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室温超导

作品:《把女上司拉进红颜群,我被曝光了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顾雨晴想秀准男友,易阳冰却被恶心坏了。

刚才夏龙驹说完,言外之意谁都听得出来,易阳冰的表情都僵在脸上了。

夏龙驹看不起他这种纨绔子弟,这让易阳冰很不爽,火又没处发。

他看了眼顾雨晴,阴阳怪气地说:“眼光高?怕是不见得吧?”

顾雨晴眉头微蹙,道:“你什么意思?”

易阳冰转过头,没打算当场跟她开撕,只是说:“我没什么意思。”

众人已经走到大宅邸的门口,这场成年礼的主角,也乖巧地走过来。

“夏伯伯好。”

看到顾澄曦,夏龙驹脸上浮现出笑意,说道:“原来澄曦侄女不知不觉也长这么大了。”

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盛装打扮的顾澄曦,夏龙驹又道:

“好,孩子也长开了,越来越漂亮,但还是没我女儿漂亮。”

顾宗言终于忍不了这个女儿奴了,诅咒道:“女大十八变,小时候长得漂亮,长大了未必就漂亮。”

夏龙驹微微皱眉,他还真有点担忧这事,转头问顾雨晴道:“你小时候漂亮不?”

顾雨晴犹豫了会儿道:“还行吧。”

“漂亮。”蔡振益一旁马上说道。

“哦。”夏龙驹这下放心了。

顾宗言看了一眼蔡振益,脸上表情带笑。

他都是这个年纪的人了,蔡振益这种反应,他还能不明白吗?

看来这家伙还是喜欢自己女儿的。

夏龙驹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顾澄曦道:“侄女收好,夏伯伯不会挑礼物,只能送你这个了。”

顾澄曦接过红包,红包摸起来触感硬硬的,卡片状,从红包口看进去,里面闪烁着暗澹黑金色,一眼就知道不得了。

“谢谢夏伯伯。”顾澄曦连忙再次鞠躬,模样甚是乖巧。

夏龙驹出乎意料地又转向顾雨晴,道:“大侄女,你成年礼的时候,也没请我,我也没送过你什么东西,今天就一并补上了,免得你觉得我这个伯伯偏心。”

说罢,他又递给顾雨晴一个一模一样的红包。

这让顾雨晴大感意外,甚至有点难以置信。

她充满感激地接下红包,对夏龙驹由衷地说了声谢谢。

钱不钱的对她来说,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她意外的是,今天这个日子居然还有人能记得她。

顾宗言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顾澄曦的成年大操大办,她18岁生日的时候,都是自己拉着小姐妹一起过的。

别说红包,家里甚至都没过问。

老朋友这番一碗水端平的举动,倒让顾宗言有点理亏,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

他瞪了顾雨晴一眼。他觉得顾雨晴不该收这个红包,但是却不好意思开口让她推辞,只得希望顾雨晴自己把红包还回去。

但顾雨晴现在有了夏龙驹撑腰,却一点都不惯着他了,当场瞪了回去。

夏龙驹捶了捶腿,说:“有没有清静的地方可以坐坐?我今天开会站了一天,腿麻了。”

顾澄曦连忙道:“江天后把一楼的客厅也借给我们了,我们可以去那边坐坐。”

顾宗言这个损友一旁趁机嘲笑:“以前你一站一天都没事,现在老了不行了?对了,开什么会啊你还站着?”

一行人一边往屋里走,夏龙驹一边说:“现在不比年轻的时候了。”

进屋后,两个长辈坐下了,其他人却都不敢坐,只有顾雨晴潇洒地在一旁的单人沙发躺下。

顾宗言旧话重提,又道:“你是开什么会啊?你这种级别都不能坐?”

