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黑雾之王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为筑基去外海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为筑基去外海

    作品:《黑雾之王

    神仙儿忐忑不安。

    购买《幽鬼遁法》时,那该死的、为什么还没死的、可能明天就会死的、就算明天不死早晚也会死的法术店掌柜,只说这门法术最难的是需要厉鬼,其他都是一些简单的、是个人都会的步骤。

    确实简单,但也吓人!

    哪有把死人纸钱烧成灰,做成枕头的?

    神仙儿躺在床上,明确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清晰地感知到心脏撞击胸腔的动静。

    遭遇筑基期之后,她翻阅《幽鬼遁法》,从那时起就在为今天安慰自己,事到临头,还是害怕得睡不着。

    【教你一个小小的技巧,】李长昼语带笑意,想起同样怕鬼的李浅夏,【紧张的时候使用腹式呼吸,留心自己的丹田,不去在意心跳】

    “咕噜~”神仙儿吞了一口口水。

    她按照神明大人说的去做。

    慢慢的,剧烈的心跳似乎消失了,她依旧紧张,但丹田如同大海,紧张这头之前耀武扬威的大鲨鱼,在海里再怎么张牙舞爪,也翻不起风浪。

    心跳是安抚住了,可依旧过了许久,她才终于睡去。

    睡梦中,神仙儿白皙如玉的花容月貌,越来越苍白。

    一丝丝黑色气体,从塞了纸钱灰的枕头中升腾,被她吸收,又在她身体上方形成一朵诡异的灰云。

    当黑气减少,直至彻底断绝后,神仙儿的脸色又逐渐恢复红润。

    至此,《幽鬼遁法》彻底修成。

    .......无法猜测《幽鬼遁法》创造者的精神状态,可能是尸骨基因这样的死灵变态?

    清晨,神仙儿醒来,睁眼看见灰云。

    “成了!”她面露喜色。

    面板上,显示——幽鬼遁法(入门:1/100)。

    遁法也分‘入门、小成、大成’。

    简单拿自行车做比喻——

    入门,相当于刚拆掉辅助轮的小孩水平;

    小成,是全副武装、趴在自行车上减少风阻、参加世界顶级赛事的职业选手水平——自行车速度能达到时速100公里,比一些高速上的汽车还快;

    至于大成......地狱山耐力赛中,别人辛苦摇车,大成者直接踩着自行车凌空飞行。

    这就是为什么水中月对‘大成’感到不可思议的原因,好比五块钱买来的假货四驱车,真能旋风冲锋。

    ‘大成’的非人级别,等同于拿死人纸钱做枕头。

    神仙儿坐起身,按照玉简记载,完成最后的收尾。

    她掐咒念诀,声音缥缈,措辞流利顺畅。

    “祭炼之后,灵机寂然,不可执着,一切种种,悉从我出。”

    “幽魂之躯,无实形髓。”

    “幽冥境界,只在我一念转移间。”

    “......”

    足足念了十二分钟,才将祭文念完。

    “吾之言行,幽鬼视为法度,不可轻乎。”

    “收!”

    灰云翻涌,伴随一声隐约的女鬼尖叫,窜入神仙儿脚下影子中。

    神仙儿松了一口气。

    修炼法术十分耗费精力,尤其是高级法术,不说别的,光是最后的祭文,想要一字不落地全背下来,就需要许多时间。

    时间是有限的,对于修仙来说同样如此,提升境界才最重要。

    一阶八级的《幽鬼遁法》,综合精力、机缘、财力等等因素,数百年都未必有一个练成的炼气期修士。

    神仙儿练成了。

    法术新成,自然心痒难耐,就像刚买的镯子怎么能不往手腕上套一套。

    她双手捏法诀,心念一动。

    灰云从脚下冲起,将她完全裹住。

    呼!

    滚滚灰云,悬浮在空中,又一个勐子,钻出仙儿洞,窜出三姐妹坊市,在湖水中快速飞行。

    灰云绕着石柱,盘旋而上,冲出望月湖。

    神仙儿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想着能不能站在万里高空的云层之上。

    轰!

