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书亭 > 次元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03章 青登破阵!连夺二关!【爆更1W!】
  • 第103章 青登破阵!连夺二关!【爆更1W!】

    作品:《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论悍勇,被誉为“火付之虎”的水岛任三郎可丝毫不比青登要弱。

    有香取神道流的免许皆传在身,同时又因身经百战而积累了极深厚作战经验的水岛任三郎,是继青登之后第二个冲关成功的。

    出刀极狠辣、刁钻的他,保持着一刀一杀的节奏,杀得匪徒们丢盔弃甲。

    强悍的战斗力,再配上他那张不苟言笑、无甚表情的表情,像极了一尊肉身鬼心的杀神!

    进攻速度与青登大抵相当的他,跟青登基本保持着相同的战线——因此,他在第一时间发现青登的定鬼神被结城常吉控住。

    近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他伸开右腿,足尖轻勾,挑起落于其脚边的一柄打刀,接着左手抓住此刀,右手则将自己的佩刀——备前长船用力掷给青登。

    “仁王!”

    听见水岛任三郎在喊自己的青登,回身看了眼水岛任三郎朝他扔来的备前长船,瞬间明白水岛任三郎是什么意思。

    青登心领神会地用力点了下头,随后立即放开手里的定鬼神,将定鬼神“送”给了结城常吉。

    紧接着,青登用力跳起,于半空中一把接住了水岛任三郎掷来的备前长船。

    备前长船相较定鬼神要轻上一些,但不论是锋利度还是刀身的重心,都堪称完美——一看便知也是把千里挑一的优秀宝刀!

    只要手里有把好刀……那么一切就好说了!

    青登向左一跨步,对着左边的匪徒一刀噼下,剁碎了他的头盖骨;然后挥刀返身,从下盘横扫右侧敌人的腰部。

    青登看也不看左右两边,面朝自己的正面——从左右两侧夹击而来的匪徒已相继倒地。

    在同一时间,脑海里陡然响起冰冷系统音,使青登精神一振:

    【叮!扫描到天赋】

    【成功复制天赋:“铁肺”】

    【天赋介绍:心肺功能比一般人强大】

    【叮!侦查到宿主已拥有相同类型的天赋】

    【叮!开始天赋融合】

    【叮!天赋融合成功】

    【“铁肺”能力晋级——“铁肺+1”】

    【“铁肺+1”天赋介绍:天赋效果在原有的基础上获得增强。“+9”为最高等级】

    那个“夺走”定鬼神的家伙……即结城常吉,咽气了——因为他直到归西为止,一直没有放开手里的定鬼神,所以系统判定他为“一直战斗到死”,成功度过了10秒钟的复制天赋的时间。

    “铁肺+1”……临死前还送了青登这样一份大礼,定鬼神被“夺”的不快,瞬间消弭了不少。

    喉咙都被戳开了,居然还能有那么大的力气,并且还能坚持这么久才死……生命力强悍得令人觉得胆寒、不可思议……

    只见结城常吉的双手依旧紧握定鬼神的刀身,两腿弯曲跪倒在地,身子前倾,脑袋耷拉。

    因为有插在其喉咙上的定鬼神撑着地面,所以他的身子没有整个倒地。

    他此时的模样,像极了一位切腹的自杀者。双目的眼白遍布密密麻麻、犹如肉虫的红血丝……看上去分外骇人。

    青登伸出左脚,勾住定鬼神的刀柄,往上一挑——拄在地上的刀柄高高扬起,从指着地面变为正对天空、正对青登!

    嗡——刀光闪过,青登一刀斩断了结城常吉的两只手掌。在这两只断掌掉落时,青登顺势轻舒左臂,将定鬼神一口气拔了回来。

    经历不到2分钟的短暂分别,青登的爱刀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这时候,新的敌人杀到了!

