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次元 > 永别了,木叶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日足与宁次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日足与宁次

    作品:《永别了,木叶

    而他父亲在笼中鸟下痛苦打滚的画面,也是他内心最深处的阴影。

    自从那天起,他才明白,自己是分家,而雏田是宗家。性命什么都掌握在宗家的手中,永远都无法摆脱。

    即便自己的父亲,是族长的亲兄弟,但是他们之间也已经有了厚厚的膈膜了。

    曾经喜爱需要守护的妹妹,在他的眼中最终也是成为了大小姐,而不是一位妹妹。

    而如今,对方为了救雏田,竟然将自己的笼中鸟解封,用来换取对方。

    宁次真的想要笑,但是他却发现,自己的眼角,在不断的流出泪水,而内心是那么的痛。

    痛,太痛了!

    这就是日向一族,这就是分家的命运,无法挣脱,无法逃离,只是饲养在牢笼内精致的鸟雀,生来拥有翅膀却无法自由的飞翔。

    抓着胸口,宁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默默流泪,不由得觉得可笑。

    身为男人,居然就这样如此忍不住,不过还好,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男人的哭泣,是不能留给别人的,只能自己默默品尝那份苦涩,默默的一个人承受。

    擦去那不争气的泪水,宁次再次抬起头,目光中已然只有坚定。

    既然自己摆脱了那份囚牢,那么自己就应该去努力,而不是在这里哀叹。

    自己还没有死,只是要被交换到对方手中,既然对方看中自己的天赋,那就更加努力吧!

    宁次回想起那天夜晚,对方所说的话,无论对方是想要他的眼睛,还是想要他这个人,这份天赋。

    一切都源于自己能够强大,如果不能强大,没有用,那么无论是谁对于自己都不会有任何需求,而自己也会被抛弃。

    实力,此是根本!

    宁次很早就明白这一点,所以非常的努力,提升着自己的实力。

    换上纯白的练功服,朝着院落中走去,那里早已经满是伤痕的木桩,就是他每日捶打下的结果。

    风风雨雨下,这里已经不知道换过第几次了,而如今还是会继续下去。

    握紧绑着绷带的拳头,宁次明白,自己的努力还是不够,无法媲美小李。

    唰!

    拳头挥出,空气发出摩擦的声音,宁次挥舞着拳头与汗水,不断在训练着自己。

    随着一套柔拳打完,口中微微喘息,身体已经全部熟络开来,感受着体内涌动的查克拉。

    宁次闭上眼睛,体内的查克拉在汇聚,朝着双眼汇聚而去。

    “白眼,开!”

    勐然睁开眼睛,附近的经脉骤然暴起,突然的狰狞,就是日向一族开启白眼的特征。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视野出现在宁次眼中,曾经因为笼中鸟而有着缺陷的白眼,如今彻底解放。

    感受着四周的查克拉视野,宁次再次摆出姿势,这次不同于热身的柔拳,这次是使用出查克拉,真正的柔拳招式。

    唰!

    呼啸声响起,挥舞的拳头迅捷有力,一招一式,都刚中带柔,拳风呼啸,席卷着院内落叶。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带起的落叶,盘旋在身侧,宁次缓缓闭上眼睛,不再用白眼,而是尝试着沉浸在自己世界中。

    漆黑的世界,太极盘旋在宁次内心之中,逐渐从体内扩散而出,一拳拳打出自己所想所念,宣泄而出,让内心逐渐空灵。

    随着一套拳法再次打完,宁次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平静。

    啪啪啪!

    掌声从一侧响起,院落门口处,开完族内会议的日足,此刻来到了这里。

    看着院落内,因为宁次练功而形成的太极图桉,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他没想到,宁次竟然天赋如此之高,如果不是绳树提及,他还未能发现。

    原本的他,因为日差的死亡,其实很关注宁次,不过因为宁次的恭敬与隔阂。

    最终放弃了经常关注,只是默默的了解着宁次的消息,不再去打扰他。

    而自己也不会因为每次看见宁次,就想起日差,让内心的愧疚反复鞭打自己。

    如此才明白,宁次的真正天赋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而不是纸面上那些优秀可以言喻的。

    这一刻,日足感受到了自己决定的正确性,也认真的看向宁次,开口道:“休息一下,我们聊一聊。”

    宁次还想问日足站在那里多久了,话到嘴边听见这句话后,便咽了回去,改口道:“嗯!”

    简简单单的收拾一下后,宁次端上茶水,放在了两人面,最后入座。

    日足看着四周,眼中闪过一丝回忆,看着颇为整洁的房间,只是微微沉默。

    看着茶水中飘浮的茶叶,最终缓缓开口道:“你在恨我吧!”

    宁次心中一顿,沉声道:“不敢!”

    这让日足有些内心苦涩,喃喃道:“是不敢吗?”

    宁次继续沉默不语,既然自己对于他还有用处,就不会做出什么。

    日足微微叹了口气,开口道:“关于这件事,我是故意的,正好以此为借口解除你的笼中鸟。”

    宁次微微一怔,目光中透露出意外与疑惑,这似乎跟他想象中的并不一样。

    日足并没有理会宁次的反应,而是继续道:“而置换这件事情,不会成功。”

    宁次一愣,不由得道:“不会成功?是指……”

    是对方不会成功,这边成功营救出雏田吗?

    而日足则缓缓道:“是我们不会成功,到时候你与雏田都会被对方带走。”

    宁次:“???”

    竟然是这种不成功,但这是为何?为何要如此,将他也送向对方?

    等等,借口,笼中鸟的接触……

    宁次抬头看着面前这位族长,这位本应该称呼为大伯的男人,这一刻跟他想象中的印象完全颠覆了。

    日足看出了他的不理解,平静道:“你很不理解是吧,不过这也对,毕竟在你的眼中,我是应该被仇恨的对象。”

    “害了你的父亲,还若无其事,明明应该能够救下他,最少能够争取不会牺牲的。”

    宁次默然,对方的话,说中了他的内心,这一刻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日足道:“这是你父亲留下的信,看了他你应该就会明白一点了。”

    “今天来见你,就是趁着这次机会与你说清楚,还有将你父亲的信留给你。”

    相邻推荐:抽取技能,探索地牢就算是克苏鲁也无法阻止我捡垃圾诸界大劫主我家可能有位大佬我,敕封万物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我家娘子是女帝诡异降临:我成了一名医生从黑科技到超级工程我的大小姐老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