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次元 > 我在东京女校当教师 > 第三百零五章 平川哲文开始尝试着面对
  • 第三百零五章 平川哲文开始尝试着面对

    作品:《我在东京女校当教师

    好一个对三个女生说全都要。

    望着叶月礼弥平川哲文有些无奈了,叹了一口气后,决定先忽略她把自己加上了这件事情。

    他开始思考叶月礼弥所说的。

    嗯……怎么说呢……

    过了片刻之后,平川哲文有些尴尬的开口。

    “就算是按你说的,全都要……”

    还有些不太适应。

    和别人一本正经地讨论这种无耻的“全都要”的想法,实在是有些奇怪。

    不过,其实再仔细想想的话,反正对象是叶月礼弥,这名少女还有什么事情是不知道的呢?

    他催眠能力的事情,他身为教师却喜欢上了学生的事情……

    平川哲文稳定了思绪,开始继续往下说:

    “但是,这样子的话,久田怎么办?”

    “我放弃不了筱原是没错……可是——”

    话语之间,平川哲文又纠结了起来。

    “接受筱原的存在,同样是对久田的伤害吧?她凭什么要接受自己的男友有另外的女生呢?”

    “反过来,对于筱原来说也是一样的吧?”

    “谁又会甘心自己喜欢的人,心里面还有另一个人?”

    “……”

    “好像说的也是。”叶月礼弥好像被说服了。

    “就是这样啊,所以——”

    平川哲文还打算继续说下去,不过,却立刻被叶月礼弥打断了。

    叶月礼弥盯着他。

    “所以,你还是放弃她们两个人,专心包养我一个就好了。”

    “……什么?”平川哲文怀疑他听错了。

    叶月礼弥又很正经地复述了一遍:“你说得没错啊,怎么会有人甘心自己喜欢的人,心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呢?”

    “所以,你还是放弃她们两个人吧,你有我已经够了。”

    “……”

    “……”

    餐桌边,因为叶月礼弥这句话安静了好一阵子,直到平川哲文反应过来——

    他看着叶月礼弥一副认真的样子,许久后苦笑起来。

    “叶月,已经很乱了,你别添乱了。”

    “我怎么添乱了?”叶月礼弥不满意在这个评价,“我觉得你说得很对,凭什么我就要接受那两个人?”

    “……”面对这样的叶月礼弥,平川哲文不知道说什么,沉默了。

    叶月礼弥看着平川哲文这个样子,片刻后倒是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吧,那不说这个——说回这件事情——你看看你,又开始纠结了。”

    “怎么可能不纠结?”

    “那我说实话——”叶月礼弥忽然说,“明明现在,事情全都发生了。并且,你心里面的确也已经放不下那两个人了。”

    “结果呢?”

    “你还在这里犹犹豫豫,纠结着,【唉呀,虽然我放不下筱原是事实,但是,我不能全都要,我不能伤害久田,这样不符合我的准则】——”

    “心里面是一个想法,嘴上又是另一个想法。”

    “喂,你不觉得,你这样有点无耻、让人讨厌吗?”

    “……”

    叶月礼弥的话有些重,让平川哲文又一次无话可说——最主要的是,他反驳不了。

    心里面想着两个人都放不下——两个人都放不下,直白一点,不就是想全都要吗?

    可是呢?

    他又一副没有全都要的样子,说觉得这么做太荒唐,这么做不符合什么什么。

    用难听的说法,大概就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真的糟糕透了。

    平川哲文的脸色也越发难看起来。

    而叶月礼弥则是看着平川哲文,叹了一声气,接着说道。

    “所以啊,你真的还是干脆一点吧……要么就彻底拒绝筱原,找你的久田去。”

    “要么就接受现在这个事实,接受你自己已经放弃不了、想要全都要的事实,行动起来,不要再打着纠结的名义逃避了。”

    “可以吗?”

    “……”

    很显然,虽然叶月礼弥已经这么说了,但是这种事情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下定决心的。

    叶月礼弥看着脸色差劲、眉毛已经锁在一起,想着什么的平川哲文——

    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椅子脚摩擦着地面发出稍显刺耳的声响,惊醒了平川哲文,他抬起脑袋,看了一眼叶月礼弥。

    起身的少女,从座位离开了,来到了他身边。

    “……怎么了?”