夏龙驹笑道:“啊,不是在会场排排坐,说些大话空话的会,准确地说,是一边参观,一边开会。”

“参观什么?”顾宗言好奇道。

“实验室!”夏龙驹说。

他顿了顿,目光扫视了一遍在场所有人,似乎在评估这些听众的资质,最终笑了笑,道:

“很快,你们就能看到相关新闻了。我们国内的一项尖端科技,获得了重大突破。”

“什么突破?什么尖端科技?哪方面?”顾宗言马上一连声问道。

顾宗言来劲了,商人的敏锐嗅觉,让他对于这种消息特别敏感。

和夏龙驹当朋友就是有这么些好处,他经常能从他那里,获得一些第一手的信息,这些信息往往能让他正确判断市场的风向。

夏龙驹虽然不会给他提供敏感信息或者能具象化的帮助,但光是从他口中有意无意漏的信息,再加上顾宗言的分析能力,都足以在商场上制胜。

当然,顾宗言也知道,这位老朋友原则性极强,真正不能泄露的秘密,是不可能告诉自己的。

甚至有些信息是夏龙驹故意泄露给他的。对于夏龙驹代表的组织来说,顾宗言这种商人也算本分可控,至少也值得信赖。

让他来接触第一手信息,总比其他人要好。双方都是各取所需。

今天好像也是这么个情况,只是从心态上看,今天夏龙驹的心情,明显更好。

夏龙驹说:“今天我看到的东西,有的是能说的,有的是不能说的,不要指望我说些不能说的,而能说的,大概再过两天,你们也能在新闻上看到。”

说完,他笑着问顾宗言:“你还听吗?”

顾宗言道:“听啊!你快说啊!急死我了!”

逗完了顾宗言,夏龙驹才得意洋洋地说:

“先说结论,今天我看的这项技术,会极大的,改变我们整个国家接下来五年的计划,会改变一切,会改变整个世界的局势。”

顾宗言凝神道:“有这么夸张吗?”

夏龙驹不是一个喜欢说大话的人,以前他可从来说得这么夸张过。

他甚至举重若轻,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反而说的轻描澹写,听他说话,要学会从无声处听惊雷。

这么来看,能被他这么形容的事情,就真的很逆天了。

“可控核聚变研究出来了?光刻机技术突破了?纳米技术又有新进展了?”

顾宗言一连问了三个他认为最有可能发生突破重量级科技。

听到这会儿,就算是不学无术的易阳冰,都知道这番谈话含金量非凡了。

站在身后的易阳冰和蔡振益,都紧张了起来,竖起耳朵,生怕听漏了什么。

张伟强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站在这里,这种级别的谈话,他担心自己听了出去会被灭口。

只有易阳冰的那个女伴十八线女明星大波浪,有点茫然无措,她的文化水平决定了她不太明白刚才那几个词的意思。

顾宗言说完,夏龙驹连连摇头,说:

“你说的这几个,确实很重量级了,但是,我建议你不妨再大胆一些。”

“再大胆一些……”顾宗言茫然了。

这几个技术他觉得已经很大胆了,再大胆还能怎样?

“找到外星人的飞船了?”顾宗言问道。

夏龙驹哈哈大笑。

“老同学啊,你可真幽默。”夏龙驹笑道,“真找到外星人,我会在这儿说?”

夏龙驹倒是实诚,没说找没找到,只说不会说,顾宗言也笑了。

夏龙驹敛容继续道:“你们知不知道,室温超导?”

“室温超导?”

在场的人,除了张伟强理工科出身沾点边,都没有接触过这个方面,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过。

只有顾雨晴皱起眉头,感觉这个词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在哪里呢?

张伟强战战兢兢地说:“我知道一点。”

夏龙驹看了一眼他,倒是很和善道:“你说。”

张伟强如同小时候上课被老师点名,紧张兮兮地道:

“超导是在极低温状态下,导体的电阻消失的一种现象吧?我只是接触过,了解得不是很深。”

“你说的已经很专业了。”夏龙驹点头。

顾宗言有点茫然。

他能起家做这么大,智商给了他很大优势,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

但光张伟强说的这个定义,他听不出来哪里够级别跟可控核聚变、纳米技术、光刻机等等技术叫板了。

夏龙驹道:“我一开始也不懂这玩意儿有什么意义,不就是没电阻吗?但是后来我了解到的一项知识,让我意识到这个技术有多么了不起。”

“你们知道输电线的损耗有多大吗?”夏龙驹说,“今年,我们全国发电量,是7万5千亿千瓦时,而仅在给企业供电线路上的损耗,你们知道是多少?”