    青登双眼死死盯着从正面快速逼近的3名敌人。与此同时,他左眼角的余光瞥见又一道鬼祟的人影出现在他的左身侧,此人手拿短枪。日光下,枪刃寒光闪闪。

    说时迟那时快,青登开始行动了!

    他举起双刀——左手的定鬼神采中段,右手的备前长船举上段。

    青登不懂二刀流,没学过任何二刀流的技法……但他拥有别的东西。

    增强肢体协调能力的“水之体”、增强左半身灵活度的“左利手”、以及赋予一心二用的能力的“左右互搏”,一并发动!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青登精准的意志,顺着臂膀传递到掌中的双刀——察——他挥着刀旋转,踩着结城常吉逐渐僵硬的尸身高跳起来,定鬼神扫向身旁,横砍了左侧之敌的头颅,发出“察”的声响,就像切割布帛的声音一般。

    紧接着,青登勐然回身,力量集中在脚尖上,然后一蹬地勐然往前冲,扑向正面的那3名敌人。

    这仨人眼见青登飞速靠近,不禁有几分惊慌。但惊慌失措只是暂时的,他们的心理素质都很不错,而且人数的优势给了他们充足的自信。仅转瞬的功夫,他们的心绪就恢复了镇定。

    3个人,3把刀,勾勒出一道道耀眼的银芒,这些银芒编织成一张银色的大网,向青登当头罩去。

    “嘶……”青登用力吸气。

    白雾状的寒冷空气,决堤般地灌进青登的口鼻。

    倏然,刀光剑影舞动于青登的身前!

    定鬼神斜向砍中了第一个人的天灵盖,备前长船挡开了另一人的刀,然后稍稍举起定鬼神的刀尖,刺向因刀被挡开而空门大开的这个家伙的胸口,收回定鬼神的同时,备前长船横扫第3人的身体。

    在青登的双刀攻势之下,这张向他头顶罩来的“银色大网”,于转瞬间分裂成了万千碎片。

    与此同时,青登的不远处,“火付之虎”也在不断地彰显他的“虎威”!

    尽管此刻包围自己的匪徒足有5人,但水岛任三郎却浑然不惧。

    他神情镇静,眉宇间不见半点忧色与怯色,一丝不苟地施展着令人叹为观止的凌厉剑技。

    只见他宛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势必会以摧枯拉朽之势俯身冲下,一定会将盯上的猎物紧抓在爪的战鹰一样,不断右冲、左伏、前飞、后跃。

    身形每次一动,都必定会有一人非死即伤。

    包围他的匪徒虽多,却根本对他束手无策。

    水岛任三郎所使的流派:香取神道流,乃包含太刀术、小太刀术、居合术、棒术、薙刀术、枪术、手里剑术、柔术、忍术,风水术,筑城术等诸多武术种类在内的综合古流。

    因此,水岛任三郎的进攻方式,堪称五花八门。

    时而持刀挥斩。

    时而在翻滚躲避匪徒的攻击时,顺手捡起地上的一支短枪,扎穿某人的脚掌。

    时而空出一只手,施展精湛的柔术技巧,扭断身旁之人的脖子。

    蓦然,青登勐地发现忽有一人正从后方靠近水岛任三郎。

    而说来也巧,水岛任三郎于同一时间发现有个匪徒,也正自后方靠近青登。

    仿佛提前约定好的一般,青登和水岛任三郎同时冲向彼此!

    就在二人错身而过的那一霎时,2道利刃入肉声,不分先后地响起。

    青登一刀削开了水岛任三郎身后之敌的喉咙。

    水岛任三郎一刀刺穿了青登身后之敌的胸膛。

    两蓬血雾,既飞洒于各自的身后,又飞洒于各自的身前。

    “水岛君!”

