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大医无疆 > 第769章 不想这样活
  • 第769章 不想这样活

    作品:《大医无疆

    第769章 不想这样活

    姬佳佳板着脸,今天本想整蛊一下师父,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脸都丢尽了,感觉自己变成了树仁的一个笑话。

    许纯良笑道:“生气了,玩不起就别玩啊。”

    姬佳佳道:“谁说我玩不起?”

    一群女生围了上来,一个个主动要添加许纯良的联系方式,这位老师不但帅而且还超有魅力,现在的女生都非常主动。

    姬佳佳撇了撇嘴,实在受不了这群嗲里嗲气卖弄风骚的女同学,赶紧去洗脸,这灰头土脸的样子的确没法见人。

    许纯良婉言谢绝了这群女生的要求,告诉她们学校有统一规定,如果她们想联系自己可以通过学校,好不容易才从女生的包围圈中突围出来。

    陈校长在教室外等着他呢,乐呵呵道:“许老师这堂课很成功啊。”

    许纯良道:“我是第一次,希望没辜负陈校长的期望。”

    陈校长道:“许老师的教学风格很有新意,有不少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许纯良暗笑,自己的风格他们可学不会。

    许纯良也不想在学校多耽搁,敷衍了几句,就准备离开,可还没离开校园呢,姬佳佳就从后面追赶了上来:“师父,你等等。”

    许纯良停下脚步:“有事放学再说,你赶紧回去上课。”

    姬佳佳道:“师父,我想跟你说件事。”

    许纯良点了点头。

    “我打算离开了。”

    许纯良愣了一下:“去哪里?”

    姬佳佳道:“去一个没人管我的地方。”

    许纯良能够理解,每个人都向往自由,姬佳佳的性格更是如此,她虽然回来继承了亿万家产,但是她同时也失去了自由,走到哪里都有保镖跟着,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换成谁也不会开心。

    许纯良道:“你还是留在国内比较安全啊。”

    姬佳佳道:“哪儿都是一样,至少我在国外没那么多人管我,没有那么多人利用我。我也知道花逐月是为我好,可是我不需要,如果拿生命和自由相比,我宁愿选择后者。”

    许纯良点了点头:“佳佳,任何的自由都是相对的,失去约束的自由本质上是放纵。”

    许纯良知道姬佳佳的刁蛮任性只是她的伪装,其实她拥有着比同龄人多得多的痛苦,父亲一声不吭就人间蒸发,公司暗潮涌动如果不是花逐月主持大局,她根本无力应对这样的局面。在别人的眼中她这么小就继承了那么多的家产,还是兰花门的门主,好像拥有了一切。

    可姬佳佳从未觉得自己拥有什么,她认为自己始终被一双无形的手推动着,任何事都由不得自己,她想博得别人的关注,想证明自己的存在,她不想这样活着,她一点都不快乐。

    姬佳佳道:“可不可以跟花逐月说一声,让她放过我好不好?”她的双眸中带着哀求之色,许纯良还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

    姬佳佳的去留还是由不得她自己做主的,她非常清楚,自己想离开,想自由必须花逐月点头,花逐月不会轻易放她离开的。

    许纯良伸出手,为姬佳佳拂去头顶残留的粉笔灰,笑道:“你安心上课,总之我答应你,会找她好好谈谈。”

    姬佳佳道:“师父,我活不久的,趁着我还能走得动,我想多走走,毕竟来过这个世界一趟,就算我不能为这个世界留下什么,可我想多看几眼。”

    许纯良点了点头:“我明白,但是你不要这么悲观,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什么渐冻症别人没办法,我有办法,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好好练功,我保你一辈子健健康康的。”

    姬佳佳道:“人在这世上生存的意义不是时间,而在于你的活法。”

    许纯良笑道:“你今儿是怎么了?给我上起课来了?”

    姬佳佳道:“我可不敢,我看过一本书,人距离死亡越近,看这个世界越通透,我本来就不是个正常人,师父,谢谢您能够容忍我那么久。”

    许纯良道:“就快忍无可忍了。”

    “我相信你,花逐月应该最听你的话。”

    许纯良心说未必,花逐月应该最听姬步遥的话才对,许纯良始终认为花逐月应该清楚姬步遥的下落,姬步遥也不是真正选择人间蒸发,他只是选择躲在了黑暗的角落,默默观察着这个世界。

