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过河卒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地图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地图

    作品:《过河卒

    齐玄素对于新大陆知之不多,因为道门的重心并不在那边。

    道门并不是一个向外扩张的帝国,它在本质上依旧延续了古中原的朝贡体系,婆罗洲也好,凤麟洲也罢,都是自古以来。这些小国不仅长期受到中原文明的熏陶,成为儒家体系的一部分,而且也有大量的中原人移居过去,是存在基础的。

    哪怕是出兵,同样是师出有名。比如东婆娑洲,是应邀出兵,帮助东婆娑洲诸国抵御西洋人。再比如凤麟洲,则是复仇,十世之仇犹可报。

    这也是道门为何发展为二元制结构,苇原国、大虞国、扶南国、爪哇国等国,并不是成为大玄的一部分,谈不上吞并,而是成为大玄的藩属国,他们的共同点是全都信奉道门,通过道门来整合为一个整体。

    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这就像一棵大树,大玄是主干,其余诸国是分枝,道门更像是树冠。无论主干还是分枝,都在树冠的笼罩之下,而树冠则是由枝干一起支撑起来。

    毫‎​​‎​‏‎‏​‎‏​‏‏‏无疑问,主干是根本,所以大玄才有下道门之称。

    对于新大陆,道门就没有过分举动了,毕竟道门不是西洋人。

    不过随着西洋人大肆侵占新大陆,道门提出了一个说法,帮助新大陆的原住民抵御外来侵略,使其早日获得独立自主。

    道门的主张很简单,说白了就是,新大陆不是道门的新大陆,也不是圣廷的新大陆,它是有主人的,要使其物归原主。

    圣廷自然是不同意的,可又不占理,于是扯出了一套经典的宗教理论。无非是这片土地是无上意志的恩赐之地,是天选之国,他们占据此地,是遵从了无上意志的教诲,是正义且合法的。至于那些原住民,则是信仰魔鬼的罪民,消灭他们,顺应天理。

    圣廷的信徒们相信无上意志与他们存在契约,并挑选他们领导世界上的其余国家。现在看来,道门是打不过的,暂时没办法领导,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

    这又引申出一个故事,金帐大汗曾召集了传教士询问此事,一名传教士回答确有此事,大汗问他们:“既然你们的神与你们约定好了,那你们为什么还不领导世界?”那名传教士回答说:“时机未到,尚无此等手段。”大汗暴怒说:“朕倒有此等手段。”然后便让人把传教士拖出去斩了。

    这里的思路是一样的,时机未到,尚无领导东方的手段,不过可以先领导新大陆。

    于是圣廷大肆鼓吹山巅之城云云,信徒们来到新大陆,是寻求救赎,他们的使命就是身体力行地超度旧世界。

    面对圣廷的步步紧逼,道门派出了当年的西道门扎根新大陆,通过西道门对新大陆的原住民进行帮助和支持。

    对于原住民土著来说,一个是抢占土地、大肆屠戮的强盗,一个是远在东方不断提供帮助的朋友,谁好谁坏一目了然。

    这些年来,在道门的大力支持下,新大陆的反抗可谓是风起云涌,经过近百年的战争,圣廷信徒和新大陆的原住民大概维持了南北对峙的

    局面。

    在圣廷的进攻下,位于新大陆北方的各城邦陆续灭亡,遗民们退往南部,与南方的原住民们结成同盟,使得新大陆南部成为原住民的大本营,各种不同文化在此地交融,在道门的居中调和之下,建立了一个新的帝国。在六十年的时间里,这个庞大的帝国完成了统一,其版图几乎涵盖了整个南部大陆。

    帝国被取名为“塔万廷”,这个帝国与道门并无统属关系,只能算是盟友。不过西道门在新大陆的影响力很大,间接起到了传道的作用。这并非道门的本意,不过道门也乐见其成,这大概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些原住民们的信仰并不坚定,或者说,并不狂热,他们可以容许多位神明的存在,所以在南大陆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奇异景象,你可以看到太上和无上共聚一堂。东方人也许不以为意,因为东方人也没少干,比如道观里摆佛像,见怪不怪。

    可西方人看到这一幕,必然会大为愤怒,涨红了脸,额‎​​‎​‏‎‏​‎‏​‏‏‏头上青筋条条绽出,接着便是些难懂的话,什么“异教徒”,什么“异端”,什么“烧死你们下地狱”之类,气氛就变得恐怖起来。

    地图上所标注的“帕依提提”,便是位于塔万廷帝国的境内。

    如果王教鹤想要逃到那个地方去,那也说得过去。一是天高皇帝远,鞭长莫及,二是对东方人相对友好。

    齐玄素仔细看了地图,想要记在脑子里,却发现在不曾去过的情况下,略微有点困难,容易遗漏一些细微细节,于是问小殷道:“你不是有根大毛笔吗?”