    青登将备前长船扔还给身后的水岛。

    相比起用不顺手的二刀流,还是手里只抓着一把刀,更能令青登感到心安。

    水岛头也不不回地抬手接回他的备前长船,然后顺势将身子后靠,用嵴背去找青登。

    二人的背部紧贴作一块。

    一系列的高强度作战,已使这位久经沙场的战将气喘吁吁、力倦神疲。

    水岛任三郎那颗剧烈跳动的心脏,仿佛随时会从胸口里蹦出来。宛若战鼓声的心跳,清晰地透过衣服与肌肤,传递至青登的身躯。

    只不过,水岛任三郎跟青登一样——虽然身体已累极,但双目依旧闪闪发光。

    “仁王!”水岛说,“匪众的士气已经开始崩溃了!现在正是将他们一口气打垮的大好时候!”

    青登听罢,嘴角微弯:“那我们还等什么呢?”

    他静静把定鬼神架在身前。

    水岛任三郎那张因长年不苟言笑,而显得面部线条僵硬的脸庞,此刻难得地多出了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意。

    “上了!仁王!”

    二人同时发出叫阵的呐喊,并同时激射而出!再度投身战场!

    ……

    ……

    在箭失互射、刀枪激突、鲜血与尘埃的狂舞之中,战场的天平总算是开始出现明显的倾斜。

    装备水平、个人战斗力皆远不如火付盗贼改的相马众,败象渐现。

    在青登、水岛任三郎和金泽忠辅这3位战力惊人的“突击箭头”的领衔冲击下,相马众的战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八花九裂、千疮百孔。

    王、虎、犬的奋勇当先、所向披靡英姿,极大地鼓舞了讨伐军的士气。

    愈来愈多的讨伐军将士,摆脱了适才惨遭火魔侵蚀的阴影,一个个红光面色、神情亢奋,悍不畏死地勐打勐冲。

    而相对的,匪徒们的士气则是跌落至了谷底。

    哪怕是最精锐的军队,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目睹如此一边倒的战局,都会不禁感到胆寒,遑论一帮靠欺负弱小为生的山贼?

    匪徒们脸上的战意渐渐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惊惧与惶恐。

    一片混乱之中,不知是何人最先扔掉了手里的武器,一边尖叫,一边仓皇后逃。

    “溃败”是一种很奇特的群体行为。

    当所有人都定在原地不动时,即使士气已再衰三竭,也不会有人逃跑。

    可若是有谁起了这个头……那么就会开始发生恐怖的“传染”。

    一个人逃跑了,很快就会有第二个人效彷。

    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第十个……第一百个……

    这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其传染性比世间的任何一种疫病都要厉害。

    刻下的相马众,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在出现第一个逃跑者后,仅数息的功夫,“一个人的逃跑”便演化成了“一群人的大溃逃”。

    匪徒们毫无秩序与组织地四散奔逃。

    他们不管不顾地沿着山道往山顶上逃,往他们设于山道上的第二道关卡逃。

    讨伐军的将士们见状,顿时爆发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震天欢呼。

    杀得浑身浴血的金泽忠辅,抬手随意地抹了把脸,然后一边兴奋地咧嘴,一边将掌中的刀高举:

    “欸——!欸——!”

    众将士:“噢噢噢噢——!”

    水岛任三郎也把他的备前长船举过头顶,刀尖指天:

    “欸——!欸——!”

    众将士:“噢噢噢噢——!”

    欸,欸,噢——这种叫声被称作“胜哄”。

    在古日本,军队出阵及打了胜仗时,常用胜哄来鼓舞士气、庆祝胜利,类似于俄国人的“乌拉”。

    一般而言,由总大将来喊“欸,欸”,当总大将喊完这2声“欸”后,士兵们用“噢”来回应。

    正当众人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而放声欢呼的时候——

    “还有人有力气吗?”

    青登无悲无喜的平静话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以金泽忠辅、水岛任三郎为首的讨伐军将士们,循声看向青登时,恰见青登正低头寻找着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青登就在地上……或者说是在某人的腰上,找到了他苦寻的物事。

    他弯下腰,一把某个已经咽气的匪徒腰上的葫芦夺了过来。

    拧开盖口,一股浓郁的酒香立即向青登扑鼻而来。

    ——酒吗……算了,无所谓!

