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兽世邪尊:逆世炼丹师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大比之期(六)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大比之期(六)

    作品:《兽世邪尊:逆世炼丹师

    “呜……”

    号角长鸣,低沉悠远,拉开了十方大陆的盛宴。

    角斗场上空,声响庞大强壮的黑色魔龙们高飞盘旋着,口吐烈焰,发出阵阵咆哮声。

    浩浩荡荡的人群一波又一波,在入口验明身份,而后被领进高大开阔的角斗场内。

    角斗场依山而建,总体呈圆形,从山体延伸而出成闭环的外墙高达五十米,皆是石料木材砌成,牢固而美观。每隔一段距离,外墙上便开一道拱门,方面疏散人群进场。

    还未入内,从外面便可以窥见其辉煌气势,在这片大陆上,赞一句空前绝后也不为过!

    佘柳嗓音柔媚:“魔渊帝尊,这角斗场如此壮观,恐怕建造费了不少时间吧?”

    逐和帝国项温摸着胡须,不由感叹:“建造如此开阔的角斗场,可谓费时费力又费财啊!魔渊果真不愧是大陆上最富饶的帝国!”

    “哈哈哈……”

    魔渊昊泽听了大笑几声,眉宇间满是骄傲自得。

    “诸位喜欢便好!本尊花费了四年时间,耗费了数万劳工奴隶,就是为了这一刻!今日和各位共享这盛宴,才不枉花费的人力物力!”

    “诸位,请吧!”

    他带着各帝国权贵,往专门留的特殊通道走去。

    凤兮看着这角斗场,心中也不由惊叹。

    在这兽世大陆可不容易见到如此壮观的建筑物,期间所耗费的人力物力难以想象。魔渊帝国在建造如此大工程的同时,还能同幽冥帝国花费大量财物换取种种物资,简直是富得流油啊!

    从通道口一进去,眼前豁然开朗,整片角斗场情景映入眼帘。

    里面做了休整,整片角斗场地面皆是由上好的石料铺就,打磨得无比平整,又被清扫的干干净净,没有扰人的沙土飞扬。

    圆形的内场是漏斗式设计,最中心是比武场地,正方形的比武场地从地面升起,长宽达二十米,四周围着木制护栏。四周的看台呈阶梯式坡度,逐层往后退,足足划分了五十多排。

    这五十多排看台又被自场地中心往后划分成不同的看区,每个帝国都有自己的区域,每一个区的观众身份也不同,最临近比武场的内区属于各帝国的掌权者,而后依次往后是各帝国贵族、大祭司及其他祭祀人员、医师等有帝国内职称的兽人、富裕的部落首领及部落中兽人、贫穷的部落首领及部落中兽人、流浪兽,最后一区则是给地位最低贱的奴隶。

    看台的座位布置也根据身份各有不同,掌权者、贵族和帝国内官员的最为豪华,铺设了层层兽皮鲛纱,前方的桌面上还放置着无数的美食水果饮料,身边还有帝国内的侍从在一旁随时待命;富人的次之,吃的喝的也可以自己花费财力去换取;穷人的就简简单单,不会硌人就行,至于吃的喝的,花费物资也是能少换来一些的;流浪兽中有富也有穷,富的自然可以去找个好位置,穷的就将就一下。

    而那些最底层的奴隶就不一样了,不光看台的位置是最靠后的,不说看不看得见,听不听得清,他们可是没有座位的,只能站着看,这还是在主人跟前表现好、被看得起的奴隶才能来,其他奴隶连进场的资格都没有。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论在哪里,高低贵贱之分都是难以彻底消除的。

    待所有能够入场的兽人全部到达各自的位置,比武场上已经做好了准备。

    “呜……”

    号角声一响,偌大的角斗场内数万人无比默契地安静下来,紧紧注视着比武场上的人。

    那上面已经摆好了几张石桌,石桌上满是猎到的大大小小的新鲜猎物,还流着鲜血。桌子后方站着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盛装打扮的老年雄性兽人,他的面上画了色彩鲜艳的图案,戴着彩色羽冠和兽牙装饰物,手中握着一把乌黑的权杖,权杖顶上蹲坐着栩栩如生的魔渊恶龙,两只龙爪间捧着一颗硕大的红色宝珠。

    “他是……”

    弑冥应道:“是魔渊帝国的大祭司,魔渊奕,从前魔渊老帝尊在的时候很是信任他,可以说,如今的魔渊,除了魔渊昊泽,最有权力的便是他了。”

    “原来如此。”凤兮点点头,摸着下巴。

    所以这是赛前仪式?

