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讨逆 > 第1257章 国公门下走狗
  • 第1257章 国公门下走狗

    作品:《讨逆

    “小国公令,全数杀了。”

    玄甲骑摘下长枪,齐声应诺,“领命!”

    随行的护卫却不动。

    马车缓缓驶向对面,阿梁端坐着,脑袋却歪着,问马车里的安紫雨,“司业,杀人可对?”

    安紫雨说道:“许多时候,你不杀人,人便杀你。”

    “就像是阿耶出征吗?”阿梁一直不解父亲为何总是出征。

    “对。”安紫雨说道:“北辽对北疆虎视眈眈,此刻不灭了他们,儿孙们就会倒霉。”

    “那舍古人呢?”

    “若是不灭了舍古人,以后说不得便是第二个北辽,会为祸大唐。”

    “原来是这样吗?”

    阿梁若有所思,看着颇为可爱,安紫雨莞尔道:“阿梁可是想到了什么?”

    阿梁说道:“谁想打我,我就先打他!”

    子泰教了个什么儿子啊!安紫雨:“……”

    三百玄甲骑列阵加速。

    “杀了他们!”

    贼人中有好几个修士,为首的是个光头男子,他狞笑道:“耶耶打头。”

    他觉得凭着自己的修为,杀些军士不在话下。

    “杀!”

    两边相对疾驰。

    马车车帘掀开,黄大妹再度观战。

    “你让让!”

    淑妃在后面说道。

    “阿娘你要作甚?”

    “我也想看看。”

    三百骑疾驰,但对面的气势更盛。

    “那些是修士啊!”淑妃在宫中也听闻过修士的强大。比如说不时进宫的建云观观主常圣,有人说他能凭着一柄长剑横行。

    要胜啊!

    淑妃这一路不但要担心儿子的安危,还得担心儿媳妇和孙儿的安危,若非多年来养气功夫了得,早就按捺不住了。

    三百骑整齐冲向对手。

    “杀!”

    光头修士一刀斩断了刺向自己的两杆长枪,随即刀光闪过,两名玄甲骑落马。

    但长枪再度刺来。

    光头修士这一次来不及斩杀,只能格挡。

    一个骑兵从他的身侧疾驰而过,第二个骑兵接踵而至,长枪刺向他的小腹。

    光头修士再度格挡。

    第三骑来了。

    第四骑……

    光头修士斩杀五人。

    第六人的长枪刺入了他战马的眼睛,战马人立而起。

    光头修士刚想飞掠而起,一杆长枪准确的刺入他的小腹。

    穿透了他的嵴背。

    光头修士惨嚎一声,一刀斩断了枪杆子。

    但接着再度被一枪刺入胸口。

    他带着长枪飞掠而起。

    几支箭失飞来,光头修士惨嚎着坠落。

    两支长枪把他架起,一骑冲来,战马撞飞了光头修士。

    随即,一批批战马从他的身上踩踏过去。

    再强大的修士,冲阵时也得懂配合,更得懂战阵。

    杨玄当初刚到太平时,第一次和马贼厮杀,就差点玩完。可见修为重要,但经验更重要。

    所谓的修士,在玄甲骑的冲击之下,压根就翻不起浪花。

    淑妃婆媳看着那些贼人被玄甲骑驱散,随即分批绞杀,不禁心中欢喜。

    “好强悍的玄甲骑!”

    淑妃想到了路上听闻长安大军在邢州准备进攻北疆的消息,不禁叹道:“他这是作死呢!”

    黄大妹看的眉飞色舞的,“您说的是谁?”

    “那条老狗!”

    几个雄壮的大汉策马过来。

    丁南顺拱手,“多谢了。”

    为首的大汉问道:“敢问娘娘可在?”

    “我在。”

    淑妃探头出来。

    大汉问道:“黄娘子和小郎君可在?”

    “在!”黄大妹抱着孩子。

    大汉点头,回身说道:“都在!”

    一辆马车缓缓而来。

    是谁?

    淑妃看了黄大妹一眼,黄大妹久在北疆,知晓的比她多。

    “阿娘,多半是节度使府中的官员。”

    淑妃点头,“足见盛情。”

    出长安后,是长安会所的人帮她们逃过一劫,加上此次,淑妃三人算是被北疆救了两次。

    淑妃还在想着当如何感谢时,马车缓缓接近,车帘被一个大汉恭谨揭起来,一个孩子轻松跳下马车。

    他看了看淑妃和黄大妹,拱手道:“杨启见过娘娘。”

    ……

    淑妃等人万万没想到,来迎接自己的竟然是杨玄的长子。

    “国公征战未归,小国公便来相迎。”随行的官员笑着解释道。

    这个面子给的很大。

    淑妃福身,“多谢了。”