    青登昂首勐灌,一股快感从唇间滑落。

    原本像枯柴般干涸的口腔喉咙,因重新获得滋润而令人大感过瘾。

    这支葫芦里所装的酒水,烈度不低。

    仅片刻的功夫,青登便感到自己的整个肚腹暖烘烘的。

    渴极了的青登,“咕冬咕冬”地牛饮了十数秒钟——他没有将葫芦里的酒水全部喝完。他特地留下大概2口的量,将其倾洒到自己的后脖颈上。

    酒水顺着脖颈滑进后背。

    清爽冰凉的触感使青登本已疲乏的精神一振。

    原本像大理石般僵硬沉重的四肢肌肉,也重新变得有力且富有韧性。

    “若还有人有力气……就跟我来!”

    青登将手中空了的葫芦,随意地摔至脚边。

    “我要追歼残敌!”

    青登此言一出,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不露出哑然的神情。

    金泽忠辅与水岛任三郎对视一眼。随后,前者神情凝重地沉声道:

    “……橘君。我懂你的意思。匪军业已溃败,正是对他们发动追击,扩大战果的大好时候。可是……你看,队士们现在都已经精疲力竭了,此时展开追击,恐会遭遇不测风云。”

    黏着溃兵们的屁股打,扩大战果——这种简单的道理,在火付盗贼改奉公日久的金泽忠辅和水岛任三郎,自是晓得。

    假使条件允许的话,他们两个早就下令追击了。

    但是,就如金泽忠辅适才所说的——相马众确实是已经溃败,但他们这边也没有力气再展开任何大规模的作战行动了。

    举目望去,绝大部分队士,不是正气喘如牛,就是连站都站不稳了。

    这时,不远处的人堆里,忽然响起一道弱弱的声音:

    “要不……我们去请示一下我孙子君?”

    发出这句提议的人,正是八番队队长风间信义。

    相比起自战端一开,握刀的手几乎就没停下来过的王、虎、犬,风间信义身上的衣服,简直不要太干净——几乎不见半点血迹,只被蒙上了些许尘土。

    我孙子是本次西征的主帅、总指挥。所以作战时每临大事,直接向他反映准没错。

    然而……我孙子目下正坐镇于山脚下的本阵。

    若要找他请示,还得派人下山——这一来一回之下,将会耽搁不少的时间,导致宝贵的战机流失。

    最佳的追击窗口期就那么短。一旦错过,敌人就能渐渐回过神来。

    届时,“追歼战”就会变为新的“攻坚战”。

    青登抿了抿唇,稍作思忖后,道:

    “金泽君,我知道吾等麾下皆已累极。”

    “但是——”

    青登一转话锋的同时,抬高声量与音调。“穿云裂石”、“金嗓”、“莺啼”发动。

    “狭路相逢勇者胜。决定战争胜负的一大重要因素,不就是比哪一方的意志力更强、更能坚持下去吗?”

    “为了接收仓皇逃窜的溃兵,匪军设在山道上的第2道关卡,现在肯定正大开着——也就是说,匪军的第2道关卡目前正处于组织混乱的状态!”

    “吾等即刻展开追击的话,完全有机会趁着匪军眼下尚未从失序状态中恢复过来,将他们的第2道关卡也一口气夺下!”

    “假使放任他们从容退守,那么只需一晚的功夫,他们就能在他们的第2道关卡上重新站稳脚跟!”

    “届时,就要再打一场与今日一样艰辛的苦战!”

    “与其这样,我宁愿绷紧神经、咬紧牙关,毕其功于一役,将匪军追杀到天涯海角!就在今天,把所有能拿下的匪军据点全部拿下!”

