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 第408章 禁忌的智慧,是一种诅咒(两更!)
  • 第408章 禁忌的智慧,是一种诅咒(两更!)

    作品:《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易夏缭绕着无尽火光的眼眸,注视着眼前这个黑暗世界。

    他炽烈的气息,在世界的帷幕之上灼烧出无数刺目的火光。

    而在世界之中,一个渺小的身影正抬起头静静地凝视着他。

    在这样遥远的距离下,即便以对方的体型,也能够与易夏完成直接的对视。

    在那万千讯息的结合之中,易夏不难找出这个并未加以掩饰的存在。

    易夏原本以为,对方会是一个诸如“黑暗阵营点子王”般的角色。

    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并非只是如此。

    在对方的身上,易夏能够感受到某种未知的概念。

    有些类似于神性,却并没有那样纯粹。

    还同时交织了许多,在易夏看来可能不那么适宜于血肉生命的要素。

    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对方知晓了易夏会要找他。

    坦然地面对死亡?

    下一瞬间,易夏心念一动,宏伟的巫幡应意而出。

    他并不在意,对方背负着怎样沉重的过去,又是出于怎样晦涩的思考。

    易夏从不会尝试理解,这些邪恶序列的异类。

    应是它们试图靠近火而剥离杂质,而并非火为了趋于它们而扭曲自身。

    易夏并不准备给这类的存在,以怎样沟通与交流的机会。

    它所曾经犯下的恶行,易夏懒得清算。

    于易夏而言,它当下的毁灭全然源于其对于他狩猎的阻碍。

    对于凡物的视域来说,尚且存在“拦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的粗暴说法。

    而对于超凡的界域,所有通向道路之中的阻碍都是绝难调和的宿敌。

    以易夏来说,干扰他狩猎的存在,都是需要被予以毁灭的。

    未曾吃饱的大巫,从不会在乎那些外在秩序的枷锁。

    如此,易夏勐然朝着眼前的世界帷幕重重地挥下了巫幡!

    他的意志与血肉瞬间完成了联动。

    那远超恒星反应堆般的狂暴力量,顷刻间便在混沌血肉间完成了积蓄!

    火焰的爆鸣,是夏巫暴虐的意志!

    时空的嗡鸣,是巫幡炸裂的毁灭!

    下一瞬间,难以描述的巨大的震颤出现在这个并不算宏伟的黑暗世界之上!

    易夏并没有理会,那伴随着他的出现而不断逃逸的渺小身影和世界之中连绵的时空波动。

    他毁灭的注目,从来都只锁定了那世界帷幕之中的渺小身影。

    而伴随着只是一记的狂暴轰击,那黑暗世界的帷幕之上,便出现了无数狰狞的裂缝!

    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的窥探目光,来观测这个遭受悲惨命运的黑暗世界。

    就好像,在这一瞬间,这里全然成为了一处割裂于诸多黑暗界域的孤地一般。

    而此刻,对于这方黑暗世界而言,则更是恍若末日一般的毁灭景象:

    来自物质世界帷幕的剧烈冲击,不可避免地对物质世界本身产生了影响。

    天穹犹如撕裂的血肉一般,露出大块难以直视的毁灭光亮。

    而群山起伏不定,犹如汪洋深处的惊涛骇浪。

    无数原本就处于活跃状态的火山,此时更难以抑制那来自地心的炽烈的温度。

    滚烫的岩浆,仿佛雨幕一般呼啸地冲向苍穹……

    文明的倾覆,仿佛只在瞬息中便抵达了终章……

    而那渺小的身影,却仍然屹立在这毁灭的末日之中。

    直到那宏伟的躯体,强行撑开了这黑暗的世界,抵达了物质界域的外层。

    伴随着身后那巨大豁口的无数混沌气息涌入。

    这个黑暗世界已然濒临最终的毁灭……

    而在这样的景象中,易夏所锚定的存在却仍然没有离开。

    牺牲自己,挽救那些黑暗世界?

    什么虚空圣武士般的扭曲展开?

    饶是易夏见多识广,此时也难免有些意外。

    当然,一如前言,他仍然并不准备给对方沟通的机会。

    既然对方康慨赴死,而易夏也并未从中察觉到异常。

    于是,没有丝毫迟疑,易夏直接朝着其所在的区域挥下了巫幡!

    如此,犹如星辰的炸裂!

    厚重的地壳伴随着毁灭一切的冲击,瞬间便崩裂为无数迥异的碎片!

    而来自地心的炽烈的光辉,则第一次以如此完全的形式予以爆裂的呈现!

    毁灭,如期地吞没了尚且停滞其中的一切黑暗生灵。

    对方的气息,也同样伴随着其消失……

    但就在下一瞬间,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易夏,却再度锁定了那遥远时空之外的某个微弱气息。

    复活?

    转世?

    易夏并无意外地提起巫幡。

    他所予以的毁灭,从来都是完全和绝对的。

    下一瞬间,易夏无视了这个黑暗世界,径直消失在虚空之中……

    …………

    …………

    而另外一边,多元宇宙的某处:

    “成功了?”

    塞拉菲恩有些不敢相信地睁开眼。

    来自濒死凡物的陌生躯壳,并没有让他感到嫌弃。

    反而,他为自己的“新生”而欣喜。

    命运未曾予以过他这般幸运的抉择,那么他就自己去从中夺取!

    然而下一瞬间,甚至没等这份欣喜冷却,塞拉菲恩便瞧见了在他眼前的虚空中浮现的炽烈身影。

    那并没有他刚刚直视的那般宏伟,却足够收割他当下垂死的躯壳了。

    塞拉菲恩的目光不由得一凝。

    为了摆脱那禁忌的概念,他不惜招惹了更为禁忌的存在。

    好消息是:他确实成功了,那禁忌存在所予以的毁灭,粗暴却足够行之有效地毁灭了他与那禁忌概念的联系。

    坏消息是:他成功得有些过头了,以至于彻底招惹上了那更为禁忌的概念……

    也许脱离了那曾经视为禁锢的概念的他,也确实从未具备过那样超然的智慧。

    好在这也是一件足够新奇的体验:

    他总算干了一件蠢事……

    可惜,一如那些他所曾经遇见的学生,他们也并未有能够弥补错误的机会……

    塞拉菲恩没有哀求,他只是用濒死的躯体挪了一个更为舒畅的姿势。

    下一瞬间,炽烈的火光吞没了他……

    也许凡物不该存在,这般的弥留幻觉。

    但塞拉菲恩还是窥见了那遥远记忆中的模湖身影。

    “哦,温暖的火……”

    他于火中呢喃着。

    如此,他的躯壳与灵魂得以在巫火的烧灼之下彻底归于永恒的虚无……

    而在另外一边,深渊的入口处迎来了一位精灵少女:

    “我是黑暗大智者的传人!”

    她冲着深渊欣喜地喊道,随后便被黑暗吞没,却如奔赴向光明……

    相邻推荐:大婚当天被抄家?我搬空侯府手撕赘婿女配修仙,主角祭天我有一颗长生瞳华娱从08年开始当导演修真四万年人在奥特,我的马甲不太对劲机战:从高达OO开始神卡纪元:开局一张卡御老年神猴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从黑山宗开始的修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