    阿梁虽然还是个孩子,可此刻来到这里,代表的却是杨玄。故而淑妃行礼,不算过。

    六岁的阿梁拱手,“阿耶与大王交好,既然交好,北疆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一番话,说的大气堂堂。

    随即出发。

    淑妃在马车里把阿梁和越王等人比较了一番。

    得出了个结论,“老狗养儿子,更像是南疆那边养蛊。让他们自相残杀。若是谁威胁到了自己,也毫不犹豫的杀了。而秦国公养儿子,看着大气煌煌……”

    黄大妹这一路知晓了许多事儿,闻言说道:“那人薄情寡义。”

    “是啊!”淑妃想到了卫王小时候的事儿,不禁莞尔,“若非二郎力气大,小时候怕是会被欺负死。”

    “不知二哥如何了。”黄大妹有些担心。

    一路到了桃县县城外。

    “娘娘,刘擎等人来迎。”丁南顺有些不满,黄大妹都听出来了。

    在这个时候刘擎大张旗鼓的来迎接淑妃,便是在抽皇帝的脸。

    而且,刘擎也有借此把此事告知北疆,告知天下之意。

    这是想打击皇帝的威望。

    想想,皇帝的女人都逃到了北疆,这是什么兆头?

    众叛亲离的兆头啊!

    “阿娘!”黄大妹见淑妃发呆,就提醒道:“该下车了。”

    淑妃叹道:“是啊!该下车了。”

    有两个侍女来到车前,一人掀开车帘,一人扶着淑妃下车。

    随后是黄大妹和孩子,不过她不用搀扶,抱着孩子轻松跳了下去。

    淑妃目光转动,见前方站着十余官员,为首的三个老头举步迎来。

    两侧,那些商旅行人暂时被约束住了,不得靠近。

    “那是淑妃娘娘?”

    “是啊!”

    “竟然来了北疆。”

    “说是逃来的。”

    “为何?”

    “陛下昏聩,要杀卫王,要杀淑妃……”

    “天神,他杀了太子还不够?”

    “说不得要把亲人尽数杀光。”

    “哪有这等事?”

    “怎么没有,有方外人说杀光亲人便能修成大道。”

    “那可修成了?”

    “修成了疯子!”

    刘擎带着人上前,行礼,“臣刘擎,见过娘娘。”

    这个老鬼……淑妃颔首。

    “娘娘,请!”

    马车再度上来,淑妃等人上车。

    这便是一个仪式,刘擎精心策划了一番,让北疆的恭谨显露无疑。

    而伪帝的丧心病狂也将随之传于四方。

    舆论战,率先打响了。

    淑妃安置下来后的第二日,周宁就来请见。

    “昨日是让咱们歇息,不让咱们狼狈的模样被她看到。周氏女的规矩一丝不差。”

    淑妃换了衣裳,带着黄大妹去前面见周宁。

    见面后,相互寒暄了一番。

    “此事我已写信告知了夫君,夫君尚未回信,不过以夫君和大王的交情,必然会欢喜娘娘和大王妻儿的到来。”

    随后又是一番客气的话,周宁就走了。

    黄大妹送她回来,见淑妃蹙眉,就问道:“阿娘,可是不妥吗?”

    “按理,此事涉及到长安和宫中,可周宁却只说交情……只论私,不论公。这是为何?”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按照淑妃的理解,此事和夺嫡息息相关,杨玄既然站队卫王,就该做出公事的姿态,借此攻讦长安才是。

    竟然只论私交。

    淑妃百思不得其解。

    黄大妹说道:“等秦国公回来就知晓了。对了阿娘,丁南顺说,城中的百姓看着有些不安呢!”

    “长安大军在侧,他们如何能安?”淑妃恍然大悟,“周宁只论私交,这便是担心触怒长安!”

    回到家中的周宁对怡娘说道:“众人都觉着夫君想借用淑妃的境遇来打击伪帝,可夫君却不屑为之。”

    “一群麻雀,看着天空中的雄鹰猜测上面什么样。”怡娘说道。

    周宁问道:“您可知晓淑妃此人?”

    怡娘点头,“可怜人。”

    ……

    岳二依旧在摆摊,不过如今家中的织布生意扩大了,还请了帮工。小儿子岳三书也要准备去读书了,兴许就在明年。

    他的摊位在闹市,周围都是商贩。

    “说是长安大军马上就要打过来了。”

    “这可如何是好啊!”

    “国公率大军在外,鞭长莫及,哎!”

    “就算是在内,难道国公还能起兵南下攻打长安不成?”

    “那自然不能!”

    几个商贩在议论此事,岳二冷笑道:“为何不能?”

    一个商贩说道:“那是陛下的大军。”

    “照打不误!”岳二说道。

    商贩说道:“难道你敢谋反?”

    “国公但凡说要谋反,老夫便跟着。”岳二毫不含湖。

    “胆大包天!”几个商贩摇头叹息。

    “老夫只知晓好日子是国公带来的,谁想破坏老夫的好日子,管球他是帝王还是神灵,国公但凡说杀,老夫便带着儿孙去砍死他!”

