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次元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三千八百四十九章 隆重出场
  • 第三千八百四十九章 隆重出场

    作品:《绝色毒医王妃

    大概是平常她都是习惯了那种方便行动的装扮,而且在神机营期间,她更是整天只穿着一身黑漆漆的男装。

    哪有人不喜欢好看的衣服呢?

    所以偶尔这么打扮一下,她还是觉得挺开心的。

    “夫人。”

    龙天昱掀开营帐走了进来。

    只是当他看到端坐在镜子前面的自家夫人的时候,还是愣住了。

    “你今天很美。”

    他的眼神里面满是惊艳。

    一步步地走过去,态度虔诚的仿佛是在朝圣。

    那是他的神,亦是他的心上人。

    纵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林梦雅还是不免觉得有些羞涩。

    但更多的,却是欣喜。

    被人欣赏,尤其是被自己所爱之人欣赏、迷恋,谁又会不喜欢呢?

    两人的眼神似乎能拉丝。

    看得旁边帮忙给林梦雅梳妆打扮的白苏以及柳昭华,不知眼神该往哪里飘的好。

    “咳咳,白姑娘,他们的感情一直都这么好的么?”

    最‎​​‎​‏‎‏​‎‏​‏‏‏终,年龄稍微成熟了一点的柳昭华,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了出来。

    白苏笑了笑,大概是习惯了,所以倒是没有柳昭华这般惊讶,只是轻声道:“我家主子跟殿下的感情一直如此亲密。”

    柳昭华又问,“那他们成婚多久了?”

    白苏细细算了算,“至少也有个五六年了吧。”

    宁儿小主子今年马上就要满四周岁了,且主子是跟在殿下成婚一年有余才诞下的小主子。

    再加上孕育的十个月,那至少也差不多有六年左右。

    那她来到主子的身边也差不多快五年多了。

    想当初她才刚刚十六岁,如今,也过了二十一岁的生日。

    想到主子哪怕是在神机营内的时候,也不忘了给她准备上一份生辰礼物。

    而那个笨蛋,虽是毛手毛脚的,却也成了能跟她携手一生的伴侣。

    想到这些,她的面容也不禁变得柔和了不少。

    柳昭华看着那位不苟言笑的冰山美人,仿佛一下子就冰雪融尽,眼角眉梢都带着浓浓暖意的时候,自动把自己的话,咽了下去。

    她也曾经年轻过。

    假如不是命运施加给她的诸多苦难,她大概现在也会体会到“正常”的夫妻关系。

    但她并不后悔。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宿命。

    若天生她该如此,她也要淌过这条苦难堆积而成的河,到达自己理想彼岸。

    林梦雅还不知道,她心心念念的柳夫子不仅是觉醒了,甚至还有了点超脱俗世的禅意。

    这就导致在柳昭华后来几十年的执教生涯中,她屡次被评为整个四泰学院,最有风度,同时行事也是最为洒脱的夫子之一。

    并且深受学生们的喜爱,甚至还一度影响了不少待字闺中的少女们的择偶观。

    龙天昱握住自家夫人的手,二人并肩来到了营帐外面。

    此时,一应事务都已经准备完全。

    所有的护卫,不管是她麾下的寒鸦卫,亦或是龙天昱手下,已经被他彻底掌控的圣殿军,先

    已正式合并,更名为“飞龙军”的手下们,以及小玉带来的宫家护卫军,全部换成了各自统一的军服。

    其中寒鸦卫的衣衫为淡紫色,整体给人的感觉清冷而飘逸。

    而飞龙军的军服则是纯黑色,主打的就是一个沉稳大气,压迫力十足。

    同样,宫家护卫军都是身着月白色的军服,他们更为符合宫家护卫军这一身份,一看就知道气势非凡,但却不会让人觉得张扬得过分。

    这三种颜色整整齐齐地拱卫在林梦雅这个家主的马车边上,所到之处,无不引起路人的围观与惊叹。

    就连那些整日在外面,探头探脑,恨不得削尖了脑袋也要钻进来探查消息的细作们,更是连靠近都不敢。

    那些人身上的杀意太浓了。

    或许这并不是他们有意为之,而是这群人都经过严苛的训练与选拔,才造就了这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林梦雅安坐于独属于她的车架之中。

