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兴风之花雨 >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探密
  •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探密

    作品:《兴风之花雨

    岳汐之所以有眼不识金镶玉,也是因为她之前的地位不算太高的关系。

    并没有出席过真正的高端场合。

    但凡她见过李含章跟在王魁身边当行军参谋时的风采,决计不敢小瞧。

    夏冬是见过的,而且非常熟悉。

    海冬青也是见过的,还有小竹。

    所以不管李含章多么邋遢,她们知道李含章金玉其中,是璞玉非顽石。

    只是不愿琢磨,甚至故意掩盖。

    李含章气宇轩昂迈步进门,潇潇洒洒转目四望,没有半点窘迫和不适。

    其实他没有正儿八经混过风月,但秦楼楚馆并没少去。

    除了追看宫天雪演舞之外,缉私查桉也经常涉足此地。

    毕竟这种地方正是那些走私的家伙惯常流连忘返之处。

    门道,门清。

    西瓦还是以卖艺为主,起码明面上不涉及卖身。

    来这里玩的女客并不比男客少多少,不乏老人和孩童。

    那种弥漫青楼的脂粉气息,不能说没有,绝对不浓郁。

    引路的眼线好像在这有些地位,头前开路,毫无阻碍。

    一直到了彩台侧面,找了个僻静的转角,低声道:“过了前面那道门有间暖阁,伶优会在那里稍事歇息,后门旁有道密翻门,是抄手游廊的夹层,直通后面院子。”

    李含章好奇道:“这里还设有密道?为什么啊?”

    尽管对风月场非常熟悉,他还真不知道居然会设有密道连通着密院。

    当今经营风月场合法,设密道密院没有任何意义,起码他认为没有。

    而西瓦这种地方,伶优都是清倌,卖身去青楼了,何必在这儿卖艺?

    所以才老少咸宜嘛!

    “你不会以为那些伶优只是在台上卖艺吧?这就是他们博名声的地方。”

    眼线低声道:“后面可是别有洞天的,一般人进不去,需要有人引荐。”

    李含章哦了一声,十分好奇,大感兴趣。

    忽然觉得自己对风月场的了解还是太浅薄,没有他自认为的那般门清。

    起码他就从来都不知道西瓦这种地方,居然还别有洞天。

    当然,也可能仅是这里别有洞天。

    眼线见他好像没听懂,低声笑道:“那里不光女伶去,男伶也不少呢!”

    更神神秘秘道:“不乏夫妻俩登台时都被大人物看中,不得不一起去。”

    伶优和妓女一样属贱人。

    唐律规定良贱不通婚,通婚则违法。

    身在贱籍,能够脱籍的,凤毛麟角。

    多是贱籍互配,生下孩子也在贱籍。

    所以,夫妻同场很正常,比比皆是。

    李含章还是没听懂,然而眼线古怪的神情让他觉得有些奇怪,实在忍不住问道:“一起去干嘛?”

    还能去干嘛?眼线不禁撇嘴。

    当然不是单纯去卖艺的。

    岳汐接话道:“我家逢年过节的时候也会请些伶优班子单独表演。有时在家里,有时也会在外面包下个场子。”

    李含章恍然。

    眼线扫了两人一眼,干笑称是。

    这时,彩台上正好演完一出,几名伶优从台边上下台,正好路过旁边。

    见眼线把去路给堵了,当先一名浓妆女子凶道:“滚开,好狗不挡道。”

    虽然伶优地位很低,并不意味着没见过世面。

    稍微有点名气,一定极富美貌和才情。

    眼界身家绝非普通人可以比拟,根本看不上。

    这位浓妆女子就是稍微有点名气的伶优。

    眼线在她眼里,还不如普通人呢!

    更不会放在眼里。

    李含章吃了一惊,如今就在彩台边上,台上的表演他看得到。

    这位伶优与刚才台上那个清愁痴情的怯弱少女简直判若两人。

    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这种突兀的转变。

    眼线刻意为之,让李含章和岳汐进到转角里,他留在外面稍作些遮挡。

    可是下台这条廊道很窄,只够过一人,他挡住半边。

    虽然侧身还是可以挤过去,人家显然对他嫌弃的很。

    赶紧赔笑道歉,推着李含章,前进到转角,挡住了外面看进来的视线。

    因为不敢过重推搡李含章,所以他的动作慢了点。

    浓妆女子等得不耐烦,挥动手中的折扇狠狠地往那眼线的头上砸一下。

    声音挺脆,力道不重。

    毕竟是道具,华而不实。

    眼线下意识躲闪,强行挤到转角里。

    好在上台是另一侧,不然转角狭窄,三人难以久挤。

    几名伶优趾高气昂地过去,完全没去看转角里的眼线,更没注意里面两人。

    贱籍脱籍两条路,掌权者帮忙除籍;富有者纳娶赎身。

    普通客人根本不放在眼里,顶多为了名声,装下样子。

    至于她们拜金逐权的模样,反正一般人做梦都看不见。

    眼线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侍从,她们自然连样子都懒得装。

    李含章把眼线推了出去,问道:“别磨蹭了,我怎么进去,装成豪客嘛?”

    眼线立时摇头:“后面的密院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有钱不行,要得有权。”

    西瓦的伶优还是不出名的居多,靠钱可以摆平。

    密院则不然。

    没有权的客人进不去,没有名的伶优也进不去。

    靠钱可以摆平的,在外面就直接解决了,根本用不着去那里。

    李含章笑道:“那正好,正好我没钱,你觉得什么身份合适?”

    眼线不禁翻个白眼。

    能把没钱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男人,他还真是头一回见到呢!

    毕竟在西瓦这种风月场扎点,最常见的还是爱慕虚荣的男女。

    虽然眼线不知道这对男女的身份,既然是王捕头亲自交代的,显然不是小人物。

    反正不是他可以得罪的,敛容道:“王捕头都安排好了,两位是岳七爷的好友,七爷是后面常客,常有朋友来,今晚又正好不在,有小人作证,他们不会起疑的。”

    并没有详细说明七爷的身份,更没说明为什么王捕头可以借用岳七爷的招牌。

    李含章很想问问岳七爷是什么人,想了想又把嘴给闭上了。

    他也是这行当的,当然知道这行一只脚踏白,一只脚踏黑。

    很多事情只能做,不能说。

    不挑明就是灰,一旦挑明,立刻黑白分明。

    黑的躲着走,那还查个屁呀!

    倒是岳汐那对秀气的柳眉略微皱起,似乎认识那位岳七爷。

    李含章看见了,嘴上没作声。

    进到了暖阁之后,眼线很顺利地叫开了后门旁边的密翻门。

    他和门内明显负责把守的一个汉子滴咕了几句,转回来冲李含章低声嘱咐道:“后面小人进不去了,还请两位自便,拿这牌子可畅通无阻,进去走到头就到了。”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说话的时候,往李含章手里塞了两块木牌。

    李含章把两块木牌在掌中哗哗颠了几下,领着岳汐走了进去。

    夹层靠游廊的一侧密封,每隔几步,挂着一盏风灯,还算明亮。

    另一侧这开了一排窗框,没有窗户,所以透风,还能闻到花香。

    可惜现在天色已晚,外面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见。

    夹层走廊不仅很长,而且还很曲折,好在仅有一条路,一直走就行了。

    ……

    相邻推荐:特种兵之战狼崛起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国潮1980靠山是洪荒辽东之虎我的合成天赋农女福妃名动天下野猪人之兽人帝国崛起超级母舰玉宸金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