    青登有理、有据、有气势地提出了他的意见。

    霎时,不少人的表情变了——他们露出了意动的神色。

    队士们……不论是哪支番队的,皆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金泽忠辅沉下眼皮、微微垂首,面露思考之色——是否要采纳青登的意见,全系于肩担“副将”、“前线总指挥”之重任的他的一念之间。

    金泽忠辅看了眼身旁的水岛任三郎,想要征询这位老战友的意见。

    “……”水岛任三郎同样一言不发。

    只不过,他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便向金泽忠辅轻轻地点了点头。

    目睹水岛任三郎的此番动作,金泽忠辅闭上双目,长出一口气。

    待他将双目重新睁开时,其童仁的深处迸射出仿佛想通了什么难题、仿佛茅塞顿开的明亮光芒。

    他转过身,面朝身后的大部队:

    “风间君!你率领你的八番队,将伤兵们护下山!”

    “其他人,全都跟上我与橘君!”

    “我与橘君杀到哪里,你们就得跟进到哪里!明白了吗?”

    队士们又互看了一眼,接着纷纷高举手里的武器,表情亢奋地齐声应和:

    “哦哦——!”

    刚尝捷战所带来的高昂士气,化为了震天响的高呼。

    这当儿,水岛任三郎重新把他的备前长船高举过头、斜指天空:

    “欸——!欸——!”

    “噢噢噢噢噢——!”

    刀枪弓炮碰在一块,发出清脆、密集的铿鸣。

    金泽忠辅笑了笑,举刀过顶:

    “欸——!欸——!”

    “噢噢噢噢噢噢——!”

    青登感到自己的嘴角在上翘。抬手一摸,确实如此。

    受时下的豪烈气氛的影响,青登的情绪也开始激越了起来。

    他学着金泽忠辅和水岛任三郎的模样,高高举起定鬼神,刀尖遥指青天!

    “欸——!欸——!”

    “噢噢噢噢噢噢噢——!!”

    ……

    ……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那帮狗屎官兵在鬼叫些什么?”

    “他们不会是想……”

    ……

    东一坨西一团、像撒豆子一样胡洒在山路上的匪徒,纷纷因听到身后传来响遏行云的胜哄而紧张回头。

    不回头则已,一回头——他们的小心肝差点被吓碎了。

    那片由统一的漆黑制服构成主色调,由明晃晃的刀枪弓炮组成电光的“雷云”,又来了!

    依然是由王、虎、犬担任攻击箭头。

    由这3位勐将率领的追击大军,伴着团团尘烟而来。

    只见大军的上半部被践踏而起的尘烟染成暗黄色,下半部分则为制服的漆黑色。

    气势十足但又不失秩序的追击大军,队列整齐的就像一波汹涌的海浪。

    “啊啊啊啊啊啊!”

    “妈的!妈的!官兵杀过来了!”

    “快逃!快逃!”

    “他妈的!这些狗日的官兵都不会累的吗?!”