    她这次的车架其实早就运过来的,只不过一直没有组装起来。

    跟‎​​‎​‏‎‏​‎‏​‏‏‏家里偏向华丽奢华的车架不同,她在外乘坐的马车,更偏向于威严大气。

    且安全性也早考虑的范围内,马车的实用性也被考虑在其中。

    总之,只要她不主动出来,就算是外面万箭齐发,也不一定能伤得到她。

    八匹白色的骏马拉着她的座驾,很快就成为了这条路上的景观。

    人们都在纷纷猜测,到底是哪个大人物,才会有这么大的排场。

    可实际上,就算是古族的那些大小世家们,他们也未必能凑得出这样的场面。

    这还是第一次,林梦雅在他们的面前,如此直观地展现出自己的实力。

    她这是要先声夺人。

    此时的莫家临时驻点。

    这里本该是一处主人家用来享乐的庄园,因着是自家人用,所以修得精致极了。

    但可惜的是,费劲心血修建的庄园他们没能享受上一天。

    而是被强于他们的家族强抢了过去,又借花献佛地献给了这些域外来客们。

    即便如此,莫家人还是对这里嫌弃得很。

    在他们看来,这种乡下人修的院子,不管哪里都透露出一股子土气的味道。

    “真不知道家主是怎么想的,就算是想要招人来当人靶子,也不用跑到这种穷乡僻壤,外面不是有的是么?”

    “都闭嘴。”

    随着一声轻喝,所有议论此事的人,都闭上了嘴巴。

    身着白色衣衫的青年男子冷冷地瞥了一眼众人,毫不留情地警告道:“掌事大人说了,若是这次的差事因为任何人办砸了,那回去之后就不要怪她不顾平日里的情分,直接把人送到刑罚堂去。”

    青年的话,让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刑罚堂,见到那里面的人还能算是人吗?

    虽然他们都是莫家人,但莫家等级森严,规矩也极大。

    且在那样混乱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人了。

    所以每一个犯错被扔到刑罚堂里的人最后都会成为家族的养料。

    可以说刑罚堂在莫家内就代表着死亡。

    听到这话他们当然不敢再胡乱说些什么,只是心中不免咒骂那个老尼姑。

    别看整天慈眉善目的吃斋念佛,到最后还是那老尼姑最狠。

    “好了,无善,让大家都散去吧,你进来我有事找你。”

    突然,屋子里面传来了一道老气横秋的声音。

    无善,也就是之前开口教训那些人的青年,对着众人摆了摆手。

    等到他们都散去,这才转身进了屋子。

    刚开门,一股子清幽的檀香味道就扑面而来。

    轻缓还带着节奏的木鱼声,让人的心不由自主地安静了下来。

    无善对着在佛像前打坐的女人行了一礼,“掌事有何吩咐?”

    “我让你挑选的那几个人,你可有人选了?”

    无善立刻回道:“属下倒是挑了几个,还请大人过目。”

    说着,就把名单交了上去。

    名单,被一只保养得宜的手接了过去。

    虽然对方打扮得如同寺庙里面清修的比丘尼一样,但实际上,这‎​​‎​‏‎‏​‎‏​‏‏‏人所用的东西,无一不是精致昂贵。

    就这么一双手,可完全不是一个快六十的人才有的模样。

    音掌事低头,看了眼名单上的几个名字。

    “这几个人我倒是都有一些印象,就是这个张驰。”

    她用指尖点了点那两个字,“有没有打探清楚他是谁派来的?”

    无善也知道这个名字。

    说实在的,这人的表现只能算是中游,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家族背景,平常也跟别的人没有什么交往,像是一个独行侠。

    他们这次来虽然是为家里的四位天才挑选人靶子,但若是有合适的,自然是多多益善的好。

    就算稍有那么几个不太如意的,也可以留给家中的后起的小辈使用。

    倒是这个张弛,他倒是没看出任何出彩的地方。

    “我已经派人去调查过了,他是个孤儿,在他出生之后,父母就相继过世,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在那一带很有名。咱们的人也快马加鞭地去查看过了,确定是此人无疑。”

    “哦,原来是这样。”

    音掌事思考了片刻,颇有深意地说道:“若真是如此,那他倒是有几分心机。不过也难怪,那样的环境长出来的,要真是个实心眼儿,早就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了。”

    无善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您是说他有意隐瞒?”

    “也不算是吧,只不过他才是这些人里面潜力能够排进前三的,如果不是故意藏拙的话,那他就是之前没有碰到好师父。”

    “即便是块美玉,也需要细心地雕琢才是。我倒是有心栽培他,只可惜我年纪大了,心力大不如前。”

    无善立刻跪伏在地上,“请掌事恕罪!都是暑假没用,才让此人差点就混了过去。”

    音掌事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件事,反而像是在说笑一样,“起来吧。你虽能干,但眼力毕竟浅了一些,看不出来也不怪你。”

    “我只是看他有趣,所以才起了惜才之心。不过你觉得,他跟翀儿能不能合得来?”

    莫雪翀,便是这位音掌事全力培养的接班人。

    相邻推荐:美漫开始穿梭诸天妖龙古帝科学家闯汉末洋港社区纵横诸天从港综世界开始我快亏成麻瓜了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至尊龙帅大唐杨国舅我真要逆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