    只见魔渊奕口中念念有词,挥舞着权杖,口中含着什么东西一喷,眼前的火盆中的火焰便猛地冲天,而后化作一缕青烟。

    他将杯中盛着的液体一饮而尽,因为是在最前排,凤兮很清晰地看到他唇畔的血色。

    所以他喝的应该是血,就是不知是兽血还是人血,毕竟那祭祀的猎物里好似还混着兽人呢!

    她是知道的,在茹毛饮血的时代,有些祭祀仪式确实喜欢拿人来当祭品,今日倒是见到了。

    虽然她心中不适,但面上却还是一派镇定。反正她早已打定主意要改变这片大陆。

    魔渊奕进行完前面的这些仪式,振臂一呼,身后候着的数十个雄性兽人便开始拍打手中的皮鼓,有节奏的鼓声不断响起,伴随着鼓声和号角声,他们开始围着祭品跳祭祀的唱歌舞蹈,狂野有力量,是一种另类的美感。

    凤兮发现鼓声和他们的呼喊声能够传得很远,即便这角斗场地如此开阔,后排的人应该也是能听得清的。

    仔细观察后发现,这场地内被埋下了许多个大陶缸,可以起到扩音的效果。

    这就是远古人民的智慧啊!凤兮心想。

    没过多久,鼓声和舞蹈停了,祭祀仪式也终于结束,随着魔渊昊泽一声令下,整个十方大陆的盛宴正式开启。

    台上的那些猎物都被收拾下去了,将场地空了出来,而后上来的兽人是魔渊的贵族,他负责讲解比武的规矩,同时也担任了裁判的身份。

    规矩很简单,一听就懂。

    简单来说,只要是想挑战的人,除了奴隶,不管雄性雌性谁都能上,流浪兽群体和各帝国分别拥有一百轮的固定比试次数,用完为止,每轮三局,三局两胜,三局内双方非固定人选,但前后上场的人必须来自同一个阵营!

    开场由东道主魔渊出人,而后有想要挑战的便可以上台,不能用毒等阴招,双方打斗点到为止,只要一方能将另一方逼下台,便算他赢!

    比赛是比分制,有擅计数的祭司记分,若是流浪兽群体赢了,赢得流浪兽便可以向东道主魔渊帝国要奖励,只要不是太过分的都行,也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帝国加入;若是其他兽人,赢了便给所属的帝国记分,最后大比结束,得分最多的帝国便是大陆上的胜出者。

    按照比分,大陆上所有的帝国排名将会重新洗牌,分数高的地位也高,主帝国有可能排名更前或者保持排名,也有可能被辅帝国击败夺走相应的地位!这是大陆上百年来的规定,所有人都无法反对!

    十方大陆尊崇强者为尊,武力魂力至上,帝国实力不如人便给更强的帝国让位!

    待各方做好准备,魔渊出的第一位挑战者便上台了。

    裁判大声向各方宣布,声音传遍整个角斗场。

    “十方大陆大比,正式开始——”

    “魔渊帝国第一轮第一局,挑战者,魔渊翎——”

    “……”

    场内寂静一瞬,而后瞬间沸腾。

    “魔渊翎!”

    “那不是魔渊帝国少君吗?”

    “魔渊帝国第一局竟然就让他们的少君上了!”

    “以前听说过魔渊昊泽有个弟弟,可是从小被关在帝国里什么消息都没透露出来过。自从两年前他突然从外面回到魔渊,这名头是愈来愈大了啊!”

    “两年前那魔渊翎便已经是五星魂力了,这过了两年,不知道他的实力提升到什么地步了?”

    “都超过五星魂力了,大陆上也没多少五星魂力以上的兽人啊,这谁去挑战啊?”

    裁判望了一圈,喊问:“魔渊帝国少君,魔渊翎,谁来挑战?”

    “……”

    “有谁想挑战吗?”

    “我来!”

    一道嚣张的声音响起。

    相邻推荐: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玖先生我和女神的荒岛生涯镇国战神奶爸黑暗圣光我真的想长生不老有病,不治炉石之末日降临绝世剑神易小二的空岛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