    平川哲文仰着看着忽然来到了他身边的叶月礼弥。

    叶月礼弥的眼神直直地盯着他。

    “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叶月礼弥伸出了手,两只手,有些凉,捏住了平川哲文的两边脸颊。

    “你现在这副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的样子,真的一点魅力都没有,让人喜欢不起来。”

    “……”

    “你稍微打起精神,可以吗?”

    “你当初说你无所不能的气势呢?拿出来——那时候的你,可都狂妄到说着,就算催眠全日本也不是不可能了。”

    “结果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因为纠结这件事,脸色有多差?”

    “刚刚我推门进来看见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诶,是你的尸体闻到了我的味道来开门——”

    “嗯,没错,就算是尸体,你还是这么喜欢女高中生呢。都死掉了,在闻到我的味道后,还要打起精神来开门。”

    “……”

    都尸体了,还要“打起精神开门?”

    被叶月礼弥捏着脸,冰凉的手指,平川哲文的表情有些呆。

    叶月礼弥笑了一下,继续说。

    “总之,你的脸色真的就这么差,让我……”

    “稍微……”

    说着,叶月礼弥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撇过脸,不看平川哲文。

    “有点在意。”

    “你还记得你之前对我说的吗?肯定记得吧?那时候我可是在你怀里,所以你一定记得。”

    “那时候你对我说——”

    “我知道你的难过,能理解你的痛苦,看见你因为这些糟糕的事情伤心、崩溃、想跳下去的时候,我会心疼你,我会想要拉住你,会想要站在你身边帮助你。”

    “现在,我把这句话也对你说一遍。”

    停顿了一下,叶月礼弥终于正过了脸,捏着平川哲文脸的手,也放松了。

    她正视着眼前这名迷茫之人的眼睛,轻声地说。

    “我知道你的想法,理解你的心情,看见你因为现在这些事情纠结、难过、做不出决定的时候,我姑且……也会心疼你的。”

    “你有你曾经身为一名教师的骄傲,而现在,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和学生、和筱原之间的事情,让你接受不了。”

    “特别是,你对自己的标准高于一般人,所以当这样的标准被破坏的时候,你比一般人也更加难以接受。”

    “你不想承认自己是一个糟糕的人,一个辜负了自己曾经期待的人。”

    “也因此你纠结不已。”

    “我知道的。”

    “但是啊,现实已经发生了,你这样的纠结,既是在伤害着另外两个人,也是在伤害你自己吧?”

    “不太想看到你这个样子。”

    “振作一点吧,早点下定决心。”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喜欢你以前洒脱的样子。”

    “……”

    “……”

    随着叶月礼弥最后一句话音落下,平川哲文的家里面陷入不短时间的安静,仅仅只有楼上,有一两声猫叫声传来,又很快重回寂静。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静谧的气息,脸颊边捏着他的冰凉的手指,还有眼前,这名少女。

    可爱的、鼓起勇气努力不让自己害羞的面容,以及要隐藏在了齐整的刘海下的注视着他的眼神,耳边鼓励着他的软软糯糯的声音。

    他还真是罪孽深重。

    “喂喂喂——”

    终于,叶月礼弥还是忍不住了。

    她松开了手,扭过脸盯着别处的地板。

    “怎么样?来自你这名变态最喜欢的女高中生的安慰,有没有高兴一点?”

    “……”

    该怎么说呢?

    平川哲文总觉得有太多话想说,堵住了。

    许久,他才开口。语气有些复杂。

    “叶月。”

    “干嘛?”大概是害羞的缘故,这名傲娇的少女语气有些差……不过软软糯糯的果然还是很好听。

    “那你呢?”

    “我什么?”

    “……”

    平川哲文觉得他接下来说的话有些……显得他像人渣,不过还是说吧。

    就像叶月礼弥说的,发生了这些事情之后,他该学会接受现实了——他已经不是那个可以问心无愧地说着自己是个正直的教师这样的人了。

    “我和久田、筱原……那你呢?”

