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男频 > 无限辉煌图卷 > 第四百一十章 碧落添黄泉,金痕破法剑
  • 第四百一十章 碧落添黄泉,金痕破法剑

    作品:《无限辉煌图卷

    来自东荒、海外南疆和中土大陆的十一路人马,在半天之内,就陆续抵达了。

    这些人之中,只有来自中土大周皇朝和东荒天策府的人之中,有地仙领队。

    毕竟,东海各商会地仙跟魔道勾结这件事情,基本可以算是关洛阳独力平定下来的。

    如果其他各方都派地仙过来的话,十一位地仙事后赶到,齐聚一处,难免会显得有几分喧宾夺主,失了礼仪。

    而大周方面,是关洛阳点名邀请,接下来负责调查的主体,他们派地仙过来,倒是恰如其分。

    来自大周的这位地仙,是大周的镇狱侯郭文,威名赫赫,当年曾经是大周第一神捕,后来负责掌管九层天牢,可以直接调动刑部六扇门一切精锐,职权更在刑部尚书之上。

    不过此人大袖飘飘,一身白衣,不像这个朝堂上掌管刑狱的侯爷,倒像是个寄情山水的闲人雅士。

    十一路人马外围处,之前来司马家道贺的各宗子弟也赶了过来。

    乌黎毒宗的少女,悄悄靠近了君高池,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低声说道:“为什么是这个侯爷过来呀,这种事情,大周的太师不是应该派嫡系吗?还以为会是你爹过来呢。”

    君高池小声说道:“我师祖不是任人唯亲的人,清查世家、商会这种事情,大周没有人比镇狱侯更擅长了,你看他带来的那些人,也全都是大周赫赫有名的神捕。”

    郭文身后带来两百余人,虽然形貌不一,甚至有老有少,但是一个个气质干练,眸色清澈敏锐,一看就是极具智慧的人物。

    少女轻轻哦了一声:“但是我听说,这个镇狱侯以前大骂你们的太师刚愎自用,残暴不仁啊。”

    “咳……”君高池有点尴尬,“那个是以前的事情了,最近二十年,反正我印象里侯爷跟我师祖关系挺好的。”

    少女连连点头,不知不觉已经把手搭在君高池的肩上,笑的像只狐狸:“你懂得好多啊,对了,我叫张灵,祖上是中土豫州永城人……”

    关洛阳跟郭文谈笑几句,人群之中,其他宗派的人也来相继见礼,互相认识一番。

    郭文打量着其他宗派带来的人手,赞不绝口。

    尤其是看到清净妖国送来的那些长着羊角的老先生。

    “法神獬豸血脉?”

    他两眼放光,连连说道,“好,好,倘若诸位都能采取老夫的建议,将这些人手划分开来,与老夫麾下的人手各自成队,那别说是清查几个商会了,就算是把东海所有派门都查上一遍,也要不了多少时日。”

    关洛阳笑道:“那就有劳诸位了,不过,司马家勾结魔道这件事情,我看不只是勾结一个黄泉入世洞洞主那么简单,我这里有一份丹药目录,诸位清查各方的时候,记得多留意这几种丹药的流向。”

    他早就从林致远的手记之中,摘抄出了一些片段,复刻多份,发给众人,然后说道,“另外,这里还有一样东西。”

    他取出上方雨剑,浑厚无比的元气,几乎凝成实质,形成一块长条状的水晶,把这柄剑封存在里面。

    透过无色的水晶,众人能够清楚的看到,剑身之上缠绕着少许金色线痕。

    “众位见多识广,能不能看出这一缕金色剑意的来历?”

    周围众人纷纷沉吟起来,有的抚须,有的掐着指节,不少人眼中闪过异样光辉,运用法眼神通观察。

    可是那些开启法眼的人,很快都低呼一声,偏过头去,闭上眼睛。

    “这剑意……”

    宝日王寺的多言长老,遮了下眼睛,数息之后,才放下手来,睁眼说道,“这剑意其实并没有真正破封而至,但只是看到,就让贫僧苦修多年的日光法眼,有一种被破解废除的感觉。”

    “依贫僧之见,这必然是来自一件真正的天仙法宝,而且是侧重于破法之道的天仙法宝!”