    他相信姬步遥早晚都会现身,虎毒不食子,姬步遥也不会加害他自己的女儿,姬佳佳现在的一切并非花逐月安排,应该是姬步遥的授意。

    许纯良并不想过多卷入兰花门的内部事务,可既然认了姬佳佳这个徒弟,也答应过要治好她的渐冻症,许纯良就不会食言。

    许纯良返回宾馆的途中,叶清雅给他发来了消息,问他今天上课是否顺利。

    许纯良告诉她一切都非常圆满,学生满意,校长也非常满意,临走之前,陈云升还握着自己的手,希望自己多去几趟呢,他可一点都没夸张。

    叶清雅此时已经回到了东州,昨天从渡云寺回去之后,她想了一个晚上,还是决定回去,就算和乔如龙离婚,也要等他出院恢复健康之后。

    一天没有离婚,她仍然是乔如龙的妻子,应当尽一个妻子的义务。

    叶清雅这次回来已经将一切考虑清楚,婆婆王思齐虽然对她的不辞而别有些想法,但是当面也不好明说,只是告诉叶清雅,乔如龙现在状况很好,如果想去探望,可以换上隔离衣进入病房。

    叶清雅没有去乔如龙身边探望的打算,就算隔着玻璃看他也只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

    他们夫妻之间并没有太深的感情,结婚五年聚少离多,乔如龙的这场车祸摧垮了他们之间的最后的信任,也斩断了叶清雅所有的牵绊。

    乔如龙看到窗外的叶清雅,他向叶清雅露出一个笑容,他留意到叶清雅昨天没有出现,人非常奇怪,他没出事的时候,哪怕是几个月见不到叶清雅,也不会想起她但是昨天仅有一天没有见到叶清雅,他就想起了她,还针对这件事询问了母亲。

    从母亲那里得知叶清雅已经返京,乔如龙听到这一消息第一反应就是不妙,他怀疑叶清雅已经查到了他和齐爽的关系,别看他一直躺在病房里,他始终留意外面的动静。

    乔如龙向叶清雅招了招手,他的意思是让叶清雅进来,有些话他想当面跟她说。

    叶清雅摇了摇头,她并不想进去,他们夫妻之间还是保持点距离最好。

    乔如龙拿起了手机,其实昨天他就想给叶清雅打电话,询问她为什么要回去。

    叶清雅虽然不想和乔如龙谈话,可还是勉为其难地接通了电话。

    “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医生说我恢复得很好。”

    “恭喜你!”

    乔如龙愣了一下,叶清雅的话透着陌生,他们不像是夫妻在交谈,而像是两个陌生人,乔如龙越发认定叶清雅应当是有所发现了。

    “清雅,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我打算认赵飞扬的儿子当干儿子,你觉得怎么样?”

    叶清雅道:“你自己决定就好。”

    叶清雅当然清楚乔如龙为何要这么做,她有些奇怪,乔如龙是怎么知道赵飞扬的妻子捐了心脏给他?刚刚产生这个想法,就觉得自己没必要操心这种事,这本来也不是什么秘密。

    乔如龙察觉到叶清雅的冷澹,试探道:“那你就是孩子的干妈了。”

    叶清雅道:“我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乔如龙点了点头,两人隔着玻璃彼此对望着,过了好一会儿,乔如龙道:“清雅,咱们离婚吧。”

    叶清雅道:“好好养病。”

    乔如龙道:“我是认真的,我辜负了你。”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按下了窗帘的遥控,彻底隔断了叶清雅的视线。

    乔如龙躺了下去,他想得最多的并不是叶清雅的感受,而是因为自己的车祸带给乔家的影响,他意识到齐爽的事情应该瞒不住了,叶清雅就算现在不说,等他身体恢复之后,面临的第一件事可能就是离婚。

    爷爷这次的仓促回京应当也和自己的事情有关,乔如龙暗暗自责,自己给爷爷添了太大的麻烦。

    他认为自己应该给爷爷打个电话,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乔如龙很想找个人说说话,可到了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的朋友。

    拿起手机,无意中翻到了赵飞扬的电话,他打了个电话过去。

    赵飞扬接到乔如龙的电话也非常诧异:“乔先生,您有什么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乔如龙道:“我很好,就是想问问,你……我干儿子怎么样了?”

    赵飞扬道:“很好,我就在他身边,你等等,我开视频给你看看。”

    赵飞扬切换到视频通话。

    乔如龙望着手机屏幕中那瘦瘦小小的孩子,忽然感觉一阵心痛,他舒了口气:“好可爱的孩子。”

    赵飞扬道:“他很坚强。”

    乔如龙道:“他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的这句话更像是一个承诺。

    相邻推荐:超神模拟,我有无数世界洪荒模拟,我为九彩元鹿开局满级爆射,梅西求我入阿根廷废土,一键提取,开局永久不死buff大乾执剑人我读杂书成阳神聊斋剑仙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天才医生斗罗世界的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