    岳二说的坚定,一个相熟的商贩见岳三书背靠摊子坐着发呆,就笑道:“三书,你阿耶可是要造反啊!你咋想?”

    岳三书看了他一眼,“没有国公,谁敢大摇大摆的出城?没有国公,你等生意那么好?做人要讲良心,国公若是败了,长安难道会让你等过好日子?”

    这话直指人心,几个商贩都愣住了。

    是啊!

    若是国公败了,长安接手北疆,咱们的日子一朝回到从前……

    岳二见几个商贩眼中多了狠色,不禁乐了,“二郎还有蛊惑人心的天分。”

    十余骑缓缓而来,一个商贩说道:“是那些豪强。”

    初冬时节,天气颇冷,这些豪强带着人出城狩猎。

    “那人在何处?”

    一个豪强问道。

    “说是在城外常山中等着咱们。”

    “不会被锦衣卫发现吧?”

    “放心,锦衣卫大部跟着杨玄出征了,剩下的散在北疆各处,哪里有空盯着山里。”

    “那人可有说法?”

    “长安大军就在邢州,只要咱们点个头,签个字,答应里应外合,回头就既往不咎。且按功论赏。”

    “老夫……就不去了吧!”一个豪强摇头,“老夫不去了。”

    “老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众人不满。

    豪强说道:“老夫只要一想到秦国公,这肝儿就打颤。什么长安大军,老夫什么都不知晓。走了走了。”

    老王走了,众人情绪有些沮丧。

    “他不会去告密吧?”有人问道。

    “不会,告密以后他还如何在北疆厮混?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

    众人强作镇定。

    出了桃县县城,就见前方来了十余骑。

    “闪开!”

    有人仔细看去,“咦!好像是秦国公的护卫?”

    众人心中一跳,就慢了半步。

    护卫们冲过来,为首的喝道:“闪开!”

    “凶神恶煞的。”有人都囔。

    “他回来了。”豪绅们策马避开,等待着揭开谜底。

    胜,还是败?

    败,咱们就去山中,和长安的使者勾搭。

    大队骑兵来了。

    看着甲衣整齐,每个骑兵都是昂首挺胸。

    “国公回来了。”

    城头,城外,城中……

    所有人都停住了手头的事儿,齐齐看向城外。

    大旗下,杨玄神色从容,一双眸色黝黑深邃。

    刘擎等人出现在城门外。

    行礼。

    “恭贺国公凯旋!”

    什么?

    凯旋?

    听到的人都愣住了。

    杨玄微笑道:“此战亏的将士用命,你等在后方调遣粮草也功不可没。”

    他抬头看着那些百姓。

    “报捷!”

    一个大嗓门的军士策马冲进城门,喊道:“大捷!舍古部覆灭,我军大捷!”

    整座城池一下就像是地震般的轰动了起来。

    “舍古部灭了?”

    “灭了!”

    所有人都知晓舍古部覆灭对北疆意味着什么。

    长安大军带来的威胁,一下就消散了。

    ……

    “大唐国祚数百年,岂是一个乡野小子能撼动的?”

    桃县之外十里的常山山顶,一个文士负手看着远方的桃县县城,澹澹的道:“大军一至,北疆军民必然束手。”

    “就在那里。”

    文人回身,就见数十军士在一个樵夫模样的男子带领下,顺着背面的山道上来了。

    我的护卫呢?

    文士被抓住后,不甘的道:“等长安大军到时,你等尽皆成为齑粉。”

    “齑粉?”带队的旅帅笑的很是开心,“国公率军灭了舍古,如今凯旋桃县了。齑粉?老子倒要看看最终谁是齑粉。”

    “不可能!”文士面色惨白。

    “桃县县城如今都是欢呼声,走,咱带你去听听。”

    “万胜!”

    到了山脚下,几个农人在欢呼。

    欢呼声一路蔓延,直至桃县县城。

    “万胜!”

    十余豪强下马,跟着振臂高呼。

    “陈兄,还去不去了?”一个豪强低声问道。

    “他连这等局面都能逆转,你说说,这是什么?这特娘的是天命啊!”陈兄说道:“从此刻起,我便是国公的门下走狗,谁特娘的再敢出这等主意,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告密。”

    “你!”组织者面色难看。

    陈兄却顾不上他了,拔腿就往杨玄那边跑,“国公威武!”

    那些豪强纷纷跟上。

    组织者一跺脚,“……国公威武!”

    相邻推荐:羔羊陷阱[无限]司少的小祖宗她超A的小蘑菇斗罗之日月光华神诡世界,我能修改命数带着仓库到大明NBA之从最强3D开局NBA:艺术就是垃圾话夜的命名术九叔:十二符咒横推诸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