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在超凡世界中,是存在鄙视链的。

一般表现为,法师看不起只会莽的骑士,骑士看不起没有马的战士,战士看不起躲躲藏藏的盗贼,盗贼看不起脆皮法师。

这种鄙视链放在超能力上,就是切割、分解这种概念类看不起因果、命运这种特质类,特质类看不起喷火吐水的元素类,元素类看不起舞刀弄枪的强化类。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而有关于时间的超凡能力,无论是时间变速还是时光倒流,又或者是单纯的时间暂停,这些大部分都被归类于第二梯队的特质类。

君不见八部JOJO里有四个最终BOSS都是时间型替身,如果连第七部《飙马野郎》里,大总统凉透了以后从平行世界拉过来当守关boss的Dio也算上,那就是五个了。

由此可见时间能力的霸道程度。

也不枉费时间停止系列和电车催眠系列一起并称为岛国三大最受欢迎系列。

Dio的The World,极限转态下可以停止时间9秒,空条承太郎的白金之星在全盛时期可以停止5秒,而奥丁比他们都要强。

毕竟是超越龙王的战斗力,怎么也不能在续航方面输给吸血鬼和普通人。

在北欧神话中,众神之王奥丁掌握时间的权柄,其原型就是奥丁的言灵·时停。

日耳曼人在见识过了这等奇迹般地力量之后,将它写进了神话之中。

如果说,混血种编写的言灵序列表最后一位的121号言灵·神谕是白王的专属言灵,那么言灵·时停,就是奥丁的专属。

至于黑王尼德霍格的专属言灵……

不好意思,世界上的言灵远远不止序列表中的121个,混血种连奥丁的时停都没探索出来,还想知道黑王的言灵?

想屁吃。

言灵·时停,发动之后可以停止领域内的时间,最大领域范围和最长停止时间视奥丁的体力决定,不过这种言灵的消耗过大,以奥丁的实力,最多在一个地铁站的范围内坚持十五分钟。

不过这也足够了。

有这么一个bug级别的言灵,奥丁就算对上黑王也有一战之力。

更不用说现在他面对的只不过一个龙王之耻,一个智障,一个半残,一个混血蝼蚁和一个真正的蝼蚁。

有一说一,就这么一群小卡拉米,奥丁都嫌这言灵·时停用的浪费。

这是真正的「神」的力量,一群老弱病残又怎么能反抗?

拿什么反抗?

一直在几分钟之前,奥丁都还是这么想的。

直到那个一直在他预料之外的凡人轻轻动了一下。

奥丁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眼花了。

言灵·时停的领悟中,连空气都不会流动,重力也会停滞,怎么可能会有人还在动?

但是龙王怎么可能眼花?

黄金童又不是摆设!

那答桉已经很明显了。

那个人类,那个凡人,那个连血统都没有的蝼蚁,他确实动了!

昆古尼尔悬停在半空中,枪头对准顾北,只待奥丁解除时停之后的一瞬间,它就会变成一支离弦的箭,穿透顾北的心脏。

但是奥丁却停住了。

斯来普尼尔四条腿迈进了离开的空间通道中,另外四条腿停在尼伯龙根里,正焦躁不安用马蹄点动着地面。

作为一只体内流淌着龙血的混血动物,斯来普尼尔很明显的感觉到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正在苏醒。

马背上的奥丁定定地看着顾北,他确信这家伙动了,这次他没有眼花,这家伙绝对动了!

在凝固的时间里,这个凡人违背常理地动了起来!

虽然被铁面遮盖住了面部,但金色独眼中依旧流露出一丝像是见了鬼的情绪。

这么描述好像不太对,毕竟龙王不怕鬼。

应该说,像是看到了死去的黑王正在攻击自己的老家。

恐怖地一批。

在奥丁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顾北嘴唇张开,吐出三个字钻进了奥丁的耳朵里。

或者说,在停滞的时光中,只有奥丁可以听到这三个字:

“乱……金……柝!”

紧接着,少年的身体像是从照片上跳出来一样,从死一样的静止变得活灵活现起来。

白火从顾北身上涌向奥丁,围绕在白火之外,是一层微不可查的闪闪金光。

南方火,主侵略,南明离火!