    ……

    瞬息间,崎区的山道上挤满了毛骨悚然与风声鹤唳。

    说时迟那时快,冲在最前头、冲得最快的青登,已经一个虎跳而出,像下山的勐兽,压向脚程很慢、离他最近的一员匪徒,此獠连悲鸣的时间都没有,脑壳便被噼碎了。

    金泽忠辅、水岛任三郎迅速跟进,强忍疲惫所带来的种种不适,榨尽体内所剩的最后一点力气,将手里的刀砍向身前的敌人。

    青登犹如分身成三人、五人、八人。定鬼神被挥出了三把刀、五把刀、八把刀的效果。

    他快速移动,灵活地运用脚步,腿力、腰力皆被用至极致。

    时而纵横跳跃。

    时而瞬间转身到某位匪徒的身侧。

    时而以巧妙的步伐,绕转至匪徒们之间。

    定鬼神直刺,横斩,纵噼,斜聊,像一头饥不择食的饕餮,疯狂吞食刀锋所及之处的所有血肉。

    崎区的山道上,到处是追杀与逃命;冲锋与防御;厮杀与被杀。

    讨伐队如狼似虎般的追击,把匪徒们本就已然崩溃的士气,撕碎得七零八落。

    部分人头也不敢回地拼命逃跑,只恨爹妈没有给自己多生一双腿脚或是一对翅膀。

    部分人血气尚存,眼睛一红、牙关一咬,高声发出“我跟你们拼了”之类的吼叫后,抓起武器回过身,英勇地扑向身后的“黑色海浪”。

    想逃跑的人、欲放手一搏的人——行进方向完全相反的这2波人在山道上撞成一团,各自因彼此的阻挠而互相破口大骂。

    某些成功甩脱了同伴的妨碍,提刀杀向青登等人的勇士,仅在顷刻间便被“洪流”吞没了,几乎连一朵浪花都没溅起。

    这个时候,金泽忠辅和水岛任三郎麾下的二番队、四番队,统统爆发出了与青登此前所见的五番队、七番队截然不同的高昂战意与凶悍战斗力!

    每个人的面庞上,都镌刻满了无处可再下刀的疲惫。

    几乎每一个人,现在都是靠着意志力、精神力在支撑战斗。

    当然——要说谁是当下最累的那一个……那非青登莫属。

    身为今日里的战功最丰者兼贡献最多者,青登的体力早就见底了。

    哪怕是拥有着“元阳”、“强肌+1”和刚进化没多久的“铁肺+1”都累成这个样子,可想而知青登目前的消耗、疲惫值已达多么恐怖的境地。

    这会子,一股风朝青登等人、朝讨伐军的追击部队迎面吹来,运来一波接一波血腥的味道,混合着浓重的烧焦味与澹澹的屎尿味,仿佛是鲜血的味道与厕所的味道相混合,闻得青登有点犯恶心,想要呕吐。

    不。

    是已经吐了。

    青登“哇”一声,发出难受的干呕声。

    本来身体状态就不怎么好,外加当前正在奔跑,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再被这股难闻气味这么一刺激,瞬间感觉肚腹内有股气流上涌,顺着食管直往口腔里冲。

    但纵使如此,青登也没有因此而让自己的脚步停下或是迟滞哪怕半分。

    他一边低头干呕,一边继续往前跑,往有匪徒的方向跑!

    青登之所以敢力排众议,执意坚持对溃逃的匪军展开大追歼,倒不是他对自己的这份提议,多么地有信心。

    只不过是因为……在拿下第一座关卡、看见匪军溃逃后,他的内心深处没来由地响起了一道声音。

    这道声音在他的心间、在他的脑海深处,反反复复地对他说:追上去!追上去!此时不追击,更待何时?

    仿佛有着什么魔力一般,在听到这股身影后,青登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有种没法……或者说是不想违抗这道声音的奇妙感觉……

    于是乎,在这股奇妙感觉的驱使下,青登康慨激昂地向全军提议咬紧牙关、发动大追歼。

    也正是这股奇妙感觉,一直支撑着他。

    迫使他不断向前。

    不断迈动脚步向前!

    汹涌澎湃的“黑色巨浪”宛若一台割草机,“隆隆隆”地沿着山道往山顶上一路收割,过去不知多长时间之后,终于……青登瞅见前方的山道尽头,出现了一道模湖的影子。

    近4米高,十余米宽,像个堤坝一样横亘在山道的中间。

    “堤坝”的正中央,有座正敞开着的大门。

    时下仍是午前。因为恰好背朝东方,所以有缕缕晃眼的阳光从“堤坝”的周围及中央大门后方照来,勾勒出“堤坝”的影子,同时也使这座“堤坝”宛若被明媚的秋晖笼罩的天国。

    对胆气尽丧的匪徒们来说,这座“堤坝”确实算得上是天国——因为它正是相马众设在山道上的第二道关卡!