    灰云拔地而起,直冲云霄,远远看去,如一道灰色利箭。

    可最终,还是没能抵达云层。

    越是靠近云层,罡风越勐,灰云被吹得要四散而去。

    神仙儿不敢冒险。

    她还是炼气期,没了灰云,怕是要活活摔死在湖面上。

    在天空兜了一圈,才心满意足地返回三姐妹坊市。

    法阵是新的,厉鬼已经不能直接闯入,可《幽鬼遁法》可以。

    如果练成玉简记载中的《幽鬼遁法》最高境界,甚至可以带着神仙儿,直接穿过石墙。

    至于大成,神仙儿无法想象会是什么境界。

    灰云在床上一个盘旋,神仙儿身形浮现,盘坐其上,像是从来没离开过。

    “......加一点吧。”迟疑片刻,她自语道。

    入门级的《幽鬼遁法》,施展起来需要法印,灵力消耗也巨大,不是《月来水天》,炼气九层的灵力都持续不了多久。

    伴随一点点数的消失,无数记忆涌上心头。

    持之以恒的参悟,仿佛用漫长岁月打磨一面铜镜一般修炼《幽鬼遁法》。

    走遍千坟万墓,看遍一切恶鬼、厉鬼飘荡的姿态。

    终有一日,灰云几乎与她融为一体。

    【姓名:神仙儿】

    【境界:炼气九层(99/100)】

    【功法:月来水天】

    【法术:云雨术(小成:1/100)、盾牌术(大成)、幽鬼遁法(小成:1/100)】

    【才艺:符箓-一阶(大成)】

    【避水符(大成)、驱使符(大成)、传音符(大成)、水弹符(大成)、冰箭符(大成)、剑盾符(大成)、重水符(大成)、水鲨符(大成)、止血符(大成)、探知符(大成)、轻身符(大成)、金光符(大成)、火灵符(大成)、雷音符(大成)、霹雳符(小成:79/100)】(半年里学了一些新符箓)

    【神通:进阶奖励】

    【点数:2】

    感受小成幽鬼遁法的强大,神仙儿又想着是否‘大成’。

    “算了,接下来只要找到水气与月华,就能进入筑基期,把点数留给筑基期法术更好。”

    不是一般的水气和月华。

    水气,要母水的水气;

    月华,当月亮如同一只犀牛角,也就是弦月之时,从“犀牛角”滴落的月华。

    一样地宝,一件天材,都是七大宗把持的资源。

    散修要想得到,只有三个途径。

    一,给七大宗干活,护持阵法,或炼丹、画符、炼器、培养灵宠,都可以——要么干数十年的累活,要么做一些价值高的技术活;

    二,拍卖会——在七大宗的拍卖场,偶尔会出现母水气与犀牛月华,但价格极为高昂;

    三,自己去外湖寻找——外湖是高阶水兽的地盘,风险不必多说。

    “神明大人,您觉得我该怎么做?”神仙儿问。

    【所谓天才,只需要在日常中事事挑战自己,多修炼一个周天,多看一卷书,多画一张符】

    “我明白了!”

    神仙儿吃下一粒回灵丹,灵力恢复后,起身走出仙儿洞。

    小月洞、女尼洞的阵法光壁,依旧如城墙大门一般合拢关闭。

    她心里想,自己去外海寻找筑基灵气,不会暴露神明大人,既然这样,小月与妮子跟着去,一旦有危险,神明大人不会出手救人,不如自己一个人去。

    一张传音符从储物袋中飞出。

    她手捏符箓,留言:“小月、妮子,我去外海寻找筑基机缘,有神明大人庇佑,不会有危险,勿念。”

    传音符飞向任务石碑。

    两人出关后,自然会看见。

    正要走,水月洞的阵法光壁忽然消失,水中月走出来。

    一身白衣,气质绝尘,犹如坠落凡间的仙子。

    “水前辈。”神仙儿抱拳行礼。

    水中月点头,问:“你要去外海?”

    她听见了神仙儿的留言。

    “是,我已经炼气九层,修炼的《月来水天》,需要母水气与犀牛月华。”

    “我随你同去。”

    神仙儿一喜,再次稽首:“多谢前辈,有前辈同行,仙儿我安全不少。”

    水中月素白的手心轻托,一股沛然灵力将神仙儿的行礼打断。

    “不用客气,你我都是天选之人,太阴前辈与神明前辈又是旧相识,你我自然要互帮互助,而且我去外海也有任务。”

    “任务?”

    “太阴前辈的任务,杀死一只金丹期的水妖。”

    神仙儿不善言辞,只乖乖的“哦”了一声。

    但嫦娥有话说。

    ‘说“旧相识”,不过是千年前有一面之缘,最近才多说了几句话,我和他不熟。’

    ‘你好歹也是仙子,她们说话你也斤斤计较?’李长昼忍不住道。

    ‘不知道陛下哪条天规规定仙子不能斤斤计较?’

    李长昼当即就想说:‘......回头我就去立。’,但这样好像什么欢喜冤家、打情骂俏,就闭口不言。

    “神明大人,我觉得这次是您不对。”神仙儿说。

    ‘嗯?’

    “既然太阴前辈是仙子,仙子自然要洁身自好,注重名声,不是‘旧相识’就不是‘旧相识’,一定要说清楚的。”

    ‘......你个小神仙在教本天帝做事?’

