑,恭敬开口。

    亚当目光更是无比振奋,眼前这位男子,是部落年轻一代的最强者,无论是修为还是天赋,而且,其凝聚的天纹,连族公都称赞不已。

    “桑灵大哥,他昨天伤的很重,可能需要些时间恢复,不如再多等等?”

    拉铁颤颤开口,似是骨子里的畏惧,使得他努力挤出微笑。

    “我们走。”桑灵冷漠开口,似是命令,没有去看众人,独自向着远处神山前行,亚当紧紧跟在其身后。

    玛雅想要说些什么,但犹豫了一下,没有开口,她的眼神闪过一抹失望,这么些年,江尘的伤,哪次不和那个堇芸有关?

    拉铁站在那里,焦急地望向身后,等待了片刻,叹息一声,快跑跟向前方。

    风雪中,拉铁似听见呼唤,憧憬地再次向后望去,记忆中的那道身影,渐行渐进。

    “拉铁,说了让你等我,你个白眼狼,就这么走了?”

    林子轩向后走来,好在隔得不远,没有误了行程。

    “江尘,不是不等你,桑灵大哥也来了,你知道我没有办法。”

    拉铁解释道,目中带着无奈,似想起些什么,开口问道。

    “对了,我的卜星八卦呢?”

    “放你皮帐了。”

    “那就好。”

    -……

    风雪淹没了天地,放眼望去,众生一片明净。

    山是那座山,起源神山,至高无比,屹立在云海之间,气吞万古。

    太阳坐榻于南,月亮栖息于北,此山是日月的寝宫,日月普照的光辉不同,于是,这座山也就呈现出一半光明一半阴的特殊景象。

    此地灵气浓郁,无形滋养下的妖兽,都格外强大。

    而且,在起源神山深处,有一处处不可言明之地,那里弥漫了无尽的神性波动,带着恐怖至极的威严,任何修士到了这里,眼前所有都是模糊,唯有死亡才是真实。

    传闻,那是古神诞子的婴床,是一切的源头,也是生命的禁区。

    这种种诡异,使得占星族卷宗对起源神山的称谓太大,是为天之靠山!

    在这个寒冬,无论是肥马粮多的生存需求,还是以形补形的古老观念,神山的富足,让无数部落慕名前往,凶虐大妖也变成了口粮。

    毕竟,原始部落,野蛮大都如此。

    山深见厚雪,凛冽寒风刺骨,连气血运转都抵抗不了,不少族人相傍而走,互相取暖。

    可风却是无孔不入,时而如刀割脸,时而如针入髓,在这冰封的山,风雪可杀人。

    亚当狠狠的撕咬着手中生肉,血腥的涩口,让他感觉自己还是活的。

    “快一个月了,我还是没看到神山。”日夜的奔波,玛雅实在承受不住,速度也是慢了下来,回头看了眼从容的林子轩,神情有些诧异。

    她不欣赏林子轩,但承认他的天赋。

    至少,在她的认知中,神纹的罕见,是北荒州近千个部落的无存,是连在那中州圣地的圣源部中,唯有圣子才具有的印记。

    因为,那是神灵的认可,是从神灵体内分离出的一丝本源。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天上的星宿,是神灵所化,他们占星卜卦,借用的也是神灵之力。

    神纹之人,对整个占星族而言,都是无上的荣誉。

    但她却仰慕不起,从小到大的相处,使她清楚的知道,就算自己对他再好,终究还是比不上那个堇芸。

    思索片刻,她心绪渐渐平静,再次向前走去。

    “江尘,我感觉玛雅对你有意思,这一路上,她转身次数总共一百二十七次,每次,目光都会在你身上停留几秒钟。”拉铁眨了眨眼,目光露出狡黠。

    “别乱说,只是碰巧掠过罢了。”林子轩没有在意,他与对方从小玩耍,知道他的性格,喜欢八卦,喜欢絮叨。

    “江尘,你看,你是族公的孙子,天赋更是无双,玛雅对你有意,这很正常,若我是女人,我也会……”

    “停!!别说了,再说我就把从炼金部落带回来的铁器扔了,本来是想送你的,现在来看,也没这个必要了。”林子轩神色严肃起来。

    拉铁一怔,同样严肃,义正严辞的开口。

    “该死的女人,破坏你我兄弟二人的感情,红颜祸水,星神大人在上,你一定要好好惩罚一下她。”

    林子轩笑了起来,手中拿出一把黑色匕首,递给了拉铁。

    拉铁目光瞬间炽热,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双手抚摸着那把短刃,仔细地端详。

    “好东西,无论是打磨,还是淬火,都接近完美,这必定出自器术师之手!!”

    “这武器,连阿爸都锻造不出……而我又不知道何时能触及此等境界……”

    拉铁目中露出苦涩,轻轻地擦拭着飘落在上的雪花,凝视了许久,然后将它收进皮袋。

    “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遥远。”林子轩默默的看着,脑海中浮现出拉铁在自己小时候承诺的一幕幕。

    拉铁揉了揉鼻子,憨笑一声,抬头望着苍白的天空,目光慢慢变得坚定。

    风雪中,不知行走了多远,渐渐的,在他们前方,出现了一抹金芒。

    那金芒耀眼,如一抹朝霞映照在天穹,挥洒出的光辉,雪也随之融化,生命的复苏之意,越发强烈。

    众人更是加快了脚步,随着接近,金芒更加璀璨,沐浴之下,有种体内血液似要燃烧的错觉,仿佛踏入了火海之中。

    继续前进,一棵千丈大小的扶桑神树,映入林子轩的目中,可怕的冲击,让得他脑海一怔,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靠,十条火红色的巨大蜿蜒树干冲天,散出恐怖的气息,更有强烈的压迫感无形降临。

    若仅仅如此,倒也不会让林子轩震撼,那神树除了悬着的太阳之外,还搭建着一座座石筑屋舍,鳞次栉比,宛若一个大型部落!!

    “伊始部落,此族有惊天之力,奴役金乌,掌太阳神火。”

    “此族之强,很大程度,都是依靠部落里那位族公,据说其功参造化,可怕修为能比肩神灵。”

    拉铁站在林子轩的身旁,凝望着扶桑神树,郑重开口。

    林子轩眼睛一凝。

    拉铁的声音,继续传来。

    “只是,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族公曾说,占星族人修行至极境,身躯便是世界,茫茫众生都生活在他体内。”

    “不过,这样的存在不可能是真的,至少我是不信。”

    拉铁望了林子轩一眼,沉声开口。

    “走吧,这个时候,酋长应该在那里等我们进山了。”

    相邻推荐:我家古井通武林夜鸦主宰孤竹王网游之勇士黎明阳间巡游首富从地摊开始绝代军王终极小飞侠超级李白十年北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