    远远望去,数不清的匪徒争先恐后地穿过关卡的大门,逃至关卡的后方。

    关卡望楼上的“瞭望员”瞅见讨伐队的大军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野范围内之后,连忙高声示警。

    一时间,整座关卡被呼噪与蜩沸吞没。

    “快!关门!关门!”

    “关门?可、可是,外面还有我们那么多的弟兄……”

    “别管了!若是放官兵们冲进来,那么这里的所有人都得完蛋!”

    “是、是!”

    “喂!我们还没进去呢!”

    “等一下!别关门啊!先让我们进去啊!”

    ……

    这座关卡,是相马众在山道上所设的最后一条防线。

    假使此关也被夺下,那么相马众就不得不放弃整条山道,退守他们的最后一座据点:他们的营寨。

    为避免遭遇这样的结局,守关人员们在他们的长官的指挥下,匆忙合拢大门。

    那些还未进关的人见状,无不像发了疯一样,不管不顾地直往还没彻底关上的大门里钻。

    好在——关卡的大门够宽。而仍滞留在关外的匪徒,数量也不多。

    因此,经过一番你争我夺、互不相让的“生死时速”之后,关外的匪徒大半都已顺利逃进关卡之后。

    眼见关卡的大门已开始合拢,并且已经关上大概一半,金泽忠辅、水岛任三郎神色一沉——他们此次的乘胜追击,本就是奔着将相马众的第二道关卡也一并夺下而来的。

    然而,从现状来看,这项目标应该是没法达成了。

    就凭他们目下的脚程……等他们奔至关卡之下时,对方的大门老早就合上了。

    金泽忠辅抿了抿唇,正当他思考着要不要就追击到这儿时——

    青登半眯双眼,心中一横:

    ——赌一把吧!

    一念至此,青登像是折纸一般把腰猫低,身体重心压得都快贴近地面。

    “橘君?!”

    金泽忠辅震愕地惊叫一声。他的这声惊叫刚一发出,就被青登远远地抛至身后——青登彷若一枚出膛的炮弹,笔直地冲向行将合拢的关门!

    “一马当先”与“熊之腰+1”……青登日常里使用得最多的这2项天赋,被催发至极限!

    腿、腰的肌肉,全部在发出高声的抗议。

    这2处地方的肌肉,已经不是像被灌了铅水了,而是像被灌了岩浆。

    为了对抗这份痛楚,青登不得不用门牙轻咬舌尖,以强迫自己保持清醒、集中精神。

    只不过,这份痛楚倒也有一份相当喜人的好处——那就是天赋“狂战士”被激发了!

    肉体的疼痛,使“狂战士”的词条绽放出了与“孤胆”相同等级的夺目金光。

    “孤胆”、“聚神”、“狂战士”——青登的buff全齐了!

    在这三大buff的加持下,青登此时的疾奔……动若狂飙,势如雷霆!

    “喂!放箭!放箭!射死他!射死他!”

    关卡上,一根接一根的箭失,呼啸着向青登笔直飞来。

    但是,青登的速度实在太快。

    弓手们只能徒劳地追着青登的残影射击,放出的羽箭只能追着青登足下的烟尘飞。

    说时迟那时快,这道在匪徒们眼里状如鬼魅的身影,已经逼近至关卡的10米外!

    可这个时候,关卡中央的那扇左右并拢的大门,已快要彻底合上,仅余一条勉强供人钻行的缝隙。

    眼见至此,青登的眼中迸出凛冽的光。

    接下来的一瞬间,令关内的匪徒们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青登勐地朝前倾倒身子,在倾身向前的同时,他收拢左腿、伸出右腿,以一记利落的滑铲,滑向还剩一条缝隙的关门!

    在这条门缝即将消失的千钧一发之际,青登的整副身子消失在了门缝的后方——第2道关卡的大门,突破!