    所谓的破法之道,并不是指具体的道路,而是一种约定俗成的分类。

    大多数修行之人的神通变化,都与自身根基息息相关,根基运转结构更复杂,更具包容性,才能够有更多的神通变数。

    但却有一类修行者,讲究内纯而外变,他们自身根基极其纯粹,修炼起来勇勐精进,不需要顾虑太多。

    这类修行者的功法之中,固有的神通手段,往往很少,就那么两三种,甚至可能只有一种。

    而一旦与敌人交手,他们却能够以自身纯粹的根基,开创出千变万化,鬼神莫测,专能克死对手的杀伐手段。

    因敌而变,因时制宜。以纯粹根基的有限变化,开创出无限凌厉的杀伐大术。

    破法之道,要想有所成就,创新野性,天赋悟性,勇气斗志,眼界见识,玄机演算,都有极高要求,缺一不可。

    能在这条道路上走出去的人,往往修行速度远超同辈,战力更同境称雄。

    但是也有人画虎不成反类犬,想走这条道路,学了单调的根基,单一的手段,临敌的时候,却开创不出新的变化,战力反而远远逊色于同境界的人,终身遗憾。

    一提到破法之道,众人都下意识的看向天策府的人。

    天底下最着名的破法之道,大概就是天策府的镇派宝典,《破法二十四圣功》,学这门宝典的人,体内就不能再混有别的根基,从凡俗到炼气士、初劫散仙、二劫散仙、地仙境界。

    数十数百年的生涯,始终只能学这区区四招神通、二十四式。

    天策府的地仙,薛延年说道:“我们天策府的开元战匣,确实是侧重破法之道的天仙法宝,也确实可以变化为剑形……”

    众人连忙说道:“但天策府自然不可能在那个时候,还相助司马家,天策府清名美誉,我等是绝无质疑的。”

    “诸位何须如此,我并未乱想。”

    薛延年摇摇手,脸色却很凝重,“但这世间还有一件天仙法宝,在破法之道上,走的比开元战匣更远,那就是慈航魔尊的配剑。”

    宝日王寺多言长老讶然道:“慈航魔尊,他座下慈航庄严寺一脉,不是以虚空迷阵,千眼法藏,炼魂夺魄,遥斩道心着称吗?”

    郭文也疑惑道:“破法之道的修行者,多半有些偏爱近战吧,你们天策府主,还有我们那位太师,不都是这样?慈航庄严寺,却最喜欢藏起真身,布阵于城国山川,蛊惑心神。”

    “对慈航魔尊那样的天仙而言,天涯与迟尺又有什么区别呢,至于慈航庄严寺的那些地仙、散仙,我看他们多半隐藏了自身实力。”

    薛延年说道,“我这个消息,是当年府主拜见北海擎天祖师的时候,听擎天祖师提起的。”

    这话一出,众人再无质疑。

    擎天祖师虽然是七大天仙中最年轻的一个,但却号称功德无上,甚至只锤炼自身功德之气,没有添加其他任何铸材,就足以练成“玄黄功德轮”这件天仙法宝,威望极高。

    “所以,司马家真正勾结的可能是慈航庄严寺。”

    关洛阳点了点头,“听说鲁森曾经受过慈航魔尊的指点,他这次会这么卖力,这也都说得通了。”

    鲁森的实力,还是很不错的,如果他趁关洛阳对付其他人的时候,一心逃遁,关洛阳未必来得及拦住。

    但是他在战斗中,着实有种使命必达的感觉,现在看来不只是为了想要验证自身实力,多半还是因为慈航一脉的纠葛。

    当然,更关键的是,他自忖有落败也不至于身亡的手段。

    关洛阳想到这里,低笑一声,对众人说道:“既然如此,诸位清查的时候,不妨把慈航庄严寺这重因素,也纳入考量,或许会有更多发现。”

