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盖世人王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爬过来得永生!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爬过来得永生!

    作品:《盖世人王

    钧天不由得伤感,这位最明亮的白衣少年就这样随风而逝,他似乎永远都不可能回归了。

    “我热爱我的宇宙……”钧天低语,审视着体内的种子,总觉得继承了某种使命。

    甚至他都怀疑,少年与神经病?他们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人,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

    或许吧,他早就殒落了,唯一念念不忘的种子,现在找到了继承者,就这样灿烂笑着远走了。

    钧天有些迷惘,他努力去思考,却想不起来白衣少年到底是谁……

    钧天只能拼命存想他的姿态,储藏在精神识海里面。

    他也很清楚,因为白衣少年的消失,种子回归原始状态,影响他命数的残存物消失了,钧天的命数回归正常属性!

    或许,司空天如果还活着,继续推算钧天的人生历程?观望永恒母海,就没有白衣少年留下的任何足迹。

    “什么是命运?什么是轮回,什么又是真正的永生不灭?”

    钧天遐想无限,望着少年神经病背负破烂长‎​​‎​‏‎‏​‎‏​‏‏‏刀远走的身影,他沿着时间长河,背影越发的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没错,他也从钧天的命运线上消失掉,没有回归头,不清楚最终要去什么地方。

    至于钧天更像是一颗生机磅礴的起源种子,背负着未知的使命,沉默在原地。

    钧天观想着体内的种子,蕴藏着浩瀚无垠的规则脉络,都是他的春元纪篇章,充满各类起源火光。

    看到这些他清楚,春元纪文明极致爆发,如同化作了文明巨人,又好似起源长河,未来可以更好引领另外三条文明属性成长。

    “魂归来兮……”

    倏地,奇异的吟唱声传来,让钧天一阵皮骨发寒。

    他的皇胄女仆还未曾死去?

    显然是皇胄经历了寒冬纪变化,后来因为钧天的文明属性之变,未曾在寒冬纪彻底死亡。

    她残破的元神,刹那间极致焚烧起来,将招魂曲运行到了极限,与本体建立了感应。

    肉身如同驿站,在招魂曲的感知中,皇胄残破的元神好似船儿横渡宇宙深空!

    “唰!”

    趁着钧天审视自身的文明道路,皇胄的残魂冲出这片文明世界,就这样回归精神识海。

    钧天吃了一惊,火堆经文真够可怕的,可以无视各类空间秩序,顷刻间可以可以回归到主体,无论如何都要搞到手。

    但在这一刻开始,不灭山之巅,皇胄枯寂在原地的肉身,刹那间蔓延出惊天之怒,焚世之怒,震碎了天地万物!

    冥冥中,也有着凄厉到极点的吼声传出!

    皇胄心肺都要炸开,寒冬纪的经历填满精神识海,她怒极而狂!

    “啊……”

    皇胄难以忍受,浑身发抖,她竟然犹如小女奴,跪着爬到钧天面前,还未着寸缕,甚至认钧天为主。

    若非因为精神内核存在皇族文明,恐怕她已经被彻底奴役了!

    “快看……”

    死寂沉沉的山脚区域,各路起源者纷纷震惊疯吼。

    钧天与皇胄枯寂有些时间了,现如今皇胄突然间觉

    醒,蔓延出的怒意让苍穹炸开,喷射出无尽的血雨与闪电。

    “轰隆!”

    皇胄洁白如玉的莲足耸立在山巅,精神面貌无比残暴,没有曾经的冷艳,高贵,迷人,奴役一切的绝世风采。

    这张让人都要沉沦的魅惑面孔在扭曲,不过她的元神残破的极致严重,战斗力已经不复巅峰时代。

    ”可恶!”她低吼着恨不得屠灭整个第三战场泄愤。

    “啊那是……”

    “快看!”

    “霸哥……牛逼!”

    妖天他们震撼大叫,情绪高涨,热血沸腾。

    钧天紧跟着拔地而起,体内蔓延出无与伦比的能量狂潮,汹涌起伏着,文明火光亿万重铺展开来,重塑残破苍穹。

    举世强者都呆滞在原地,夏钧天竟然还活着?竟然原地诈尸了!

    甚至他的文明道路更为鼎盛了,在苍茫瑞霞中腾空,在浩瀚潮汐中觉醒,犹如文明之主,起源主宰,高悬九天!

    即便是在皇胄散发的皇族文明之‎​​‎​‏‎‏​‎‏​‏‏‏下,钧天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辉。

    满世界的起源者大脑有些空白,认为钧天极致伟岸,如同驻足在他们的生命源头,立身在他们的起源道路尽头。

    “霸哥,好像极致辉煌了?”

    妖天喃喃自语,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间文明潜质大爆发,浩荡出的万道光芒,犹如亿万起源文明挥洒出来,欲要引领众生崛起。

    “感受到某种无比温馨的波动,是夏钧天带给我的,怎么觉得成了我义父?”

    雷元儿呆呆开口,看起来有些娇憨,她很快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为何生出这类错觉出来?我可是有父亲的!

    但是皇胄状态让人生疑,为何如此恼怒,失控,刚才到底经历了什么?