“多少?”顾宗言问。

“三千七百亿千瓦时!”夏龙驹说,“这还是只计算了企业用电的损耗,企业用电大多都是高压区,损耗率不大,民用电的损耗率更大!”

“10千伏的高压输电线,平均每公里都要损耗1.5千瓦时的电量,这些,都是因为电阻引起的电力损耗。”夏龙驹说。

“我国是个发展不均衡的国家,资源分布不均衡,北方多煤炭,南方多水利,同时,经济发展也不均衡,东部沿海地区,用电量占全国60%,所需要的能源却大多依赖输送。”

顿了顿,夏龙驹继续道:“你们可以想想,在把电力从西边运到东边,这个过程中,得损耗多少电力啊?”

蔡振益点头道:“哦,也就是说,如果电阻消失,就不用损耗这些电量了,是这个意思吧?”

“对。”

夏龙驹说完,喝了口水,接着又道:“但这,只是这项技术最微不足道的用途。”

“嗯?”

夏龙驹接着说:“电阻降为0,这意味着,所有的电器都不会再发热。这意味着,长距离输电不需要使用交流电,可以直接使用直流电,不再需要转变电。”

接着,他压低声音,道:“同样意味着,在超导体中可以实现量子计算机,也同样意味着,可控核聚变的关键约束消失了。”

“可控核聚变??怎么还是扯到可控核聚变上了?”顾宗言道。

夏龙驹很享受这个老同学一头雾水的模样,慢悠悠道:

“现在可控核聚变的技术难点,就是转化率低,启动热核电站所需要的能量,比产出量还高,但是有了超导体,热核聚变的启动能量能降低到当前的10%以下,这样一来,可控的核聚变进行商用,就解决了一个大难点了。”

这一连串名词,把在场的人都给砸晕了,别说顾宗言没听懂,连张伟强也没听懂。

“总而言之,要是有了这个技术,一切都会变,会巨变!”夏龙驹一挥手,“直接再次进行工业革命,一切产业从零开始打造!”

顾宗言作为一个商人,对这种话既喜又怕,接着道:

“那既然之前就研究出来这个什么超导,为什么不早用呢?”

“问题关键点就在于,刚才他说的,‘在极低温状态下’,这几个字的前提。”夏龙驹说,“你不可能给长距离输电线再安一台冰箱吧?”

顾宗言道:“那你刚才说……”

“所以我说的是室温超导,”夏龙驹说,“就是说,在平常的温度下,也可以实现超导。”

张伟强忽然激动起来:“室温超导突破了吗?”

“突破了。”夏龙驹低头喝茶,“我今天就是去那个实验室看了,可把我给累死了。”

笨的人还在思考这背后的含义,聪明的人已经开始动手了。

顾雨晴掏出了手机,开始选股票。

她也没听太懂,一知半解,但反正她只是个炒股的,没必要那么懂。

超导是吧?超导版块,买就完事了!

顾宗言皱眉还在消化刚才老同学给的信息,夏龙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其实这事,再过几天,成果就会向全世界公开,全世界都会知道,你提前掌握这个消息,就提前布局实业吧。”

顾宗言一愣。这些年实体产业越来越不好赚,他的企业也一直是在去实向需,搞金融之类的。

听夏龙驹的这话,似乎是想敲打他?

顾宗言道:“咱们掌握了这个技术,为什么要公开?自己关起门,先把这个技术掌握了不好吗?”

夏龙驹含湖道:“自家消化?这种突破性的技术,哪怕是我们国家,也是消化不了的,必须要全球一起来。而且……”

他最终没有将“而且”什么说出口。因为这就涉及到不能说的了。

当然,他说的这个理由,也不尽不实。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说到这里,夏龙驹指了指顾雨晴,道:

“之前之所以感叹年轻人了不得,就是因为,这回突破这个技术的技术专家,年纪跟你差不多,也是年纪轻轻。”

顾雨晴笑道:“都是人,差别可大了,我除了吃,也没别的什么特长了。”

相邻推荐:彩色收集系统英雄无敌之狂野发育锦色田园:殿下会劈柴老大接班人劈柴十年之后,我举世无敌了重筑2005通天教主异界纵横我在诸天搜集金手指我在诸天有角色谍影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