    很多时候,本来会被忽略的东西,也许就会因为多了几个因素,让追查的人更加小心,发现可疑之处。

    兵贵神速,众人也不拖延,这个开始商量人员分配,听从郭文的安排,各自离去。

    薛延年却留到最后,向关洛阳递来一张请柬,说道:“再有三个多月,便是天策府祭天大典,关道兄初至东海,就有这番作为,可谓正道中的豪杰,到时候要是有闲暇,不妨也去观礼。”

    天策府的祭天大典,向来不会邀请太多人,除了他们自家人之外,一般只会邀请一些仁人豪侠。

    提前百日送请柬,也是他们的规矩。

    薛延年这回既是受邀率人来清查东海,也是亲自来邀请关洛阳,这就难怪天策府会派一位地仙过来了。

    关洛阳收下请柬,与薛延年道别,转身便踏入巨鲸背上的楼阁。

    这里清静清凉,又是他自己建造的,很是喜欢,正适合用来研究一下战利品。

    蓝袍抛出,在空中略微张开,如同一把大伞,吊着鲁森的神魂法体。

    这道神魂,凝实如黄玉,身上还穿了一套皮甲似的装束。

    然而,在关洛阳的法力加持下,神衣之中探出的金属化纤维,从这套皮甲上直接刺穿进去,刺入鲁森神魂中的灵窍空间,不断汲取他的法力,同时也限制住了他的动作。

    “刺的好,刺的好。”

    鲁森的神魂已经只剩下五六岁的孩童那么高,依旧在叫嚣,“你这件法袍真有我魔道的风范,可惜还是太温吞了些,若再加上水火交炼,风雷相激,剧毒化魂,星煞辐射,那才痛快!”

    关洛阳已经从书库之中知道鲁森的神魂为什么那么稳固了。

    原来,但凡开辟有洞天福地的宗派,只要成就了地仙,就可以修炼洞天寄托之术,凝聚出一份核心神念,寄托在洞天福地之内。

    如此一来,可以更深切的感应虚空波动,元气运转,有助于开辟更多的灵窍空间,从地仙初阶,更快的向中阶、高阶,乃至巅峰迈进。

    就算地仙真身在外时,神魂也可以受到洞天虚空的遥感加持,比那些没有洞天寄托的同境界地仙,要坚固数倍。

    万一如此坚固的神魂法体,还是被打散了,那也可以依靠洞天内寄托的那份神念,重塑真身。

    对于这种地仙,只有催动完整的天仙法宝,直接轰击,才能顺着那份联系,破开洞天福地的守护,把那份核心神念也灭掉。

    关洛阳听他叫嚣个不停,便取出一把刀来。

    刀还在鞘中,乌柄黑鞘,平平无奇。

    鲁森却似乎听见一声凤鸣,心中莫名一寒:“这……这把刀……”

    关洛阳手摸在刀柄上,笑道:“你看这刀,比天仙法宝如何?”

    鲁森梗着脖子,冷哼道:“我们黄泉入世洞的纣绝阴天塔,百年前就已经是天仙法宝,又经过上百年黄泉真水、幽冥妖火的洗练,你这一刀的刀气,若想斩入黄泉洞天,必遭磨灭。”

    “是吗?”