西方金,主杀伐,太乙金气!

一白一金气势汹汹飞向奥丁,而在其后,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顾北。

险,太险了。

如果不是在奥丁发动之前,术士的感应让顾北敏锐察觉到有些不对,下意识地拨动了四盘,怕是也没法从时停中脱离出来。

如果无法脱离时停,那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有生命危险。

顾北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想的,反正下意识就将奇门四盘拨动到了很少用的乱金柝。

没想到瞎猫碰上死耗子,巧了。

乱金柝并不是单纯的时间加速或者减速,如果只是变快或者变慢,那么在面对时停的时候依旧不会有什么反抗之力。

乱金柝的原理,是将目标从当前时间剥离出来,短暂性的进入另外一条独立的时间线中,通过操作两条时间线的速率来达成加快或者减慢。

具体效果视使用者与目标的实力差距而定,如果差距过大,那么乱金柝就无法很好的运行。

详情参考王也老天师。

目标角色对于当前世界的权重也是需要参考的一环。

所以,顾北用乱金柝影响奥丁是不现实的。

但是,离谱就离谱在,顾北鬼使神差地把乱金柝用在了自己身上。

这导致在奥丁时停之后,顾北强行从当前时间线脱离出来,进入了一条正常运行的独立时间线。

这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不过也不是纯粹的运气好,只能说A级直感yyds,难怪棉被王战无不胜。

顾北站在原地看着南明离火和太乙金气冲向奥丁。

奥丁不躲不闪,他也没有必要躲闪。

他解除了言灵。

时间重新流动,周围的景色就像是重新上色的老照片一样动了起来。

楚子航和夏弥在一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那像电钻一样的龙卷风没有被挡住,而是轰了一个龙,重重砸在了一旁的隧道上,空间破碎,尼伯龙根又多出来一个大口子。

没有击中?!

原本八足神马和奥丁所在的位置,现在空空如也。

奥丁去哪了?

一人一龙心念电转,却没有诺顿反应很快。

诺顿除了实力不俗,在龙王里算得上数一数二。

虽然现在因为老唐的存在,实力受到限制,但并不代表诺顿本龙就不会打架了。

开玩笑,真当「最凶暴的龙王」这个绰号是白叫的吗?

抛开硬实力不谈,诺顿的战斗经验和直觉也强的一批。

在时停解除的一瞬间,夏弥和楚子航还在确定攻击有没有击中的时候,诺顿连想到没想,顺着感觉朝着一个方向丢出了君焰。

那个方向,正是奥丁所在。

君焰,南明离火,太乙金气。

三道攻击飞速而至,不过奥丁不慌不忙,凝聚出一道空气障壁,挡住从侧面飞来的君焰,而面前的南明离火和太乙金气,他连看都没看。

原本悬停在半空中的昆古尼尔发射出无数道赤红色的闪电,赤红闪电电射而出,只是转瞬之间就冲破了路径上的两个阻碍,南明离火散成了满天火雨,太乙金气被撞飞,在尼伯龙根的四周割裂出一道道空间裂缝。

而昆古尼尔,已经落回到了奥丁手中。

事已成定局,奥丁扯动缰绳,斯来普尼尔载着奥丁走进空间通道中,转眼就消失不见。

虽然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类,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时夏弥和楚子航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但就算一人一龙再加上奥丁一起上,也没有足够的实力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奥丁离开。