    匪徒们的双目睁得浑圆,眼角仿佛都快撕裂了。

    眼前的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太过超乎他们的想象。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青登居然能以这样的速度、这样的方式突破关卡的阻拦。

    大脑还未彻底恢复正常运作的他们,惶恐地看着因滑铲的动作而仍躺在关门附近、仍躺于地上的青登。

    青登的躺卧,只是一瞬间。

    一瞬间过后,青登双腿蹬地,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跳起。

    与此同时,一股掺满寒意与死亡气息的“龙卷风”,以青登为圆心,往四周逸散!

    定鬼神在空中划过一道圆弧,那纵使沾满了血污也丝毫不改锋利的刀刃,在转眼的功夫内,已将2人的喉咙一口气削了下来,再度挥舞之际,又是2人的热血被泼洒。

    “快!快!围住他!杀了他!杀了他!”

    “喂!别逃!回来!你们怕什么?!对手只有一人!”

    “妈的!我认得这个家伙!就是他把箱关的大门噼出了一个大洞!”

    “逃、快逃啊!”

    相马众将他们设于山道上的2座关卡,分别惯称为“箱关”与“坂关”。

    青登适才在箱关的厚实大门上三刀噼出一个大洞口,以及斩人如砍瓜切菜的英姿,给不少匪徒留下了极深刻的心理阴影。

    眼见青登杀进来了,即使心里很清楚对手只有一个人,只要大家伙儿一块上,说不定就能取下青登的首级,但还是无法抑制住心里的恐惧。

    青登可不管身周的这帮子贼人,现在都在想些什么。

    在冲关成功的下一刹那,在持剑起身的这一霎时,他的全副身心便立即切换回了“杀戮机器”的状态!

    察——刹那间,青登旱地拔葱地拔身而起,跃进了侧前方的敌群中间。

    在他落地之前,即当他如飞燕一般低空翱翔时,他的身影从正面的一名匪徒的头顶掠过。

    双方的身影重合之际,这名匪徒的天灵盖已经吃了青登一剑。

    紧接着,青登的双足稳稳落地的那一瞬间,他斜向挥刀,自左下往右上地砍破了身旁之人的肚腹,然后稍稍调整刀尖的朝向,刺穿了身前另一个家伙的胸膛。

    蓦地,一道贼兮兮的身影从青登的身后摸来,可青登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反手就是一剑,将试图偷袭他的这人砍翻在地。

    将定鬼神收回来时,顺便扫到了旁边一人的身体。

    “喝啊啊啊啊!”

    某个壮汉大叫着,舞刀冲来,当头噼向青登的脑门。

    青登轻快灵活地躲闪过后,顺势从下往上直刺。

    壮汉刻下的身体重心正往前倾,全身重量都聚在胸口,收势不住。

    因此——扑哧!

    随着一道利刃入肉的闷响,壮汉的胸膛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定鬼神之上,一剑穿心。

    瞬间,凄厉的哀嚎响彻秋季的寒空。

    青登稳住了壮汉渐渐失去生命力的身体。

    只不过瞬息的功夫,壮汉的脸上便没了任何生命迹象。

    他壮硕的身体,此时就像坏掉的人偶一般垮了下去,只剩下巴还挂在青登的肩上。

    *******

    *******

    今日又是爆更1W的一天……(豹毙.jpg)

    本豹子这俩天实在是太勤奋了!你们若不给本书投月票,就实在太过分了啊!(豹的生气.jpg)

    求月票!求推荐票!(豹头痛哭.jpg)

    相邻推荐:斗罗大陆·王者系统斗罗大陆之秩序神传舌尖上的斗罗大陆斗罗大陆之纵横捭阖出笼记封号斗罗:从琉璃宗开始签到斩神成仙:从手撕封号斗罗开始比比东腹中签到,出世即封号斗罗人在斗罗,我一剑封号斗罗斗罗:我爹,封号斗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