    神仙儿嘿嘿不好意思的一笑。

    ‘不错。’嫦娥赞赏有加,‘仙儿,我也给你一个任务,这次能杀一只筑基期,我给你比玄月月华(犀牛月华)更好的月华。’

    “多谢太阴仙子前辈!”神仙儿高兴得再次稽首。

    这次水中月没有阻止,毕竟不是对她行礼。

    ‘呵呵。’至高无上的天帝、黑雾之王、主冷笑,‘水中月,你杀一头金丹期,我给你奖励,直接将一门法术提升至大成。’

    “多谢天帝前辈!”水中月也朝神仙儿行礼。

    她是修炼狂魔,放在游戏里便是肝帝,对npc发布的任务当然是来之不拒,何况还是李长昼这样的高级npc的任务。

    水中月换下白衣——白衣太具有标志性了,又用最近刚学的易容法术易容——最近坊市已经不允许戴面纱。

    两人结伴出行。

    一个端坐踩水莲台,一个灰云滚滚,灵力波动在湖面撕裂出两条浅浅的沟壑。

    想去外海,当然不可能这么直接去。

    一些丹药、备用法器、飞行法器等补给需要购买。

    “去外海可以搭乘猎妖船,只需50块灵石便能获得乘船资格,避免一些小麻烦。”水中月给神仙儿传授经验。

    “小麻烦?”

    “不开眼的劫修,只知道吃的水妖,等等。”

    小半个时辰便看见湖鸣坊的码头。

    散了遁法,换成普通法术。

    进了坊市,卖了符箓,得了灵石。

    卖储物袋,连带着自己的那一方也卖了,再添200灵石,换了一个五方的。

    买丹药,补充灵气的、治疗伤势的、解毒的等等;

    水王莲在徐妮那儿,又买了一艘独木船法器,可以借助水气,在湖面上飞行;

    买符纸、符墨,想到或许能在外湖成为筑基期,又买了二阶符箓需要的符皮、符墨。

    买书,一堆书,有符箓、有筑基心得、有游历见闻、有话本;

    得到一则消息——之前修炼《幽鬼遁法》只去了凡人城镇,一名金丹期修士,被青月宗派来,调查之前一名筑基女修莫名消失的事情。

    不同寻常。

    区区一名筑基期,还是在以冒险猎妖为生的湖鸣坊,死了便死了,换了平时,青月宗问都不会问。

    这种消息,知道了都嫌浪费宗门档桉玉简。

    但这次不但调查,竟然还派下金丹大修士,是人都能看出不同寻常。

    不敢逗留,两人多花了一些灵石,当天登上一艘名为‘沧浪’的猎妖船。

    猎妖船不大,长不过百米,有三层阵法,足以噼波斩浪,短暂抵抗金丹期水妖。

    船员大多是炼气期。

    船长是筑基后期,三位副船长,一名筑基中期,两名初期。

    一正三副,只有一名筑基初期是男性。

    在望月湖,水气与月华灵气为主的地界,女性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船速极快,没有遭遇任何劫修和水妖袭击,一连走了半日。

    “快到绿宝石色珊瑚礁了,都打起精神来!”一名女副船长,站在桅杆上喝道。

    “是!”炼气期修士们如同水手般怒吼。

    甲板上。

    “绿宝石珊瑚礁?”神仙儿疑惑道。

    “这都不知道?”边上一位和神仙儿差不多大的少女开口,“绿宝石珊瑚礁,是青月宗与望月湖的边界线,过了珊瑚礁,便走出青月宗的护宗大阵,护宗大阵外,就是外湖。”

    十六七岁的少女瞅了一眼神仙儿。

    见她花容月貌,还穿着极品法袍,便有些嫉妒,忍不住讽刺:“这都不知道,还来外湖,早晚喂水妖。”

    “依依!”正与另外三人交流的一名中年男子听见,忍不住喝了一声。

    他将少女拉到身后,对两人抱拳道:“对不起,小女刁蛮,多有得罪,在下一定好好管教!”

    “没事没事。”神仙儿连连摆手。

    中年男子歉意地笑了一下,回头拉走愤愤不平的少女。

    清风徐来,神仙儿“听见”他对少女低声说:“依依,这次出海与你娘汇合,半点差错不能出,你少惹麻烦。”

    “我哪惹麻烦了,我是好心提醒她。”少女依依狡辩道。

    “真的好心提醒?”

    “真的!”

    中年男子叹气,他对女儿是舍不得发脾气。

    只能无奈道:“好,算是好心提醒,那好心提醒以后也别做了,最好不要与人交流,明白吗?”

    “哦。”依依也知道见好就收。

    神仙儿心里忍不住想起自己的父母。

    她对王家村几乎没有记忆,关于村子、关于泥土,只有青月坊的梯田。

    “要小心,”水中月轻声道,“有许多水妖会埋伏在内湖与外湖的交界处,人族修士肉质鲜美,灵力充沛;为了出海,储物袋中携带的丹药、法器也是宝贝。”

    神仙儿收回思绪,嗯了一声。

    她望向外湖。

    此时正好是黄昏。

    夕光穿过天边云层,辉煌的金红色铺满天际;

    湖面浪花层层叠叠,直到目力难以抵达的远方。

    浪尖被夕阳染色,像是在抛金子,又像是带着冷光的刀尖。

    相邻推荐:蒸汽时代的神我的女友是丧尸我的女友是idol从看到经验条开始牧场闲情人在东京,专业男友半妖养仙途随身带着一扇门惊醒之后梦魇侵袭:我变成了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