    小殷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本能有了几分警惕:“毛笔太大了,不能用来画地图。”

    齐玄素道:“我听说万象道宫最近要举办一个书法绘画的比赛,我打算给你报个名。”

    小殷想也不想就拒绝道:“我不会画画,也不会写字,跟狗爬一样,很丑的。”

    齐玄素道:“正因为丑,所以才让你去参加比赛,跟别人好好学学,那里都有专业的教习,我都打点好了,一对一补课。”

    齐玄素又语重心长道:“毕竟你以后也要干些正事,不能整天到晚除了吃就是玩,要是给人批字,像狗爬一样,像什么样子?绘画也是必须的,这可是道士基本功,画符的时候只要错了一笔,一张符就坏掉了,不能马虎。关于这件事,张次席也是同意的。”

    小殷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我不去,其实我的字写得很好,爷爷都夸过我的,画画也可以,山水不大行,画符够用了,不必学。”

    齐玄素故作将信将疑:“是吗?我的要求不高,不必你现场画符,这里有张地图,你比着这张地图画一下,要是能画得差不多,我就跟张次席说,不让你参加这个比赛了。”

    小殷想了想,拿出大毛笔,比着这张地图画了一张,不说一模一样,大概没什么差错。

    当然,这主要归功于小殷手中的“天马行空”,这件半仙物有着一定的修正功能,齐玄素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

    故意让小殷复制地图。

    齐玄素很满意,把那张仿制的地图收入囊中,又把原件放了回去。

    小殷眨了眨眼,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齐玄素不给小殷思考回味的时间,立刻转移话题:“过几天,我们就要回狮子城了,我打算给你买点礼物,我最近让陈剑仇打听了一下,有全套的《道德经》、《南华经》、《大洞真经》,精装版,而且还有专门的批注,适合启蒙,你要不要?”

    小殷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拒绝道:“我不要,我看到这些字就头……我早就会背了,不信我背给你听,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齐玄素抬手打断了她:“那好,不买这个。那就买点乐器吧,这些东西比较典雅,所谓琴棋书画,你说自己的书画没问题,我相信你,琴和棋总得选一样,我个人倾向于古筝,比较适合女子,你看那些仙子都是一身白衣,最好戴个面纱,然后弹琴,仙气飘飘的,多好。围棋也可以,整块玉雕‎​​‎​‏‎‏​‎‏​‏‏‏成的棋盘,玉做的棋子,让你用一辈子。你听过烂柯人的典故吗?斧头烂了棋盘都不烂,这就是玉的好处了。”

    小殷还是摇头道:“我的胳膊不够长,古筝太大了。围棋这种东西,太贵了。”

    小殷忽然变得善解人意起来:“老齐,我知道你也没有多少钱,玉做的围棋就算了,太贵,对你的名声也不好。”

    齐玄素很欣慰地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吾有三德,曰慈,曰俭,曰不敢为天下先,我们还是要牢记太上道祖的教诲。这样罢,两张戏票可以吗?”

    小殷点头道:“好的。”

    就这样,齐玄素用两张价值一百太平钱的戏票打发了小殷,白得一张帕依提提的地图。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很合算的买卖。

    这就像打牌,齐玄素掌握了虚空造牌的能力,小殷怎么打都是输。

    就在两人说话的工夫,一道惊鸿掠来,正是姜大真人。

    隔得老远,姜大真人就看到了王教鹤的无头尸体,心中不免生出感慨。

    齐玄素一拉小殷,向姜大真人行礼。

    姜大真人缓缓降下身形,明知故问道:“这就是王教鹤?”

    “是,王教鹤意图叛逃,我遵照道门指示,行使必要之手段,王教鹤已然伏诛。”齐玄素回答道,“我打算让安魂司的人来处理。”

    姜大真人点了点头:“也好。”

    齐玄素又取出王教鹤的须弥物和玉尺,交给姜大真人。

    姜大真人随意扫了一眼:“天渊,你处理得很好,你有功。不过接下来你还要再做好一件事,那就是南洋联合贸易公司的重组问题,你应该知道,如今道门的财政情况并不乐观,凤麟洲要收拾残局,新大陆那边还要输血,都是钱的问题。”

    “是。”齐玄素赶忙正色应下。

    姜大真人看了眼躲在齐玄素身后并紧紧抓着鹤氅的小殷,不由笑了一声:“小道友,你也有功,升三品幽逸道士指日可待。”

    相邻推荐:重生成反派总裁的猫狗[娱乐圈]我给反派当爸爸[娱乐圈]东京执教修真万万年我的房车在末日我只想安静的当个皇子兼职BOSS足球之我喝口水都能变强地上足球:C罗以为我去辅佐他足球:我巴萨替补,奖励最强中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