无数赤色闪电来到近前,顾北童孔微缩,用力抓了一下身下的芬里尔,还没搞清楚情况的智障龙王吃痛,身子向一旁偏了一下。

顾北也顺着方向歪了歪身子。

无数赤红色的电光齐齐飞射而至,然后穿透了顾北的身体。

昆古尼尔是命运之矛,只要投出就必定会击中目标。

说起来挺玄乎,但说到底,不过是因为言灵·圣裁。

而言灵这种东西,就算是神级,很少有涉及命运层面的力量。

言灵·圣裁,效果和言灵·时停一样简单直接,就是必中。

所以顾北从一开始就没想着躲开。

因为注定是躲不开的。

不过这里面有一个空子可以钻。

言灵·圣裁的效果描述很有意思:可以使投掷出的物品必定击中目标。

这个效果就像是让你面对手里拿着枪的野比大雄。

可以说,有这个效果在,那使用圣裁发出的攻击基本上就不存在被躲避的可能性。

无论是快到极限的时间零,还是绝对防御的金刚界,都不可能躲开或者挡住圣裁的攻击。

但有一点需要注意。

圣裁的效果是「必中」而非「必死」。

很多混血种不知道圣裁,所以一开始面对圣裁就会慌了神,认为被击中就一定会死,但其实这是一个思维误区。

野比大雄拿上手枪弹无虚发,但是这个小学生可从来没杀过人。

圣裁也是一样的。

理论上说,被攻击的人完全可以用非致命的身体部位硬抗一发圣裁,这样就达成了「被击中」和「存活」的双面需求。

完美化解的圣裁的攻击。

这里就有很多人问了,如果对方瞄准的是心脏或者头,那该怎么躲?

这里就涉及到圣裁的瞄准判定原理,就是「目之所及」。

也就是说,能被看到才能被圣裁锁定。

对面瞄不瞄头这个只能靠运气,但是心脏……

你告诉我怎么看肉眼看到心脏?透视吗?

有那技能为啥用来打打杀杀,去大众浴室不好吗?

真的是。

顾北扯动身体,用右半边身体硬吃了几发圣裁击发出来的红色闪电,整个右肺被彻底烧焦,胸腔深可见骨。

不过这对于六库仙贼大成的顾北只是小意思,只要补充够,分分钟恢复如初。

现在更重要的是:“这鳖孙居然跑了……”

顾北捂着胸口,像是没事人一样发出对奥丁的强烈声讨。

临阵脱逃,一点龙王的排面都没有!

奥丁:……尼玛!

芬里尔降落在夏弥面前,顾北从龙背上一跃而下,楚子航凑了过来问道:“没事吧?”

顾北揉了揉胸口的伤,狰狞的伤口已经有肉芽开始生长了,六库仙贼的效果确实流批。

他想摆手,却发现手中还提着定方,装定方的手提箱也不知道去哪了,只能摇了摇头:“没事,小伤。”

楚子航看了他一眼:“没问你。”

然后又转头看向夏弥。

这个时候老唐也走了过来,或许是因为没留下奥丁感觉脸上无光,也可能是单纯地不待见顾北,战斗一结束,诺顿就回到识海里去了,接手身体的老唐感觉身体空虚,双腿发软,一步一摇地来到顾北面前:“没事吧?”

明明不是单身狗却吃了一肚子狗粮的顾北横了他一眼:“你问我?”

老唐吃了一个眼刀,百思不得其解:“不……不然呢?”

这里除了你,也没别人受伤啊。

顾北呵呵一声,不说话了。

夏弥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应楚子航,只是默默把龙翼收起来,向前两步来到芬里尔脚边,伸手摸了摸巨龙的大粗腿,说道:“你早就知道。”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夏弥早就知道楚子航知道自己是龙王,但是二人之间非常默契地心照不宣,现在这份默契被打破,遮挡在中间的轻纱被揭开,一人一龙都以最坦诚的样子面对对方。

现在夏弥问出这个问题,不是想得到答桉,答桉她早就知晓,她只是想听到这句话从楚子航的口中说出来。

要么说女人心海底针。

女人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之一,而女龙有过之无不及。

顾北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瓜,顺手递给了老唐一半,看着芬里尔一脸渴望,又掏出来半块递给他。

四次元菊花虚空藏瓜术。

楚子航点了点头:“嗯。”

夏弥低声道:“我是龙,是龙王。”

楚子航:“……”

夏弥:“你怎么不说话?”

楚子航:“……”

夏弥:“我明白了。”

顾北:“你明白啥了你就明白了?学妹,师兄他晕倒了。”

夏弥:“……啊?”

老唐:“别闹了,快送医院!”

芬里尔:“可以出去玩了吗?!”

相邻推荐:洪荒:我为红云,天命成圣444号医院支教五年,大明成了日不落帝国一人镇守孤城,于人世间无敌秦时明月之阴阳八奇技魔神乐园美神是世界的瑰宝,不准独占[希腊神话]希腊:飞升纪元这个精神病人太强了我的天使女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