    “……”

    叶月礼弥还在抵着头盯着地板,声音有些小。

    “我不是说了吗?全都要的意思……当然包括我。”

    “……”

    又在平川哲文因为这句话,思来想去不知道怎么回应的时候,叶月礼弥又抬了起来——脸有点红。

    她对着他,语气很恶劣。

    “喂,你不会想说,丢下我吧?”

    “……”

    “都发生这种事情了,你要对我负责。”

    “……发生了什么事情?”平川哲文怔怔地问。

    “你包养我了。”叶月礼弥说,“已经被包养了,不能再找别人了——还是说,你觉得我可以拿着你的钱,去找别人?”

    “……”

    拿着他的钱去找别人……

    平川哲文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你看,果然吧,你就是放不下我。”看见平川哲文迟疑的表情叶月礼弥倒是得意起来。

    “我……”平川哲文语塞了一下,似乎又想要反驳。

    但是叶月礼弥,她这个时候,她弯下了身子,她贴近了平川哲文。

    她的脑袋枕在了他的肩上,抱住了他。

    叶月礼弥能够感觉到,这个时候,她怀中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接着,有些慌乱的,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似乎想要推开她。

    “不许推开我。”叶月礼弥很不满地喊道。

    “……”平川哲文的手犹豫了。

    “这还差不多。”叶月礼弥满意了,“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

    “什么问题?”平川哲文的手压在了他怀中的叶月礼弥肩膀上,有些无措。

    叶月礼弥趴在平川哲文的肩上,鼻尖埋进了他的脖颈,声音有些含湖。

    “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在什么时候都可以,有没有一点点?”

    “……”

    “……”

    “……”

    “快说,坦诚一点。”因为许久没有回复,叶月礼弥忍不住催促了一声。

    “……”

    平川哲文又纠结起来。

    他有吗?

    “大概……有吧。”

    “……”

    “什么时候?”叶月礼弥刚才还有些忐忑的情绪,显而易见的高兴起来。

    “……可能是在宇治川边的时候,有一点点。”

    “我就说,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叶月礼弥语气中带着小得意,抱紧了平川哲文,“我这么可爱。”

    “但是……”

    “不许但是。”平川哲文明显有话想说,放在她肩膀上的手,似乎也要推开她了,但是叶月礼弥不想听。

    “你要是不对我负责的话,你不会觉得,我还会喜欢上别人吧?”

    “发生了这些事情,你把我从天台上拉了下来,那时候,你还趁机摸了我的胸。”

    “喂……”

    好像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让平川哲文忍不住要打断了。

    只是叶月礼弥不搭理他,继续往下说。

    “还记得最后我们分开的时候,我问你的吗——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你?”

    “……”

    “没有理由,不是吗?你救了我,站在我的身边帮助我……我自己都觉得我没有理由不喜欢你。”

    “叶月……”

    “至于——你想说,你现在的事情,对吗?”

    没能得到平川哲文肯定的声音,但没关系,叶月礼弥知道平川哲文想说什么。

    “没关系。”叶月礼弥说,“我不介意的。”

    “我和她们两个人不一样。”

    “她们一个觉得自己才是先来的,一个觉得自己已经和你在一起了……不允许你还有别人。”

    “但我又不一样……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先来的,也没和你在一起。”

    “我不介意你还有别人……毕竟你是包养我嘛。”

    “哪有被包养的人还可以说什么的……”

    “当然啦。”叶月礼弥的语气更加轻快起来。

    “你要是觉得那两个人没什么好的,不管她们了,要只和我在一起,也可以的。”

    “我喜欢你。”

    “喜欢。”

    “……”

    “……”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平川哲文坐在椅子上,抱着叶月礼弥,他的心乱了,他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相邻推荐:韩国娱乐圈见闻录掌控时光之龙遮天:从太阳之体开始完美之九叶遮天白日梦我模拟修仙:开局具现克苏鲁我的黑科技游戏具现了不分手就会死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我和崇祯成了合伙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