    关洛阳不以为意,鸣鸿刀灵却透出一股森然刀意,似乎想要自行出鞘,试上一试。

    “别急,别急,总有见到正主的时候,到时候定让你出鞘。”

    关洛阳本来准备用这刀逼迫鲁森拼命,好让他仔细看看黄泉大阵。

    不过鲁森惹恼了刀灵,若这一下子捅过去,只怕那阵法还没来得及转,鲁森这道神魂就得被切片了。

    关洛阳安抚两句,转念一想,收起鸣鸿刀,却取出了上方雨剑,将这剑略微解封。

    鲁森是地仙巅峰的境界,体内已经有将近九百个灵窍,而他布置黄泉大阵用上的灵窍空间,只有五百个。

    看起来就算在黄泉大阵旁边,另加一套封岩伏魔大阵,都绰绰有余,但实际上,他体内就只有一座大阵。

    不是资源不足,不能炼制更多布阵法器,而是因为没办法再加。

    依靠黄泉大阵把后天混沌元气转化为自身法力的过程,是一蹴而就的,鲁森并没有能力插手这个过程,倘若体内还布有其他阵法,哪怕是同根同源,但较为低阶的黄泉一脉阵式,也会受到高等大阵的冲击。

    想想数倍于自身的法力在体内发生冲突的情形,就知道他为什么不敢多布置一套阵法了。

    不过,这倒是方便了关洛阳来观察这套阵法的运行。

    让神衣收掉五百根纤维,让那座大阵得以完整运转,还有近四百根纤维留在鲁森神魂内,防止他脱逃。

    “想窥探黄泉大阵的奥妙,你当老子是怕死的人吗?”

    鲁森倒也硬气,被那剑尖捅入体内,硬是不运转阵法反击。

    关洛阳手腕微振,缠绕在剑身上的金色剑意,流动过去,鲁森大叫一声,竟不由自主的运起黄泉大阵来对抗。

    真空天魔印的第一式,就是碧落黄泉寓清浊!

    碧落清气的内涵很丰富,来源也够多,青鸟真形,大摩天斩,天河正法,甚至灵能新月,都可以用于取材。

    但是黄泉浊气方面,关洛阳的领悟,就不是那么深刻了,只有来自水浒世界金石魔道的少许意韵,比较贴近。

    此次参悟这一套黄泉入世洞的绝学,正好可以用来填补一番。

    看了片刻,关洛阳却意外的也被那金色剑意吸引了目光。

    他本来推动这剑意,只是因为这剑意来自某件天仙法宝,有足够威胁,能引起黄泉大阵本能的抗拒。

    却没想到,这小小一缕剑意,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能自生变化,屡屡破解黄泉大阵的威能。

    金丝飞腾游动间,竟然有一种以一敌万,以微毫草芥杀碎山岳的绝锐神意,简直堪称技巧变化的极致。

    即使是关洛阳,也不禁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心中更是想到。

    ‘好家伙!要不是那只老猴子借来的剑意太少,猝不及防就被我夺了剑,只怕还真有些惊险。’

    他既看黄泉大阵,又看金色剑意,心思愈发沉静。

    在环日月印状态下,关洛阳还没办法使出足够精妙的招式。

    区区一个平时能在翻掌之间施展出来的天河道场,在环日月印的状态下,却要游走万里,不知花多长时间布置,才能勉强达成。

    但观摩这天仙配剑的破法剑意,金丝剑痕出入黄泉,他已若有所悟。

    真空心界内,八倍于外界的时间流速,正在如饥似渴的剖析,汲取着这些奥妙。

    而在外界,在鲸海三洲,在东海万千岛屿之间,随着郭文等人的分头行动,永嘉城上空那一战的具体消息,终于传了出去。

    数日夜间,东海风浪煎沸,各大商会中,不知道多少人物被直接拿下。

    也有人风闻这些消息后,惊疑有之,艳羡有之,纷纷赶往鲸海三洲,想要目睹剧变之后的永嘉城,现在是什么模样。

    一时之间,东海既似人心惶惶,又似生机焕发,居然比当初司马家大婚的时候,更显喧嚣。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相邻推荐:我的技能可以无限升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在神秘复苏里签到公子别秀随身空间从遮天开始亡灵农场三国之我是小曹贼(综漫+圣斗士同人)血族女神的长路漫漫拒嫁豪门少夫人又逃跑了综漫之从一人开始的刀客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