    “镇杀……”

    皇胄怒目圆睁,再无曾经的雍容尊贵,打出皇天图,轰击而出如海的禁忌狂潮,淹没了钧天所在的区域。

    “轰隆!”

    海量的禁忌狂潮在喷射,似跨越了亿载时空,遮天蔽日,带动着永镇世人灵魂的威慑力。

    世人心颤,只觉得皇胄疯魔了,打出巅峰一击欲要粉碎钧天。

    “皇胄殿下,所向睥睨,神威盖世!”

    “杀,什么夏钧天,什么霸哥,不过是烂西瓜,不值一提!”

    “皇胄,我伟大的女主,我愿送上永恒的寿元为您填补一日寿元,让我跪拜在您的石榴裙下亲吻您的莲足吧。”

    皇胄大片的信徒,一脸狂热跪拜在地上,高呼皇胄女神统驭万界,法力至高,称尊九天十地。

    纵然钧天突然间战力暴涨,但是以现在皇胄散发出的惊世战力,也让囚道他们心头发紧,总觉得钧天要没了。

    “咚……”

    忽然间,一股可怕的力量在溅射,震动九天!

    钧天朦胧的身影在缓慢挥拳,带动着九天惊雷之音,万物复苏之力,震动了茫茫战场大地。

    “剑开纪元!”

    钧天祭出春元纪,拳印宏伟,壮阔,凝聚而成鼎盛文明之光。

    纵然禁忌道路未曾完全

    成真,但是这一击带动着种子的伟力,凝聚而成无穷剑芒。

    “轰!”

    各类刺目剑光沸腾起来,冲烂了大片禁忌洪涛,轰杀向皇胄的精神识海。

    严格上来说,钧天和皇胄依旧存在差距,主要还是境界问题。

    但是皇胄的元神残破了,现在面临这等拳印的轰杀,精神识海不稳,光溜溜的元神体颤抖着,神觉开始大幅度降低。

    她如同变成了聋子,瞎子,失去战场掌控权。

    “什么?那是……”

    在皇胄信徒惊怒的目光中,钧天这一拳轰在皇胄身躯上,金色甲胄出现破裂,身躯轰鸣着,弯成了虾米。

    “噗……”

    皇胄忍不住咳血,横飞出去,大口咳血。

    她面目狰狞的犹如美丽的恶兽,满腔的愤怒难以发泄,披散的发丝乱舞,恨不得生吞了钧天。

    世人震撼的是,皇胄突然间犹如纸老虎?

    分明威势压盖了钧天,但是她犹如失去了一双心灵法眼,就这样‎​​‎​‏‎‏​‎‏​‏‏‏被击中。

    “看看,绝壁是本气运之王压制住了皇胄的运道!”裂坤昂着大脑壳,骑着轮椅,傲慢开口。

    钧天冷酷进攻,在皇胄暗沉的精神视觉中,难以捕捉到钧天的进攻轨迹。

    “混账至极!”

    皇胄的元神遭遇如此沉重的伤痕,等于被废掉了臂膀,纵然以大法力展开镇压,但是也挡不住钧天暴涨的文明道路。

    “我的仆人,任何要反抗你的主上!”

    钧天姿态狂野,犹如仙魔附体,强硬的进攻冲击的皇胄花枝乱颤,莲足蹬蹬后退,口鼻持续流血。

    对于钧天的话语皇胄更加难以忍受,体内蔓延出磅礴如海的皇道龙气,贯穿到了穹顶,凝聚而成了皇道仙龙。

    真仙级的力量在爆发,这等恐怖的打击力足以轰碎万敌,震慑众生。

    毕竟是不灭境十一重天的规则力量,钧天看起来暗沉了。

    只不过,钧天体内蔓延出的万物光辉,状若禁忌世界盘踞在种子内,刹那间抵住了压盖而来的巨龙!

    世人震撼,这是什么样的伟力?抵住了堪比真仙序列的无上镇压手段?

    种子荡漾着浩大的起源流光,促使着钧天的春元纪更为真实与恐怖,形成了无穷的禁忌道则,演绎成为剑光!

    纵然未曾撕裂皇道真龙,但钧天刹那间移形换位,改变进攻角度,演绎斩天道,打出刀光匹练,接连横击皇胄的身躯。

    纵然皇胄法力震世,残破的元神让她极难扑捉钧天的运行轨迹,接连被震动,甲胄破裂,身躯染血。

    “女仆,你没有机会了,反抗主人可没有好下场。”

    钧天无比强硬进攻,刀光慑人,巨大无比,撕裂长空,斩爆永恒,满世界都是恐怖的混沌光在轰落!

    世人发呆,皇胄被刀光淹没了,纵然还能发威,但接连被震伤。

    斩天道已经被催动到极致,划出各类恐怖痕迹,动辄撕裂她的身心,猛烈无穷!

    “爬过来,还能得永生。”钧天冷漠的话语传来,在刀光世界沸腾,话语茫茫显得无尽。

    相邻推荐:从昭和开始的奥特之旅奥特曼之从断角狂魔开始我在奥特编造剧本奥特纪元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杀破狼拜见教主大人我,黑暗巨人!善心大起进化成了光之巨人异世界的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